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两个选择】

    “好热呀……”

    安亦柔在脸蛋边挥了挥小手,吐气如兰,娇喘吁吁的,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屋子已经被她整理的干净整洁。

    “好多汗,去洗个澡。”安亦柔自言自语的嘀咕,偏头看向陆鸣虎着小脸警告:“你可不许偷看人家洗澡。”

    “呵……我怎么听着是你在可以提醒我呢?”陆鸣吭声道。

    “偷看了,那就要负责!”安亦柔撅了嘴小嘴,说完便悠然转身进入了浴室,陆鸣住的地方算不算多么高档,不过也是一室一厅有独立阳台和浴卫。

    听到浴室里传来清晰的水淋的声音,陆鸣感觉这么下去会出事,铁定会惹上什么麻烦,这女人肯定有什么事情,尽管不知道但绝对有问题,否则说不通。

    陆鸣旋即起身离开了住所来到了外边,出来捋一捋思绪的同时,也是在外头待一段时间,安亦柔见不到人自然就会离开了。

    ……

    大约四五十分后,陆鸣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回到自己的住所。

    开门进到屋里,陆鸣的目光朝着客厅投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T恤的少女正在客厅沙发侧卧着睡了。

    那是陆鸣的衣服,T恤穿在少女身上延伸到大腿,陆鸣打量着她,颜值甜美,特别是它的皮肤很白嫩,光洁白皙的腿修长而线条很匀称。

    陆鸣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别装了,好吧。”

    片刻,安亦柔睁开了双眸,旋即从沙发上起身,赤足走向陆鸣,来到他面前忽然伸出双手环揽着陆鸣的颈项。

    安亦柔仰望着他,两人四目相对,悠悠的说道:“陆鸣哥哥,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是两种选择,你选择做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呢?”

    阵阵幽香在陆鸣的鼻尖絮绕,他一动不动的与之相视着,面对她那赤果果的挑衅眼神,陆鸣和小鸣都怒了。

    一而再,再而三,当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片刻后,安亦柔忽然感受到了腰间被一只温热的掌心贴住了,陆鸣没有回答她的话,但她已经知道了。

    陆鸣用实际行动作出了选择。

    ……

    事后。

    客厅沙发,安亦柔带着些许倦意慵懒的依偎在陆鸣怀间,后者瞄了眼旁边垃圾篓里一些染红了的纸巾,收回目光低头看了眼安亦柔。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说吧,为什么要这样?”

    终究还是出事了啊。

    等待了片刻,陆鸣听到了怀中美人的呢喃软语的回应声:

    “为了抗争!”

    陆鸣闪过一丝惊讶和意外,心道:抗争什么的姑且放一边先不谈,这是勾引一哥的理由?还能在胡扯一点?

    再次低头注视着怀中的安亦柔,但并没有开口,而是等着她的下文。

    不一会儿,安亦柔细声轻道:“安氏集团要大举进军商业地产,为了打开局面,家族内部商议决定让我嫁给汇景集团董事长的儿子以实现家族联姻的方式打开局面,在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完全没有征询我的意见,我从来没有想过联姻这种事情会发生在现代,更没有想过会发生在我身上……”

    陆鸣内心:啊这……

    有点扯…

    但联姻这种事情并不奇怪,这个世界真正可以维系相对牢固的关系,一个是既得利益关系,另一个就是血缘关系。

    陆鸣哭笑不得道:“哦豁,看来这次我摊上的事情还不小,兹事体大,兹事体大啊!”

    安亦柔忽然仰头望着陆鸣道:“对不起~,把你卷了进来是我的错,我不会让你负什么责,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只要他们不知道就不会来找你麻烦。”

    在她看来,陆鸣虽然在资本市场里如同无敌的王者一样所向披靡,但终究是一个势单力孤的散户,又可能面对两个几千亿的大集团的能量?

    发生的事情要是被家族里的人和汇景集团的人知道的了,安亦柔觉得他被打断三条退都是轻的,甚至都会被买手脚。

    安亦柔并不是傻白甜,她很清楚大型资本集团的手段绝对不是如同表面上那般文明。

    陆鸣失笑的道:“我还以为你会说咱们远走高飞得了。”

    闻言,安亦柔自嘲轻笑:“飞走了也还是会被被找到,我或许没事,但肯定连累你出事的。”

    听到这话,陆鸣顿时不乐意了,说道:“一个安氏集团,再加个汇景集团,在别人眼里或许是个巨无霸,但在我这里算不得什么,天盛资本未来的规模会是他们十倍几十倍甚至百倍。”

    安亦柔听有些忍俊不禁,旋即说道:“不是我打击你,你现在的身价最多就只够在宁州市买一套不到200平米的房子。”

    陆鸣并不在意她的挖苦,目光游离着,云淡风轻的笑道:“一个半月之前,我的全身家当就只有10万块,一个半月之后我的身价翻了60倍,一年后呢?三年后呢?五年后呢?”

    说到这里,陆鸣收回目光低头看向怀中美人,抬手勾起她的下颌,安亦柔也再次与陆鸣四目相对,“信不信不出两三年,宁州首富的宝座将易主。”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那自信的面容,安亦柔的眼眸泛起了一阵异彩。

    见怀中美人不说话,陆鸣沉思片刻旋即再次注视着安亦柔说道:“这样,我也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接受命运成为商业家族联姻的牺牲品,另一个选择是你主宰自己的命运,让你可以说不。但代价是你安家会可能失去对安氏集团的控制并且家族财富也会大幅缩水……也就是说,第二个选择你要坑爹。”

    安氏集团,陆鸣忽然从记忆中搜索到了写关键信息,这家集团公司有重大的漏洞,还未成立的天盛资本未尝不可鲸吞这个巨无霸,甚至可以借此在资本市场一战而声名鹊起。

    还有个决定坑爹的女儿可以做内应,好好谋划一番绝对有戏。

    听到陆鸣说的这番话,安亦柔感觉十分不可思议,“这可能吗?”

    陆鸣言简意赅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选择。”

    良久,安亦柔凝望着陆鸣:“我想要有说不的权力。”

    陆鸣顿时打了个响指,说道:“很好,这样你先口头答应,先拖住到明年末,我大概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来布局颠覆安氏集团的策划行动,还有就是等我成立天盛资本后,你就以实习生的身份来我这里当我的助理,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安亦柔愣愣的凝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个男人以他现在的情况如何颠覆一家资产规模超过五千亿的巨无霸集团。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所展现出来的自信,或许真的不是在说大话。

    “为什么要冒险为我去做这些?”安亦柔忽然如是问他。

    “不要多想,肯定不是爱上你了,你不是问我平时除了炒股之外干什么嘛?其实挺无聊的,正好那就颠覆个公司打发时间无聊的时间好了。”陆鸣轻飘飘的回道。

    “可你这样对我,我怕我真的会爱上你……”安亦柔直视着他。

    “才过去多久?你就这么喜欢爱上我?”陆鸣正儿八经的说道。

    安亦柔听到他这话本来觉得没什么,但看到他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又感觉他这话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

    过了一会儿终于反应了过来,俏脸顿时绯红一片,旋即娇声怪嗔:“你讨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