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压岁钱

    “哟,这可是个好东西。”何嘉庸笑道。

    “我孙女的眼光可比你这当爸的强。”何老开心的把玩着烟斗,全然忘了他儿子为了给他办一个像样的寿宴,带着老婆里里外外地忙活了两个礼拜了。

    “是,依依跟爷爷最亲了。”何嘉庸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钱包,然后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何依依。

    “不……不用了。”何依依没想到何嘉庸会给自己钱,自从她跟家里决裂搬出来之后,就没要过何嘉庸的钱了。今日忽然这样,她有些不适应。

    “啧!还跟你爸赌气呢?”何老不满地问。

    “这是给你的压岁钱,也不多,你自己去买点喜欢的东西吧。”何嘉庸把卡塞进女儿的手里。

    “谢谢。”何依依没有再犹豫——反正当女儿的拿亲爹的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要白不要。

    何嘉庸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又试探着问:“依依啊,你已经二十岁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何依依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着是该好好地打算打算了。

    “年前我见过你们学院的王教授了,他说……”

    何依依顿时心生反感,冷笑着问:“是不是拿了您的钱,就要听您的话呢?”

    “这孩子!他是你爸爸,关心你的将来不是应该的吗?”何老又朝何依依瞪眼。

    何依依无所谓地笑了笑:“那就多谢爸爸关心了。”

    “年前你出版的那本书我看过了,我觉得……”何嘉庸也是一带风云人物,此时面对女儿的时候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已经二十岁了,自己的事情会自己打算的,如果要给我做人生导师的话,很抱歉,晚了。”何依依说着站起身来朝楼上喊:“纯子!走了!”

    “走什么走?!吃饭!”何老把心爱的烟斗放回盒子里,“啪”的一声把盒子盖上,又瞪了一眼儿子:“你要行使当家长的权力就回你家去!别在这里嘚瑟!”

    高纯子刚下楼来还没说话,房门外便传来欢快的声音:“姥爷!我回来啦!”

    “是小轩吧?”何老立刻笑开了眉眼:“今儿是都说好了吗?比过年的时候人还齐全。”

    “姥爷!”容轩推门而入,然后高兴地朝着何依依扑过来:“哎呀呀,咱们的大作家度假回来啦!给我带礼物了没?”

    何依依见他进门就打哈哈,没把赵峄的事情搬出来,心里很是满意,于是笑道:“你一个日进斗金的大老板,我没跟你去化缘就不错了,你好意思跟我要礼物?”

    “小轩来了。”何嘉庸对这个外甥也是不甚满意——好好地音乐系高材生不去钻研专业,非开什么音乐酒吧!

    容轩一看何嘉庸在,立刻一改之前的皮猴子模样,规规矩矩地跟何嘉庸打招呼:“舅舅好。”

    明溪从厨房里出来,一边擦手一边笑道:“小轩来了?快去洗手,要开饭啦!林嫂做了你喜欢的炸地瓜条。”

    “舅妈好。”容轩朝明溪挥挥手,看见餐桌上的炸地瓜条时眼睛立刻亮了,若不是何嘉庸在旁边,他能立刻扑过去先捏两根吃。

    “都去洗手!吃饭,吃饭!”何岳亭起身把乖孙女送的烟斗拿进自己的卧室里去妥善保管。

    何依依拉了高纯子去洗手。容轩小心翼翼的蹭过去,低声问:“舅舅他们怎么来了?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

    “现在走也来得及啊。”何依依按了洗手液,细细的搓着指尖。

    “那怎么行?明天我有事不能参加老爷的寿宴,今晚我若是就这样走了,姥爷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容轩苦着一张脸叹气。

    “那就洗手吃饭。”何依依抽了纸巾擦手出门。

    “那什么,吃了饭你能送我回家吗?”高纯子朝着容轩眨眼。

    容轩立刻找到了早退的理由,于是忙点头答应:“OK,就这么说定了。”

    外面的餐厅里,七八道菜已经摆上了餐桌。

    何老坐在主位上,其他人除了明景昕之外也都入座。明溪挨着何嘉庸站在餐桌旁边正在给何老盛汤。

    “小轩,坐。”何老招呼着。

    容轩没急着入座,而是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送到何老面前,笑道:“姥爷,这是我给您准备的礼物。我爸妈在布达佩斯的演出还没结束,没办法赶回来为您祝寿。他们再三叮嘱我给您道歉。”

    “他们的事业正是最关键的时候,忙是应该的。你替他们来就行了,还准备什么礼物。你姥爷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难不成没礼物还不过生日了?”何老笑呵呵的接了盒子,打开看时,见里面是一个卷轴,因问:“这是什么好东西啊?”

    “前几天我跟几个朋友去孟家集市上淘来的一幅画,我也不知道真假,一会儿吃了饭姥爷再细看吧。”容轩抓起筷子笑问:“舅舅,可以吃了吗?我午饭都没吃呢,饿坏了。”

    何依依斜了某人一记白眼,之前在就把小机房里狼吞虎咽的不知道是谁?

    明景昕接完电话回来,一脸歉意地说:“爷爷,何叔,我有点事需先走一步。”

    “这都开饭了,你吃点东西再走。”何嘉庸指了指桌子上的饭菜。

    “我下午的时候吃了点东西,现在也不饿。我就不陪大家了。”明景昕说着,只看着明溪等她的话。

    “那你慢点开车,晚上别熬夜。”明溪叮嘱道。

    “嗯,知道了。”明景昕再次跟大家说再见,然后匆匆离去。

    保姆林嫂把最后一道汤端上来,笑道:“老爷子,菜齐了。您还喝两盅吗?”

    “不喝了,明天再喝。”何老拿起了筷子,对子孙们说:“吃饭。”

    容轩第一个拿起筷子来夹了他最喜欢的拔丝地瓜条吃,何依依夹了一个鸡翅给高纯子。

    高纯子满心欢喜,嘴上却说:“哎呀,我得减肥呢。”

    “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何依依说着,又把夹了一个肉丸子给何老:“爷爷,这个是您爱吃的。”

    “我们家依依一过年像是长大了好些,懂事了!”何老开心的咬了一口肉丸。

    何嘉庸眼神闪烁,他自然也觉出来了,这个一向忤逆的女儿好像忽然之间懂事了许多。

    虽然是一顿简单的晚饭,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心思,场面一时尴尬。但何依依没工夫多想只是埋头吃饭——她今天累得狠了,懒得去看这些人的脸色。

    饭后,高纯子要回家,容轩自告奋勇送她。

    明溪帮着保姆林嫂把残汤剩饭收拾到厨房后,方跟何嘉庸一起向老爷子告辞。临走时何嘉庸叮嘱老父亲莫忘了吃药,早些歇息等话。明溪则关心地问何依依:“依依,明天宴会穿的衣服你准备了吗?要不要阿姨帮你准备?”

    “谢谢明阿姨,我自己准备吧。”何依依礼貌地笑了笑。

    一向被何依依怼炸天的明溪顿时恍惚,心想这孩子怎么忽然像是换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