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寿礼

    何依依想起在机场等行李的时候是他抢先一步临走了箱子,便没好气的问:“你故意的吧?”

    明景昕淡然一笑,说:“飞机上睡的有些沉,醒了之后还有些迷糊。不过幸好是你,要是换做别人这事儿可就糗大了……”

    何依依瞪了他一眼,率先进了小院,然后喊了一声:“爷爷,我回来了!”

    高纯子激动的攥着拳头看着明景昕:“明哥哥,明哥哥,我是你的粉丝!想不到你是我闺蜜的哥哥啊!你说我是不是太幸运了!啊啊啊——”

    明景昕的心情似乎不错,微笑道:“天气冷,进屋说吧。”

    高纯子晕乎乎地跟着明景昕进了屋里,便见何依依正靠在何老的怀里撒娇。

    “爷爷,我可是特意赶在您老七十大寿之前回来的。”这样软糯的声音连何依依自己听着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明景昕默默地叹了口气,心想这丫头哪哪儿都不对劲儿,俨然是换了个人。

    “臭丫头!少在这里甜言蜜语的哄人!大过年的一个亲戚朋友都不见,一个人跑出去度假,简直不孝!”何老一手搂着心爱的孙女,一手戳着她的脑门,嘴上说着狠话,眼神里却都是疼爱之色。

    “哎呀,人家这不是年前没考好,没脸见爷爷嘛。也怕爷爷在年宴上教训人家,所以才跑到国外度假去了。”何依依一头扎进老爷子的怀里,“爷爷你再骂我,我以后更不敢回来啦!”

    “算了算了!看在你还有点良心,记得我生日的份上,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爷爷最好了!”何依依笑嘻嘻的朝高纯子招招手,等她过来后方给何老介绍:“这是我同宿舍的好朋友,叫高纯子。”

    “何爷爷好。”高纯子规规矩矩的朝何老躬身行礼。

    “嗯,是个懂事的孩子。”

    “爷爷,你们吃过晚饭了吗?我肚子都饿瘪了。”

    “没呢,没呢!”何老说着,又指了指明景昕:“给他们打电话问问,到底还来不来?不来咱们就不等了。”

    “好。”明景昕刚拿出手机来要打电话,便听见外面有人喊了一声:“爸!我们回来了。”

    何依依忽的一下从沙发上起身,扫了明景昕一眼,冷着脸问:“我的行李箱呢?”

    “哦,我放到你的房间了。”明景昕指了指楼上。

    何依依拉了高纯子踩着木质楼梯噔噔噔上楼去了,一点都不像是饿瘪了肚子的人。

    房门一关,高纯子立刻疯狂的保住了何依依,兴奋地喊道:“你居然是我男神的妹妹!啊啊啊——你怎么不早说?太不厚道了!依依啊……”

    何依依把高纯子从自己的身上撕下来,按着她的肩膀说:“这位高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说:有后妈就有后爹。他们母子进我何家门的那一刻,我跟他已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了。”

    “你这叫什么话!”高纯子一脸深明大义地样子,“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如果明景昕的妈妈不是插足你爸妈之间的小三,人家母子就是无辜的。你要把事情搞搞清楚,不要先入为主嘛。”

    何依依没有心思跟高纯子掰扯小三的问题,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行李箱躺在床尾凳上,居然是打开的状态!

    “混蛋!”何依依看着明晃晃摆在行李箱里那套粉紫色蕾丝内衣,咬牙骂道:“明景昕你就是个流氓!”

    高纯子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笑呵呵地说:“密码箱嗳!我明哥哥就给你打开了?你还说你俩是仇人?他连你行李箱的密码都知道!”

    “闭嘴!”何依依咬牙说:“这个箱子我一直用的是出厂密码,就没改过。”

    “要你这么说都是巧合?”

    “不然呢?”

    “鬼才信的巧合!你们两个分明有情况!”

    何依依懒得多说,只默默地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拿出了两个盒子。其中一个银色的丢给了高纯子,自己拿着另一个宝蓝色的盒子下楼去了。

    “我的礼物?”高纯子接了盒子打开,看见里面一个碎钻手链之后,欢欢喜喜地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

    何依依的父亲何嘉庸带着明景昕的母亲明溪今日去安排了老爷子过寿的场地以及当天的节目,最后把拟好的菜单带回来给何老过目。

    一进屋,明溪便去了厨房给保姆帮忙,何嘉庸和明景昕一起跟老爷子商议菜单。

    何依依噔噔噔地从楼上跑下来,把何嘉庸惊讶地不行不行的。

    “依依?你回来了?”何嘉庸看着女儿缓缓地站了起来,面对几年不在跟前的女儿,这个在音乐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居然有些无所适从。

    对于这个父亲,何依依上辈子是满怀怨恨,母亲车祸意外去世后不到半年,何嘉庸就跟明溪结婚,这让何依依难以接受,再加上周晴岚母女一再抹黑何嘉庸,何依依就以为自己的爸爸婚内出轨才让母亲精神抑郁导致车祸送了性命。但是重生之后的她知道要理智的面对这个问题了。

    “哦,你不喜欢我回来吗?”何依依扫了何嘉庸一眼,走到何老身边坐了下来。

    “不许胡说!过年的时候你不在家,你爸爸连饭都没吃好。”何老瞪了孙女一眼,对明景昕说:“你站着做什么?有话坐下说。”

    “你们聊,我去打个电话。”明景昕起身离开,把客厅的空间留给了何氏祖孙三代人。

    何嘉庸在何老对面坐了下来后尚未开口,便见女儿把一个精致的盒子递到了老父亲面前。

    “爷爷,这是我给你的寿礼。”何依依甜甜地笑道。

    “嚯!这是什么好东西啊?”何老喜出望外,接过盒子竟舍不得打开。

    “爷爷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这可是我精心挑选的,把我的零花钱都花进去了。”何依依抱着何老的胳膊继续撒娇。这个烟斗的确是精心挑选的,但却是李蕾挑给周晴岚的,说是给周晴岚的父亲做新年礼物,但却从何依依的卡上刷去了三十多万。

    “还是我的乖孙女好,知道爷爷最喜欢什么。”何老说着,颤颤巍巍的把盒子打开,盒子里明黄色锦缎上躺着一只错金玉烟斗。雕琢着寿桃的玉质碧绿通透,精致的错金回纹绕着烟斗口,寓意着福泽绵长,连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