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雨夜奔杀

    王煊第一次见到会飞的人,新术领域竟出现这种怪物,陈燃灯挡得住吗?为他捏了一把汗。

    老陈郑重起来,道:“我将他引到芦苇塘那边,竭尽所能的杀他,你们自己小心。老王你不要顾忌,不要拿你那套遵纪守法的破理论糊弄人,今天你不放开手脚的话很容易出事儿!”

    王煊很严肃,点头道:“我知道。”接着他又问道:“他们敢来杀人,会不会动用小型战舰轰击庄园?”

    老陈十分冷静,道:“他们不敢,那样做影响将极其恶劣。近期来看望我的人都有些影响力,而有些组织的代表至今还未走。他们敢恣意妄为的话,挑战的将是所有人的底线。这样不讲规矩的危险分子,最令有关部门与财阀忌惮,事后绝对要直接拍死,杀给所有人看。”

    他说完这些,就看到青木已经扛起一架能量炮,准备对雨夜中的人动手。老陈摆手,道:“你大概打不中他,我自己杀他!”

    他盯着雨幕中正在接近的身影,道:“应该是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我想他来旧土是为了和有关部门谈些大生意。只是顺路来看看我怎样了,如果我没死,他会顺手按死我。因为我本来就要死了,被他在这个雨夜打死,也不会闹出风波。可惜,他不知道,陈燃灯正等他来呢!”

    老陈说完,背负长剑直接从房间中消失。

    正在接近的人笼罩淡淡光辉,雨水无法打湿他的衣服,五十几岁的样子,淡金色长发披散,眼神很刺人,非常的亮,在黑夜中像是两盏金灯般。

    他身上穿着西方旧时代的青铜甲胄,背负一口大半人高的合金阔剑,一看就很不好对付。

    他倏地止步,双足离地一尺高,盯着如同幽灵般出现的老陈,金色的眸子露出慑人的光束。

    老陈看了他一眼,然后先行离去,直奔芦苇塘那里。

    这个穿着甲胄的老者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跟了下去,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真正踏足超凡领域中。

    “还有人在庄园附近,接下来该我们动手了!”王煊开口,他近来精神旺盛,额前莹莹灿灿,这是要形成精神领域雏形的征兆。

    现在的王煊如果放开手脚,施展张道陵的体术,攻击力已经是个准宗师,在这个年龄段就有这种成就,极为恐怖。

    一旦传出去,各方都要震惊,二十出头便接近宗师领域,即便是在旧时代都很罕见,就更不要说当世了。

    “给我找一架能量炮!”王煊开口,既然要大开杀戒,哪还在乎手段,先轰一波再说。

    青木早有准备,带着他来到隔壁的仓库中,各种热武器应有尽有。王煊扛起一架能有上千斤重的能量炮。

    青木眼睛都直了,没想到他力气竟这么大,选了那种非常笨重的能量炮,忍不住道:“你想打飞船吗?!”

    “是啊,万一遇上呢?”王煊居然认真的点头。

    青木不想说什么了,既然能搬起来,那就随他吧。同时,青木不断与人联系,吩咐准备好火力网,真要有人敢来这里撒野,杀无赦。

    “陈燃灯那边杀起来了!”王煊低语,接着道:“我想去看一眼。”

    在漆黑的雨夜中,芦苇塘的草地上大战爆发了,刺目的剑光撕裂黑暗,极为激烈。

    “不对头!”当王煊与青木扛着能量奔来时,所看到的景象让他们震惊。

    那个金发披散的老者双手不断挥动,打出的什么?一个又一个恐怖的火球,轰在地上后全是大坑!

    轰隆!

    有的火球落在水塘中,将那块区域的水都蒸干了!

    “怎么感觉很怪?”青木吃惊,因为金发老者的这些手段,看起来像是西方传说中的魔法。

    这种手段竟相当的可怕,火球砸落,将塘子边上一块两千斤的青石都给烧的熔化了,可见威力多么恐怖。

    这与旧时代小说中描述的“孱弱”火球魔法相比截然不同,这个金发老者挥动出来的火球可熔炼金石,在其附近,雨水被蒸干,岩石烧的熔化。

    “这是个老阴货!”王煊低语。

    金发老者背负大剑,身穿西方旧时代的青铜甲胄,让人误以为他必然剑术高深莫测,谁知道上来就动用“魔法”狂轰滥炸。

    估计老陈开始都被砸懵了,起初非常被动,不断躲避,手中的黑色长剑发出刺目的剑光,不断劈开恐怖的火球。

    砰!

    当一些火球炸开后,流光四溅,落在地面后将雨水都烧成白雾,让草地焚烧起来,并在地上炸出许多大坑。

    这显然是真正的超凡之战!

    老陈确实心惊,这是什么怪物?居然能离地飞行,还可以不断砸出恐怖的火球,将芦苇塘部分区域的水都给烧干了。

    他真的有点怀疑了,这个人的修行层次比他还要高一截吗?最为重要的是,对方动用的是魔法手段?!

    难道他猜错了?新术领域的人从土里挖出来的东西与旧术有关,但还有其他更为神秘的东西,包括西方神话传说中的古魔法?

    “不对,这也有可能是旧术领域传说中的三昧真火的简化版,不,达不到那个级,或许是其他火道术法。”老陈一边对抗一边思忖,遇上这种怪物让他打的很难受。

    对方不仅会飞行,而且出手时威能还这么大,实在有点让陈燃灯冒火,他才突破进入超凡领域中,居然遇上个更狠的。

    轰!

    又一个火球砸落,老陈避开后,原地炸开近两米深的大坑,最为关键的是土石都被烧的熔化,冷却后成为晶体。

    “别被他唬住。”远处,王煊喊道,大声提醒:“这是个老阴货!他穿着的不是什么旧时代的盔甲,是新研发出来的超物质甲胄,可让他飞天!而且,这多半是目前最强大的超物质甲胄!”

    如果不是钟晴的弟弟穿着锃亮的超物质甲胄挑战王煊,让他知道了这种东西,那么他现在也肯定和老陈一样发懵。这东西的加强效果太惊人,凭空将一个人的实力提升一大截,威势恐怖,强大绝伦。

    自从交手后,老陈一直在躲避,他如果被那种能熔炼金属的火球砸中,估计也得当场惨死。

    片刻间,湖水都要被烧干了,陈燃灯的心沉了下去,甚至有些怀疑人生。新术领域的人居然比他修行更快,跑到他前面一大截,这对他冲击很大。

    金发老者能在天上飞行,火球威力更是能杀死迷雾层次的超凡强者,对刚从内景地出关的老陈来说,简直是当头一棒,冰水浇头。

    “老混蛋,敢唬我陈燃灯!”老陈眼神冰冷,觉得有些丢人,一向是他折腾别人,没有想到今天遇上同道中人。

    他估量出此人的层次,应该和他一样在迷雾领域,但是有超物质甲胄加成,导致实力提升一大截。

    现在他只需要躲避,耗掉对方甲胄中的超物质,不管对方用的是魔法,还是火道术法,到时候都将轮到他陈燃灯发威了!

    “轰!”

    王煊没忍住,对着半空中来了一发能量炮,宛若一道闪电划破雨幕,奈何……没打中。

    金发老者眼神凌厉如电芒,刹那盯上王煊,朝着这边飞了过来,想直接杀死他。

    哧!

    老陈背后有银色羽翼展开,直接飞天而上,剑光暴涨,拦截金发老者。

    金发老者面色变了,对面的老阴货早先躺在病房中都穿戴者能飞天的推进器,这明显是一直在等人跳坑呢,

    他不敢随意挥霍超凡物质了,原先想着纵然情况有变,最后也能驾驭超物质甲胄飞走。

    现在他看向老陈时,神色变了!

    ……

    “留在这边帮不上忙,还可能会成为猎杀目标,我们走!”王煊与青木一路狂奔,回归庄园中。

    “有机甲进来了!”王煊心头一惊,他的精神领域不远矣,除了老陈外,没有人比他的感知更敏锐。

    “我们去客房那边!”青木建议,那块区域住着部分宾客,其中不乏财阀中人,比如吴成林与大吴。

    即便那些人来袭杀,也不敢在这块区域动用热武器。

    王煊与青木扛着能量炮,脚步沉重,进入庄园中贵宾所在的区域,随意挑了个院子进入,蛰伏下来。

    很快,他们看到目标,四台机甲无声的穿过雨幕中,分散着飞来。

    王煊二话没说,调整角度,开始在这里开火,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准头不是那么足,所以一口气扫射出去很多光束,璀璨光芒撕裂夜空。

    吴成林就在这个院子中,睡的正香,结果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老吴惊醒了,他感觉地动山摇,竟从床上掉到了地上。

    王煊的精神感知发挥了巨大作用,一口气扫射出去十几道光束,真的打中两台机甲,引发半空中剧烈的大爆炸,各种铁块、碎片砸落下来。

    青木准头十足,在这里蛰伏等到最佳机会,两道光束飞出去,命中了两台机甲,直接打爆。

    一时间,半空中光芒璀璨,震耳欲聋,划破雨夜的宁静。

    尤其是院子中,不断有光束冲起,猛烈的绽放。

    老吴震惊了,栽落到地上后,他有点懵,怎么闪电不断劈向他的这个院子,光束一道又一道,太恐怖了,出什么妖孽了吗?

    他渐渐清醒,终于意识到可能在交火。

    吴茵也在这座院子,就在旁边的房间,同样被震醒了,天上机甲大爆炸,院子中光束冲天,让她震惊!

    整片庄园的人都被惊动了,这个夜晚太恐怖了。

    终于,院中稍微安静了一些,老吴向外偷看,一眼见到王煊,顿时就被惊呆了,那家伙扛着一个千斤重的能量炮正准备走人,力气得有多大,是他在放炮?!

    “小王!”吴成林推门而出,问他为什么来这里折腾,发生了什么。

    “路过。”王煊说完转身就走。

    很多人被惊动,吴茵听到声音后披上衣服,推开房门,脸色略微发白,也正好看到王煊扛炮要走。

    “小王,大半夜你扛着能量炮跑到这里,在干什么?”吴茵开口,不久前天摇地动,光束冲霄,机甲大爆炸,着实把她震的不轻,现在还有些懵。

    “我这是驱雨炮,帮你们击散云朵,免得电闪雷鸣,雨下个没完,想让你们睡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