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旧术不旧

    上章应该是徐福,笔误,当时已修改。

    不懂就问,王煊露出疑色,暂时打断了老陈。

    “老陈,你这不对啊,该不会是因为从鬼僧那里学会菩萨拳,你要转投佛门吧,你这境界中怎么有位古佛的尊号?”

    老陈摇头,道:“佛门的水太深,动辄就舍弃肉身,我是真害怕。学他们的体术菩萨拳还行,你让我去转修他们的根本法,我是不敢的,怕将来忍不住一把火把自己给烧成舍利子。”

    青木哑然,觉得自己师傅还是很谨慎的。

    老陈解释后,看了王煊一眼,道:“提及燃灯,你居然产生这种联想。你这样不行啊,得多读点与旧术路有关的书,充实下自己的底蕴。”

    王煊想捶老同事,这是在一本正经的鄙视他吗?

    老陈语重心长,劝他多读道藏,没事儿翻阅下旧术领域的书,对自身有好处。

    王煊忍了,没有办法,现在捶不动老陈,不仅要静默,还得虚心地听着他说适用于古今的境界层次的划分。

    老陈讲解:“燃灯,燃的是心灯,精神之光照亮长生夜空,让我们看到昏暗的前路,认清方向。”

    王煊琢磨了会儿,道:“从头说下,迷雾是什么状况,我达到这层次了吗?”

    老陈诧异,道:“我上次不是说过吗,如果以围棋的段位来划分,我刚成为职业棋手,至于你们还在业余棋手里打磨。”

    这一刻,不仅王煊觉得被俯视了,青木也觉得被无差别暴击。

    “迷雾,是指刚成为真正修行者的人,内视自我,可看到体内的部分状况,犹若有朦胧的雾气笼罩。”老陈讲解。

    他发现两人目光不善,道:“你们这是想让我给‘业余棋手’划分下?那我简单说两句,宗师以下、宗师、大宗师,再突破的话就是‘职业棋手’,也就是旧术领域真正的修行者。”

    此时,连青木都想打他师傅了!那些话伤害性不强,侮辱性极高。

    宗师居然成为过渡单位,没达到的统一称为宗师之下,这要是传到外界,估计所有人都想打死老陈!

    “行了,你接着向下说吧!”王煊不想听他指点江山,今后得努力提升自身,以后好毒打老陈一顿。

    老陈点头,道:“我现在就处在迷雾阶段,初视自身,体内一片昏暗,看不到周围的景物。”

    王煊感慨,老陈到现在算是真正踏足到旧术的神秘领域中,这是质的变化,开始接触恐怖与强大的超凡!

    “你们记住,迷雾并非虚指,而是我真实看到的景象,这些都是经验之谈。到时候你们万一突然踏足这个层次,不要害怕,不要彷徨,在雾中可见一点光,直接追寻它走下去就是了。”

    所谓的一点光,是指精神领域。

    老陈微笑,道:“昔年,我多次触发触感状态,虽然遗憾,没能进入内景地,但是精神得到质变,最后形成精神领域。对我来说,再巩固下,稍微沉静与积累一段时间,就可以直接燃灯!”

    旧术领域的第二个层次燃灯,必须精神能量积淀足够深厚才有希望修成。但并不是真个点燃精神,而是淬炼精神领域,使之浓缩,最后如灯悬挂在原本昏暗的长生夜空下,照亮自己的前路,为自己指明前进的方向。

    “这些都是内视自我时看到的真实景象?”王煊问道。

    老陈点头,然后说出第三个层次,道:“虽然我还未进入燃灯领域,但却能模糊的感知到它后面的路,结合从道藏以及先秦竹简等记载的旧术秘景,我已了解第三个层次是什么情况,那里是‘命土’。千万不要小觑与忽视这个领域,这关乎着你的未来,无论是先秦方士还是道家都无比重视这里,可以养命,是生机初始之地。”

    他自己还没有达到命土这个层次,只能结合书中的记载,笼统的说下,而不能具体的演示抵达的过程。

    “第四个层次为采药。”老陈很快说出下一个境界。

    “采药,到了这个领域后,便开始需要借助药草来修行了吗?”王煊问道。

    结果,王教祖又被“捶”了!

    老陈看了他一眼,道:“你上班的时候,我见你每天都在偷摸地看道藏,都看哪里去了?没看到采药这则术语吗,这是道家非常重视的一个过程。”

    “老陈,你每天都在偷窥我!”

    老陈义正言辞,道:“身为领导,我看到你上班时不务正业,没点你名字与扣你工资就已经够宽容了,你怎么能这样污蔑老领导?”

    王煊无言以对,很想说,那里不就是个养老院吗?

    “采药,指的是采自己身体内的宝药,成就自身。踏足这个领域时,采药一定要掌握好火候,万不可大意。回头我送你两本书,仔细研究下。这种东西一向秘不示人,从来都是师徒口口相传,极少有秘诀记载于纸张上。”

    老陈所说为非虚,采药秘诀极为罕见,特别的稀珍与宝贵。

    “当然,你练的是先秦竹简上的根法,底子足够厚实,没有秘诀也不要紧,我给你的稍作参考就行了。”

    王煊点头,然后继续请教。

    老陈道:“差不多了,就先说这四个层次吧,人要低调,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

    “后面的路,你该不会还没有摸准吧?”王煊狐疑。

    老陈竟坦然点头,道:“我说的这几个层次,对所有路都具有普适性,没有任何问题与隐患,再后面我就有些担忧了。”

    他进一步补充,道:“走完这四个境界,无论你是要化药为金丹,还是走道家早期的至虚至静的高远大道之路,亦或是延续先秦方士的璀璨之路,都完全没问题,可以接续上!”

    老陈背负双手,一副淡定的姿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从古籍中总结出的路确实很安全。

    从古至今,无论走什么路的人都绕不开这四个层次。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查阅大量古籍,从中寻到蛛丝马迹,竟发现这适用于古今所有路的四个境界,可能也隐约间与那几条秘路有些联系。”

    老陈低语,说出一个非常惊人的发现,这些不是直接记载于纸张上的东西,而是他从一些暗语中察觉的。

    “迷雾这个层次就不说了。燃灯,是心灯在照亮前路,可能与‘寻路’有点关系。至于命土,传闻先秦方士中最早进入内景地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踏足命土后触发的。而采药这个领域,日后若是能得天药补益,将会更恐怖与厉害。”

    王煊吃惊,青木也发呆,老陈居然从那些典籍中发现了这些东西,这几个境界果然很有讲究。

    “不过,普通人就不要想了,纵然是天才多半也不用多希冀,只有极为特殊或者说不正常的人偶尔才可能有所获。”说完,老陈瞥了一眼王煊,毕竟王教祖有点特殊,现在就能靠自身进内景地。

    王煊有种被骂了的感觉,他瞪着老陈。

    关于这些,他们聊了很久。

    最后老陈眼神灿灿,道:“至于后面的路,需要你我以身践行,勇于拓取,旧术最璀璨的时代还没有到来,等着你我崛起!”

    这次青木没有在心中鄙视他师傅,他忽然觉得,老陈真的有些想法。

    王煊沉思,心有所感,道:“旧术不旧!”

    “没错,新术不新!”老陈点头回应道。

    “怎么讲?”王煊霍的抬头,他对深空中的新术一直都不怎么了解,并没有去全面接触过。

    老陈冷笑道:“新术是个大坑,有些人早晚会被坑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然后他转身看向青木,道:“你可以学新术,但是不能完全陷进去,需要与旧术印证着学。”

    青木诧异,以前老陈可是支持他走新术路的,现在态度居然变了。

    “以前我认为,你的旧术路要走到头了,所以让你试试新术路。但是现在你身边不是有个王教祖吗,找机会再进内景地一两次,估计就能铺平你的路。再说,你身边马上就要有个陈燃灯了,新术那条路不走也罢,最多借鉴下就行了!”老陈相当的有底气。

    王煊与青木都看向他,想听他进一步的解释。

    老陈果然有话要说,他轻叹道:“我也是最近经历了内景地的事,才瞬间惊悚,两相对照,觉得新术也不会那么简单!”

    接着他问道:“你们知道新术怎么来的吗?”

    王煊道:“不是说在某一神秘之地发现了超物质等,最后被他们研究出来了新术吗?”

    “凭他们也能研究出那种东西?太会美化自身了。真实情况是,都是从土里挖出来的!”

    老陈变得严肃无比,道:“你们难道没有怀疑吗?那些新术种类不少,很像是古代旧术修炼有成的人所能显化的手段。结果新术领域那些人起步就是这些近乎术法般的东西,实在异常。当然,两者威能不可同日而语。”

    王煊点头,新术确实有些古怪。

    老陈道:“新术不新,都是从土里挖出来的,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埋下的,以后说不定还会挖出更为惊人的东西。但我却越来越觉得,这可能是个大坑。我有些怀疑,这大概是有人故意丢下的好处,等着后来者去接触,深入探索。”

    王煊惊疑,道:“听起来这手段有些老辣,也有些耳熟,我怎么觉得和羽化之人留下的内景地陷阱有些像?”

    老陈郑重点头,道:“我也是经历了内景地的事儿,隐约间觉得手法相近,这才有些不安与怀疑。”

    “我觉得,古人都太坑了,都该被捶一顿,找到后该埋的埋,该烧的烧!”王煊脱口而出。

    很快,他瞥了一眼不远处存放有焦黑骨块的玉盒,快速补充道:“唯有不坑后世人、心地善良、美丽绝伦的剑仙子才值得尊敬,注定长存世间!”

    “所以啊,新术领域的那些人,最后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恐怖的麻烦呢!”老陈感叹道。

    王煊有些疑惑,道:“难道说,列仙比拥有超级战舰的现代人更早进入过深空?”

    另外,他想到了女方士想要留他在旧土三年这件事,是不是她进入深空后,曾发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