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离奇的梦境

    在整个事件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的时候,搅弄风云的何依依已经带着宋沅抽身离开,飞速行驶在去机场的路上。何依依身心俱疲,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宋沅还沉浸在登台唱歌的激情里没有缓过神来,所以车里很安静。

    何依依忽然想起一件事,从包里拿出手机后开机,找了一个手机号码拨了出去。

    “喂。”明景昕的声音听起来不怎么高兴。

    “忘了一件事——今天中午的餐费是多少钱?我回头转给你。”何依依说。

    “不必了,算我请。”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我想我们的交情还没到这个地步。”

    “有道理,那这笔账等我们回去之后慢慢的算。”明景昕说完就挂了电话。

    何依依看着手机屏幕调了调眉梢,心想听起来火气挺大,是谁惹到他了呢?

    四十分钟后,车子在机场外停下。何依依和宋沅下车,拎了行李箱进了大厅,先去取了登机牌然后把行李托运,过安检后进了贵宾候机室。

    何依依选了一块小蛋糕端了两杯咖啡坐在宋沅对面,递给他一杯咖啡:“说说你跟周涵的事情吧。”

    “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为了钱。”宋沅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不继续忍了呢?”

    宋沅捏着咖啡杯的手骤然用力,咬牙说:“我只出卖我的嗓子,不出卖我的作品——我写的歌是属于我的,他想占为己有,做梦!”

    “原来是这样。”何依依点了点头。

    “开始我还以为你是他的脑残粉,可如今看来好像不是?”

    “以前……我只是喜欢他的歌而已。”何依依嘲讽地笑了笑。

    宋沅愣了一下,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

    登机后,何依依整理着毯子想要搭在身上休息一会儿,忽然有人在她身边说:“麻烦让一下,我的座位在里面。”

    “怎么又是你?你跟踪我?!”何依依看着明景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巧遇而已。”明景昕微微勾起唇角,“要不你坐里面吧,靠窗舒服点。”

    “不必了。”何依依冷着脸起身去跟宋沅换座位。

    明景昕靠窗坐下后扫了身边的宋沅一眼,面无表情的扭过头去。

    宋沅表示压力很大——这可是王明景昕啊!不但是国内国际都享有盛誉的著名音乐人还是明氏集团的继承人以及一家娱乐公司的大老板。何依依居然对这样的人甩脸色?不过何依依的父亲和祖父也都不是凡人,这样的家世给足了她底气。

    另一边的何依依刚刚坐好,手机又响了。原本是要直接挂断的,但在看见来电显示的名字之后忙按了接听:“喂。”

    “依依!出大事儿啦!”高纯子嗷嗷的叫着。

    “你有话慢慢说。”何依依揉着疼痛的太阳穴。

    “你声音听起来不对啊……难道你是被我吵醒的?”

    何依依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催促道:“纯子,有话快说。”

    “我三姑妈给我介绍了个新的男朋友,要我去相亲啦!你快回来!”

    何依依的心里猛然闪过一个人名,忙坐直了身子问:“这人叫什么名字?”

    “说是叫……赵峄,在周氏的千华集团做策划部经理……”

    果然是赵峄!而且同是千华集团!

    周涵就是千华集团的艺人,带他的经纪人王绮是一个很有手段的女人。而这个赵峄则是王绮的情人。上一世,高纯子被这个赵峄骗钱骗色,最后走投无路持刀杀人,狗男女没杀死,自己却以故意伤害罪锒铛入狱。

    想到了上辈子的惨剧,何依依又忍不住在自己的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让疼痛把心底的恨意压下去,沉声说:“纯子,我已经在飞机上了,飞机马上起飞。你把见面的时间订到晚饭前,我一落地就赶过去。”

    “好的,就知道你最好了!Muma~”高纯子满意的挂了电话。

    空乘人员甜美的声音提醒飞机即将起飞,请所有乘客系好安全带并把手机关机。随后,飞机缓缓地驶入起飞跑道,加速,起飞,冲向蔚蓝的天空。

    何依依想借着飞机上的时间好好地梳理一下自己的前生今世,然事与愿违,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她恍然感觉自己像是穿梭于时空的隧道,前世被虐打的情景一遍一遍的在眼前回放,记忆中的疼痛有如实质,让她忍不住蜷缩起身子。

    飞机平稳飞行之后,空乘小姐发现了何依依的异样,遂走过来关切地问:“这位女士,您没事吧?”

    温柔的声音犹如天籁把何依依从噩梦中唤醒,她睁开眼睛看着面前姣好的笑容,轻轻地舒了口气说:“谢谢,我没事。”

    何依依缓了一会儿,起身去了洗手间。飞机的洗手间狭**仄,反而方何依依多了几分安全感。她鞠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容颜苍白的自己暗暗地发誓。之前有多痛,现在就有多恨。既然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就一定要把那些人全都送进地狱。

    “你没事吧?”镜子里忽然多了一个温暖的笑脸,把何依依吓了一跳。

    “你就这么喜欢跟着别人进洗手间吗?”何依依冷冷的瞪着镜子里的明景昕。

    “我看你脸色很差,是不舒服吗?”明景昕地眼神更加温和。

    “不关你的事。”何依依不想跟这个人有太多的牵扯,遂推开堵在洗手间门口的某人,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明景昕无奈地摇了摇头弯腰洗手,却发现地上有一个月牙形的项链吊坠。这东西他认识,是何依依的母亲留给她的遗物。自从周曦月去世之后,何依依就一直戴着它。明景昕蹲下身去把吊坠捡起来用水冲了冲攥在掌心里,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何依依很平静,机舱里的人似乎都很疲倦,连明景昕也靠在椅背上睡了。

    直到飞机落地的时候何依依才看了一眼宋沅,以及那个依旧睡着的明景昕。对于明景昕,何依依的心里依旧有些排斥——毕竟他是明溪的儿子,而明溪就是她的便宜后妈。

    飞机落地的轰鸣声和身体的惯性把明景昕从睡梦中惊醒,他猛然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边的宋沅,好半天没缓过神来。再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原来自己睡了将近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里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场得犹如人生——不,这个梦就是一个人的一生,这个人就是何依依。

    梦里,他以上帝的视角,看着李蕾跟周涵,王绮以及那个外籍华人密谋想要得到整个周氏集团,李蕾下药之后送给一个神秘的外籍华人,而且他还看见何依依被囚禁在一个黑暗的地下室里备受折磨,最后被虐打致死。

    这个梦十分的真实,他醒来之后依旧记得每一个细节以及那些人的音容。那些拳脚棍棒殴打在何依依的身上,他甚至能够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他的心搅成一团,疼的无法言喻,那种疼痛从梦里延伸到梦外,让他分不清究竟是梦是醒。

    “这位先生,该下飞机了。”空乘温柔的声音把明景昕唤醒。

    “额……谢谢。”明景昕这才发现机舱里的人已经走光了,何依依也早就不捡了踪影,于是忙起身拿了自己的外套和包匆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