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渣男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何依依才拎着行李箱进了咖啡厅。

    高纯子看见何依依立刻装模作样地问:“好不容易出去度个假,你怎么不多待几天呀?”

    “没办法,家里有急事,不得不提前回来了。”何依依顺着她编瞎话,又朝赵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既然都是朋友,一起喝杯茶吧。”赵峄立刻招手叫服务生:“麻烦再拿一个杯子来。”

    余曼给服务生使了个眼色并亲自端着一杯咖啡送到了何依依面前:“喏,还是老样子。”

    “谢谢。”何依依接过咖啡杯先轻轻地嗅了一下,“久违的味道。”

    “三位慢慢聊。”余曼欠了欠身,又向赵峄点了点头走了。

    赵峄难免尴尬,抬手捏了捏下巴,笑道:“何小姐,你好!我叫赵峄。”

    “何依依。”何依依平静的自报家门。

    “何小姐对咖啡很有研究?”赵峄笑眯眯的看着何依依精致的小脸,发现这个小美人比旁边那个更迷人。

    “谈不上研究。”何依依端着咖啡杯完全没有拿钥匙就走的意思。

    赵峄抬手看了看腕表,说道:“是吃晚饭的时候了。不如我做东请二位美女吃饭?”

    何依依抿了一口咖啡,摇了摇头:“感谢赵先生的热情相邀,只是我刚下飞机有些累了,吃饭的话不如改天再约。”

    赵峄笑道:“但是饭总要吃的嘛。”说着,赵峄又看了看手表,笑得更加灿烂:“已经五点半了,刚好是晚饭的时间。我跟高小姐第一次见面难免尴尬,何小姐一起的话,大家更随意些。”

    尴尬?你们不要聊得太投机了好吗?何依依笑着看了高纯子一眼。

    “高小姐,你喜欢什么菜式?我个人以为诸多菜式之中粤菜最养生了。”赵峄又问高纯子。

    高纯子挑了挑眉稍,心里暗骂这货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刚才还叫的亲热,一看见何依依立刻改成了“高小姐”,显然是见一个爱一个的混蛋。于是她故意唱反调,说:“可是依依更喜欢湘菜。”

    “赵先生。”何依依现在身心俱疲而且心里还记挂着祖父大寿的事情,不想跟这个渣男浪费时间,于是打断了高纯子的话,“纯子最近在减肥,不吃晚饭。”

    “减肥?”赵峄看了看高纯子圆圆的脸蛋儿,笑道,“不减也挺好看的,你们这些美女总想着瘦瘦瘦,去不知珠圆玉润才是最美的。”

    既然你一定要作死,那就成全你!何依依勾起唇角对赵峄妩媚一笑:“赵先生很懂女人嘛。”

    赵峄但是觉得整个人都酥麻了:“天色还早,两位美女何必这么着急?再说了,现在晚高峰,路上特别堵,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吃完饭也刚好过了堵车的时候。我有车,等会儿我送你们呀。”

    何依依已经洞悉了赵峄的心思,于是轻叹道:“找地方就不必了,你也说现在开始堵车了。这咖啡馆有简餐,不如就在这里随便吃点东西吧。”

    “别呀,第一次请两位美女吃饭,怎么也不能在咖啡馆里吃简餐呀。我知道一个吃火锅的地方,特别正宗。我们现在就走,还能赶在堵车之前到达。”赵峄一再盛情邀请。

    何依依绝对不会选择去赵峄推荐的地方吃东西的,她要把人带到自己的主场,彻底把他的龌龊心思捏成粉末。于是笑道:“火锅就算了。隔壁有个小酒吧,不如我们去喝一杯。如何?”

    酒吧?赵峄的眼睛亮了亮,立刻点头说:“好啊!”

    何依依看着赵峄买单,然后拎着自己的背包起身率先出门去。

    高纯子忙挽着她的胳膊跟上,悄声问:“你怎么回事儿?出去了一趟回来像是变了个人。”

    “没事。”何依依出了咖啡馆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对高纯子笑了笑,说:“坐了太久的飞机,脑袋疼。”

    “那我们回去吧,不要跟这种混蛋纠缠了。”高纯子说着就要拒绝赵峄。

    “有麻烦就要解决,拖下去也没什么好处。”何依依捏了捏高纯子的手臂,快步进了旁边的小酒吧。

    这是一家音乐酒吧,时候还早,里面没什么客人。

    何依依随便找了个卡座,刚把背包放下,手里的手机就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大姨”两个字,直接按了拒接。

    “你大姨的电话呀,怎么不接?”高纯子也看见了来电显示,她知道何依依为父亲另娶她人的事情而跟家里决裂,这几年一直是她大姨在照顾她。

    何依依抬手拒绝了大姨再次打过来的电话,故作无所谓地笑道:“应该是我那个好表姐找不到提款机了,所以她才着急找我。”

    “你表姐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高纯子纳闷地问。

    “没有,我回来的着急,没跟她打招呼。”一想到李蕾那个蠢货一个人留在异国他乡,连语言都不通身上也没几个钱,何依依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赵峄看何依依笑得开心,也跟着笑了,并问:“二位美女,喝点什么?”

    “一杯苏打水。”何依依说。

    “我也是。”高纯子附和道。

    “别呀,说好了喝一杯的。啤酒,红酒?或者其他什么酒?”

    “赵先生,这么急着把我们灌醉?”何依依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峄,妩媚的眼神勾的赵峄心神激荡,一时找不到北了。

    “不不不……何小姐你真是会开玩笑。”赵峄慌乱的笑了笑,对旁边的服务生说:“要不来一打啤酒吧。”

    服务生下去,何依依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何依依悄悄地捏了一把高纯子,起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我去个洗手间。”高纯子随后起身,朝着赵峄笑了笑跟了上去。

    “喂,大姨。”何依依在电话即将自动挂断之前接了起来。

    “依依?你在哪儿呢?你姐找不到你,电话也打不通,怎么回事儿呀?”何依依的大姨周晴岚焦急地问。

    “哎呀,我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有十分紧急的事情就赶回来了。”何依依的声音里透着十二分的歉意,眼角眉梢却闪着冷冷的笑。

    旁边的高纯子被这个冷笑给弄得心肝儿一颤——这个何依依,怎么出去玩了两天就像是换了个人,那眼神儿即便是笑的时候都带着冰碴子,让人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