第014章 重生的附赠礼

    随着何嘉庸夫妇的离开,热闹的家里顿时安静下来。林嫂在厨房里收拾碗筷,何依依抱着手机靠在何老身边看电视,没几分钟的功夫就打了好几个哈欠。

    何老爱怜的揉了揉孙女儿的头发,说:“上去睡吧,别在这儿跟我这老头子耗着了。”

    “唔,那我先去睡了,爷爷你也早点睡,明天要精精神神的过大寿。”何依依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知道了,我一会儿吃了药就睡。”何老看着孙女儿上楼去,眼神里是满溢的慈爱。

    何依依上楼之后进了自己的小卧室,把房门关上之后背靠在门上打量着这个房间。

    这是她自出生后到母亲故去的时间里一直居住的屋子。所以这里的装修风格还维持着小女孩儿喜欢的粉色系,窗台上摆着十几个毛绒玩具,猫狗熊兔什么动物都有,小小的书柜里则摆着一整套的芭比娃娃。

    算起来,这间屋子已经六年多没有人住了,但这里依旧窗明几净,纤尘不染。

    这里的每个角落都藏着父母家人对她的爱,浓烈而绵长。只是她上辈子眼瞎心盲,居然会觉得祖父喜欢明景昕那个便宜孙子,赌气离开后再也没回来,直到死。

    何依依在门后蹲了一会儿,所有的疲惫和睡意都消散的无影无踪,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把行李箱的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挂进小衣橱里,最后把背包里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放在粉色的中学生书桌上,茫然地打开电脑却不知道该干什么。

    她就这样安静的坐在书桌跟前,一开始是茫然的翻着网页,后来确定了当前的大环境之后,脑子里迅速组织了一系列的计划。

    上辈子她徒有亿万身家却输得底朝天,这辈子重新来过,她不但要把那些害自己的人送进地狱,还要活得潇洒快意才不辜负上天给她的这次机会。

    忽然,楼下的传来何老爷子的声音打断了何依依的思绪:“小林,你去看看依依睡了没,给她送一碗银耳羹上去。我看这孩子今晚也没怎么吃东西。”

    “好。”林嫂答应着。

    “给她加点你从老家带来的那个野生蜂蜜,我家依依喜欢吃甜的。”

    “老爷子,那野生蜂蜜只有一小罐呐,这可是极难得的……”林嫂有点舍不得。

    何老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哎呀,不过是蜂蜜而已,又不是天上的星星,有什么舍不得的?”

    “老爷子,不是我多嘴啊,我看依依跟先生之间的隔阂还是挺大的。您呀,年纪大了就少操点心,好好地保养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幸好依依她大姨对她还是蛮好的,就算依依没有了亲妈,也总算有个人真心疼她的。”林嫂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话里话外都是想着大姨周晴岚。

    “哎呀,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赶紧的把银耳羹送上去吧,再晚我怕依依要睡了。”

    “好的好的,这就好了呀。”林嫂连声答应着。

    何依依心中倍觉纳罕,按理说这栋房子的隔音效果极好,自己小卧房的门紧闭着,老爷子跟保姆在楼下说话她不应该听的这么清楚啊!而且连林嫂上楼的脚步声都这么清晰又是怎么回事?心中一片疑惑的何依依默默地数着林嫂的脚步声等着她来敲门。

    “依依呀,这银耳羹是老爷子每个晚上都吃的甜汤,只是今晚他高兴,多吃了半碗饭,这羹就吃不下了。你要不要尝尝?”林嫂笑眯眯地问。

    “吃不下了?”何依依心里冷笑着,明明是爷爷特意让端上来的,她转身就换了说辞,这话里话外的挑唆不要太明显!这林嫂是谁的人?明溪还是周晴岚?不管她是谁的人,回头一定想办法把她换掉了。

    林嫂感觉到何依依身上散发的锋芒,心里忽然打了个突突,缓了两个呼吸方笑道:“是的呀,人老了么,睡前不宜过饱。这银耳我炖了一个下午了,很糯很软的。还放了红枣和野蜂蜜,你快尝尝吧。”

    何依依笑着接了银耳却不回屋,而是直接下楼去了。

    “爷爷!林嫂说这银耳你不喜欢?”

    “哟,你怎么下来了?”

    “下来跟爷爷一起吃银耳羹呀。”何依依在何老的身边坐下来,然后回头看着脸色尴尬的林嫂,甜甜地笑道:“林嫂,麻烦你再给我盛一碗银耳羹。”

    “嗳,好。”林嫂忙答应着。

    何依依在林嫂遮遮掩掩的打量下陪着祖父一起吃了一碗银耳羹,又看着老人家睡下方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然而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怪不得在米克岛的酒店里洗手间里,自己隔着厚厚的门板就能听见里面周涵跟宋沅的交谈,原来不是他们动静太大,而是自己在重生的时候被上苍附赠了一向异能力——超出常人的听觉为她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何依依站在窗前吹了一会儿冷风之后决定去悄悄地出去找个地方喝一杯,为这个重生赠礼庆祝一下。她换了一身深色的衣服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奔向自己之前喜欢的一家名叫“空瑟”的酒吧。

    ·

    “帅哥,麻烦给我一杯蓝色玛格丽特。”何依依一屁股坐在吧台跟前,朝着帅气的调酒师抛了个媚眼。

    “好的女士。”调酒师暖暖一笑,“请稍等。”

    何依依侧转身子靠在吧台上,一边欣赏帅哥调酒一边等。

    忽然,一旁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给我一杯Apple Martini。”

    “你怎么来了?”何依依看着坐在身边的明景昕,皱眉问,“你监视我?”

    明景昕上下打量着何依依,好笑地反问:“我看上去很闲吗?”

    “女士,您的蓝色玛格丽特。”调酒师把一杯漂亮的鸡尾酒送到何依依的手边。

    “谢谢。”何依依扫了明景昕一眼,端起酒来浅浅的啜了半口。

    明景昕也不说话,只安静的在一旁坐着等自己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