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兄妹?

    贾正昊举着双手十分诚恳的说:“不不不……绝对不是!我是正在接电话,然后忽然看见您在马路边上走,一时有些激动所以才手滑了。我真不是故意的,万分抱歉,你看这里堵的这么厉害,不如二位先上车说,我们找个清净的地方好好地说一说赔偿的事情,好不好?”

    何依依冷眼看着面前的人,心想他居然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看来是做过一点功课的。所以他假装手滑制造交通事故,目的是什么?

    贾正昊看何依依一脸的质疑,索性把手机打开,找出一张照片对着说:“这是春节前您的新书签售会的照片,我妹妹是你的忠实粉丝,当时你还跟她合影了——喏,这是我妹妹贾莹莹,有图有真相。”

    何依依看了手机里自己跟读者的合影以及眼前这人跟读者的合影之后,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说:“多谢厚爱,不过上车就不必了。你也没伤着我们,所以也不存在赔偿。大家都挺忙的就别互相耽误工夫了。”

    “这不行,我是个律师,遵纪守法是我最基本的行为准则,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就算没有给您带来身体伤害,至少也吓了您一跳。赔罪是应该的,二位女士请上车。”贾正昊转身拉开车门。

    高纯子看了看大街上喧闹的车流,又祈求般的看着何依依。

    何依依用手机拍了一张贾正昊的车子牌照,然后推着高纯子上了车。

    贾正昊把何依依的行李箱放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手指拂过行李箱上被擦刮的痕迹,方关上后备箱转到驾驶门上了车。

    因为何依依已经很累了,而且她心里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懒得跟贾正昊纠缠,只让他把自己送到音乐学院的北门便麻溜儿的下车。

    “怎么来这儿?”高纯子纳闷地问。

    “先去看看我爷爷,过年都没给他老人家拜年呢。”何依依拉着行李箱往院子里面走,谁知刚走了没几步手机就响了。

    “谁呀?”高纯子好奇地问。

    “陌生号码。”何依依看着来电显示,抬手按了拒接。

    “干嘛不接?”

    何依依刚要说什么,电话又打过来了。于是她皱着眉头接了起来:“喂,你好。”

    “你好,是何依依女士吗?我这里是机场客服中心。您的行李箱是不是拿错了,麻烦你查看一下。”

    “什么?”何依依顿时感觉魔幻了,于是忙低头看行李箱上贴的标签,果然在姓名那里发现那并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Ming Jingxin。

    “啊——明,明……”高纯子激动地要跳起来。

    何依依伸手在高纯子的胳膊上捏了一把,压着火气对电话那边的机场客服说:“好像是拿错了,是不是需要我把行李箱送回机场?”

    “是这样的,跟您拿错行李箱的乘客明景昕先生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了此事,他现在的位置在S大音乐学院老校区,您的行李箱现在在他的手上。因为考虑到机场比较远,我们建议您二位自行联系一下把行李箱交换回来会比较方便。”

    何依依无语望天,叹道:“只能这样了。”

    “麻烦您记录一下明先生的手机号码。”对方报了一个电话号码,高纯子兴奋地用自己的手机记下来顺便存进了通讯录。然后看何依依挂了电话,便兴奋地拉着她的手说:“我们要去见明景昕吗?”

    何依依无奈的叹道:“只是换个行李箱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高纯子捂着胸口,夸张地说:“当然了!可以跟我的男神有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了,我的小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看着自己最好的闺蜜一脸花痴样,何依依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等什么呢?快打电话呀!”高纯子催促道。

    “等他给我打。”何依依挑了挑眉梢,“在机场的时候,是他先抢了我的行李箱,所以才会发生拿错的事情。”

    “你……”高纯子急地跺脚,一把抢过何依依的手机说:“我帮你打。号码是186……”

    电话上没有拨出去,对方已经打过来了。高纯子看着来电显示的“夺父仇人”四个字,被吓了一跳,忙问:“依依,这是谁啊?”

    何依依拿过手机按了接听键后开了免提:“喂。”

    “我在老爷子这里,你在哪儿?”电话那边传过来的声音像是带着十万赫兹的磁力。

    让高纯子差点失声尖叫——这是明景昕的声音啊!

    “你就原地等着吧。我五分钟以后就到。”何依依挂了电话拎着行李箱大步向前走。

    “依依?你的夺父仇人是明景昕?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快说啊!!!”

    何依依无奈的翻了高纯子一记白眼:“他就是我后妈的儿子,跟着我后妈嫁进了何家。从此我爸眼里便只有他这个便宜儿子了。”

    “所以……你们是异父异母的兄妹?”

    何依依嘲讽一笑,说:“他是他,我是我。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何岳亭是音乐学院的老教授,退休之后一直住在学院的老教授家属区。房子是有年头的红砖小楼,有铁艺栅栏墙围起来的小院子,院子里种着四时花卉。

    如今春寒料峭,一棵腊梅开得正好,嫩黄色的花枝从铁艺栏杆里探出来,堪堪搭在一辆蓝色的宝马车顶,娇黄点缀着宝石蓝,那颜色在暮色中极为耀眼。而如此耀眼的风景也只是美男子身后的背景,而那个渊渟岳峙的人才是最闪耀的星辰。

    何依依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站在小院门口的男子。他穿着一件米白色长款风衣尚未及膝,冷风吹起风衣的衣角,露出浅蓝色牛仔裤裹着两条大长腿。明明是在普通不过的打扮,却被他穿出一种偏偏佳公子的味道,让人一看就再也挪不开眼。

    “啊啊啊——明景昕!”高纯子兴奋地跳脚。

    何依依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免得她一个不小心扑上去给自己丢人。

    “回来了?”明景昕说着,伸手去接何依依的行李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