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地狱归来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不透一丝风,腐烂和血腥的味道充斥着每一个角落。

    一条脏兮兮的毯子裹着一个消瘦的女子,她裹着毯子蜷缩成一团,像是陷入深层的梦魇里。

    “哒,哒,哒……”楼梯的方向传来不急不缓的脚步声。蜷缩在脏毯子里的身子猛地抽搐了一下。被长发遮挡的眼睛缓缓地睁开,那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眸子,片刻的空茫之后便是深深的恐惧。

    军靴的主人站定,然后抬脚在女人的肚子上狠狠地踢了一脚:“这才几天?就受不了了?”

    “……”女子默默地把自己紧紧地缩成一团。

    军靴的主人忽然伸出手抓着她的头发把人揪起来,脏毯子在她的身上滑落,露出一个伤痕累累的身体。而下一刻,她的脑袋就被人按着狠狠地往墙壁上撞去。

    头骨碰撞墙壁的声音和男人歇斯底里的殴打和谩骂如暴风雨一样充斥着阴暗的地下室。女子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缓缓地抽离出了身体,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下去。

    “……这就死了?”男人失望的看着手里的人,喃喃地问:“这……么快就死了?”

    ·

    美丽的米克海岛迎来她绚丽的清晨。明媚的阳光和干净的海水一向般配,白色的浪花像是母亲温柔的手亲情的抚摸着沙滩,并唱着呢喃的歌谣温柔的抚慰着狂欢后熟睡的人们。

    “咚咚咚——”

    死了也不让人清净,吵什么吵……何依依满心哀怨地把头埋进被子里。

    “咚咚咚……”敲门声继续着。

    何依依忽的一下子坐起来,茫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柔和的灯光,奢华的室内装修,洁白的床单以及绚丽的顶灯,让她不知道身在何处。

    “睡醒没?”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何依依伸手抓过手机时愣了一下,点开看了一下时间,不由得愣住——三年前?

    手机坏了吗?

    怎么……是三年前?

    “我进来了?”男子的声音听起来并不陌生,何依依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人——明景昕,她异父异母的哥哥。

    下一刻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休闲装的明景昕拎着一件自己的衬衣走到床前,皱眉说:“醒了就别装了。”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何依依忍着身上的酸痛从床上爬起来,咬牙质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明景昕挑了挑好看的浓眉,似笑非笑地说:“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做了什么你自己没数吗?”

    “你怎么能……”何依依无奈地揉了揉胀痛的脑门,暗暗地咒骂李蕾那个在自己酒里下药的贱人。

    一想到李蕾,何依依全身的细胞都炸裂般的叫嚣起来——就是她,为了得到周氏集团股份把自己一步一步推进了地狱。

    明景昕衬衣送到何依依面前:“昨晚你扑上来的时候可是热情地很呢。”

    “昨晚……发生了什么?”何依依没想到自己会重生在一个男人的床上。

    明景昕勾了勾唇角,对何依依暗指的事情不置可否,只说:“如果你还觉得不舒服,我可以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不用了。”看来得尽快去买事后药了。何依依抓起那件衬衣迅速地钻进了洗手间。

    “你想吃什么,我叫人把早餐送过来。”明景昕在洗手间外喊道。

    “我自己去餐厅。”何依依说着,把淋浴的花洒打开。

    外面一阵沉默,随后传来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何依依靠在洗手台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上一世,她跟李蕾一起在酒店的行政酒吧蹲守流量小生周涵的时候,李蕾在自己的酒里下了药,然后把自己送到了商界老色鬼郑浩明的床上。自那晚之后,她何依依就陷入噩梦之中直至死去。

    可是如今看来,上辈子的事情并没有在昨晚发生。是明景昕的忽然出现让自己的人生扭转了方向,还是自己的重生让相关的人和事情都发生了改变?

    冷静下来的何依依简单的冲了个澡,然后换上明景昕的衬衣偷偷地溜回自己的房间。

    “依依?你……昨晚去哪儿了?”李蕾从洗手间出来,看见何依依一脸的意外。

    何依依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什么都不说。

    “你怎么了?”李蕾仔细打量着何依依那张苍白的小脸,很是关心的样子,“你一夜没回来,我真的很担心啊!”

    “是吗?”何依依冷冷的斜了李蕾一眼,越过她打开衣橱去找衣裳。

    “你穿的谁的衣服?”李蕾指着何依依身上的男士衬衣故作惊讶地问。

    何依依挑眉反问:“怎么,穿男人的衬衣犯法?”

    “不,不……”李蕾低头掩饰着心底的狂喜,心想一会儿见到那老色鬼可以狠狠地敲一笔了。

    见她低头偷笑,何依依迷了眯眼睛,平静地问:“我们今天有什么安排?”

    “噢,对了!周涵今天有外拍活动,你不是想要跟他交往吗?我买通了他的生活助理,你赶紧的起来换衣服跟我走,不然来不及了!”李蕾催促道。

    “买通?”

    “花了我这个数——”李蕾对何依依比了个手势,“不过我的卡已经刷爆了,一会儿你得给我转点钱啊!”

    “你先去餐厅等我,我很快就过来。”何依依迷了眯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样的话李蕾每隔三五天都会说一次,理由各种各样,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钱。

    “也好,你快点啊!”李蕾心里惦记着别的事情,扭着腰肢出去了。

    何依依闭上眼睛盘算了片刻,便急匆匆的换了一身衣服去餐厅找吃的。然而一进餐厅她就看见李蕾手里端着一杯咖啡正在对着周涵妩媚地笑着。之前何依依一直以为李蕾是在帮自己追求周涵,现在看来,这是妥妥的‘婊子配狗,天长地久’的节奏。

    李蕾尚未发现何依依的改变,看见她进来忙笑着招手:“依依,这边!”

    何依依把仇恨压在心里,面带微笑地走过去打招呼:“早啊,二位。”

    李蕾热情地介绍:“周涵,这是我表妹,何依依——她很喜欢你的歌,是你的死忠粉呢。”

    周涵的眼睛在何依依的衣着饰品上转了一圈儿,发现这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姑娘土里土气的一点也不讨喜,全身上下更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便懒得应付,只看在李蕾的面子上点了点头:“你好,何小姐。”

    “死忠粉么,我大概还算不上。我就是喜欢你的歌,你的声音很特别,很有吸引力——不过,怎么你说话的声音跟唱歌的时候不一样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会表演的嗓音吗?”何依依不经意的调侃让周涵的脸色变了又变。

    “何小姐真会开玩笑。”周涵尴尬地笑着。

    “你怎么说话呢?!”李蕾悄悄地捏了何依依一把,又向周涵道歉:“对不起,我这表妹不怎么会说话。我二姨去世得早,我妈妈心疼她,从小都叫我让着她。”

    何依依冷笑,李蕾真不愧是个心机婊,这么两句话就踩着自己登上了圣母白莲花的宝座。

    “没事。”周涵要在公共场合维持自己的涵养,装作很大度的样子点了点头。

    “是呀,姐姐从小就让着我,那昨天你买的那个手链就归我了哈。”何依依看着李蕾笑得妩媚。

    李蕾暗暗地咬了咬牙,尴尬地笑了笑:“没问题呀。”回头给我两倍的钱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