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报警

    “你!你怎么能把你表姐一个人扔国外呢?!你要急死我吗?”周晴岚在电话里喋喋不休。

    何依依唇角的笑意更深,眼神却更寒冷:“大姨别着急啊,表姐不是一个人,她不是带着我去追星嘛!我们就跟那个明星周涵住在一个酒店,他们会替她安排好的。”

    “你……你马上给你姐订机票!”周晴岚着急地喊着。

    “啊?什么——哦,我就来我就来!”何依依假装慌张的答应了一声,又压低了声音对着手机说:“大姨,我有要紧的事儿,咱们回头说啊。”说完,不等周晴岚再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你把你姐一个人丢在米克里斯了?”高纯子惊讶地问。

    “嘘——”何依依捏了高纯子一把,示意她看外面的赵峄。

    赵峄正那一颗白色的小药片丢进何依依的苏打水里,还匆忙的晃了一下。

    “这个混蛋……”高纯子立刻就要往外冲。

    何依依一把拉住了她,然后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声张。

    “想不到这人居然这么混蛋!”高纯子气得踢墙。

    “你先过去,稳住他。我随后就来。”何依依小声说。

    “你要干嘛?”高纯子纳闷地问。

    “当然是收拾他。”何依依对高纯子眨了眨眼,唇角勾起一个迷人的微笑。

    高纯子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踩着高跟鞋往赵峄那边走去。

    何依依则转身进了小酒吧的机房,抬手按在了躲在机房里吃东西的帅哥肩上。

    “哟,依依?怎么还亲自跑这里来了?不就帮你照顾个人嘛,放心,一定帮你照顾的妥妥的。”大帅哥惊讶的看着何依依,媚惑的桃花眼里潋滟着惊喜的光。

    “哥,帮个忙呗。”何依依笑眯眯地盯着监控屏幕上的赵峄和高纯子。

    并非何依依撩人,而是这机房里的小哥哥真是她的表哥容轩。

    容轩喝了一口水,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方问:“姥爷今儿早上还跟我说呢,明天他七十大寿你能不能赶过去?”

    “必须的。不然我急急忙忙赶回来是为了什么?”

    “好。你说,让哥帮你做什么?”

    “这个人——”何依依指着监控屏幕上的赵峄,“他刚才往对面那女孩儿的水杯里放了一颗药,我怀疑他贩毒,你把前面的监控录像剪下来,一会儿给我当证据。”说完,何依依立刻拨打报警电话,请警察叔叔来为民除害。

    “我去!居然敢在小爷的店里玩这一套?看老子不整死你丫的。”酒吧小老板容轩把手里的餐盒一丢,开始翻找视频录像。

    何依依挂了报警电话之后便走到高纯子身边,坐下之后直接拿起那杯被赵峄放了药的水喝了一口。

    高纯子吓得花容失色,一把把水杯夺了过来。

    “好渴。呵呵。”何依依看着赵峄,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事,没事。”赵峄的目光里有压抑不住的兴奋,又带着一点遗憾,今天没有准备,那颗药的效力不打只喝一口的话,怕是没什么效果。于是他积极地递上一瓶啤酒:“要不喝点啤酒?”这种药加上酒的话,效力是可以翻倍的。

    “肚子有点饿,这家的甜点还可以。”何依依说着,朝服务生打了个响指。

    在何依依吃了一块芒果慕斯之后,警察到了。

    赵峄一脸懵逼地看着警察,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了馅儿。

    “赵峄,你去坐牢吧。”何依依淡然一笑,把一块草莓蛋糕递给高纯子,“吃一块垫垫肚子,一会儿还要跟着警察叔叔去做笔录呢。”

    警察在赵峄的身上翻出了致幻的药物,继而从他的住所查出了毒品。何依依跟高纯子在警局录了口供之后便签字离开,至于后面警察通过赵峄找到了被囚禁起来的宋湄,在量刑的时候又加了一重罪,那就是后面的事情了。

    ·

    当前正好是堵车高峰期。大街上各种车辆整整齐齐的排在眼前,宛若接受领导检阅一般静止不动。

    高纯子无奈的左顾右盼,嘴里嘟囔着:“拜托各路神仙显灵,派一个开飞机的帅哥来接我回家吧。”

    何依依没理会高纯子,回头却见一辆打着空车灯的出租车缓缓地行驶过来,她忙招了招手,那辆车却连减速都没有,直接从她们面前开了过去。

    无奈,两个人拖着行李箱继续压着马路牙子慢慢的走着。高纯子忽然拉了一把何依依,埋怨道:“话说,你今天真是吓死我了!你明明看见他往水杯里放了药,怎么还敢喝?”

    何依依冷笑道:“我若是不喝的话,他就是未遂;只有我喝了那杯水,他才是犯罪。”

    “你没事吧?头晕不晕?”高纯子担心地问。

    “没事,他们已经给我打针了。”何依依一边说,一边用手机叫车。忽然,身侧传来汽车轰鸣的声音,何依依回头便看见一辆白色的卡宴忽然车头一转朝着二人冲了过来。她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往后躲了几步,并顺手把行李箱挡在自己面前。车子在距离行李箱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停下,高纯子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何依依抿着唇角,目光凶狠地看着车里下来的男子一言不发。

    “对不住,对不住!刚才接了个电话,手一滑车就跑偏了。没伤着您吧?”

    “手一滑?你的手一滑,别人的命就差点没了!我严重怀疑你酒驾。纯子,报警。”

    “这位女士误会了,我真没喝酒,真的只是不小心。咱们有事好商量,就别报警了吧?”男子急匆匆下了车,双手递上自己的名片:“我就是律师,有什么事儿咱们好商量。”

    “嚯!我说这么理直气壮呢,原来是律师啊?懂法律,对吧?敢依法欺负我们老百姓,对吧?!”何依依恼火的很。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您是名人,咱能有话好好说吗?”

    何依依又皱眉问卡宴男:“我们认识吗?”

    “确切的说,我认识您,您不认识我。”贾正昊露出一个孔雀开屏般的微笑为自己介绍:“我是摩天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贾正昊,也是您的读者——啊,不,是粉丝……的家属。伊殿女士。”

    何依依一听对方称呼自己“伊殿”就明白了,冷笑问:“这位先生是不是特别反对你的家人喜欢我的书?所以才想要直接撞死我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