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总督察的训话

    经纬号上的警察叫做“纠察”,一个大队,管辖上、中、下层三个中队,职员数量不多,主要依靠无所不在的机器人执法,惩治手段通常是数额不等的罚款,只对极其恶劣的犯罪行为才会给予监禁。

    陆林北与陆叶舟受到两个“特殊”待遇:被真人纠察逮捕,还被送进牢房里。

    牢房的环境倒是不错,非常干净,上下两层床铺一尘不染,若不是靠墙的位置安放马桶与洗手池,与一般的宾馆不相上下。

    陆林北解释过两人的身份,可是没用,几名纠察抓的就是他们两人,连名字都能叫得出来。

    纠察队今晚十分忙碌,抓人不少,牢房不够用,陆林北与陆叶舟进来没多久,又有两人被送进来。

    出于直觉以及一点推论,陆林北相信这两人也是同行。

    四人互相看了一会,陆林北先开口道:“我们是翟王星气象总局应急司的。”

    那两人都是三十多岁年纪,一高一矮,高个露出一丝微笑,“真巧,我们是名王星动保中心第十二处的。”

    四人分别握手,挤坐在下铺,随意闲聊,谁也不提双方宣战的事情。

    “翟王星的气候不错吧?跟经纬号比怎么样?”

    “不如这里稳定,但是有点变化更增趣味。名王星的动物平衡怎么样?听说过去几年鹿类动物泛滥。”

    “好多了,现在是狼群数量增加得太快,在个别地方入侵到郊区。”

    双方一本正经地谈论气候与动物,好像对方真是做这一行的,但是谁也不介绍自己的姓名。

    一个多小时以后,一队纠察打开牢房的门,命令所有人出来,前往外面的大厅。

    将近五十人挤在大厅里,陆林北与陆叶舟一眼看到枚忘真,走过去与她汇合,枚忘真刚要开口,就有纠察用扬声器道:“所有人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要乱动,不要说话。下面有请经纬号纠察大队于总督察讲话。”

    不知是谁,居然鼓掌两次。

    于总督察是名健壮的中年男子,个头中等,肩宽背厚,将制服撑得笔挺,他站在讲台上,扫视一遍在场众人,第一句话说:“你们都是害虫。”

    有人发出冷笑,于总督察目光看去,那人却没有真的开口。

    “别跟我辩解,我知道你们所有人的底细,除了众王星,六大行星都派来间谍,你们未经主人的同意,就扑到经纬号这棵大树上,肆意啃咬、吸食,与害虫没有区别。但是你们错了,经纬号并非没有防护,我们纠察总队……”

    “是麻雀,专吃害虫!”一名大胆的间谍高声道。

    于总督察找出说话者,笑了笑,向台下的助手示意,助手小声向四名纠察下令,让他们将那名说话者带出来。

    说话者看上去还很年轻,走出队列,向于总督察也笑了笑,“抱歉,一时嘴快,我是……”

    两名纠察揪住他的胳膊,一名纠察用短棍开始击打,从腹部开始,逐渐向胸膛、肩膀和脸部过渡,一下又一下,打得有条不紊,好像一名正在加工食材的厨师。

    被打者开始求饶,最后痛哭流涕,直到于总督察表示满意,行刑的纠察才罢手,被打者瘫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在场众人这回都当真了,谁也没有为这名间谍求情。

    于总督察继续道:“在你们的星球,你们可以为所欲为,在其它星球,你们拥有各种豁免权,可这里是经纬号,我们没有情报部门,从来不向任何星球派出间谍,所以也不欢迎任何间谍,更不会给你们豁免权。今天将诸位请来,就是要说一句话:可以经商,可以旅游,可以玩乐,不可以骚扰本地居民,更不准偷偷摸摸四处打探消息,一旦被发现,只有两条路:自己买船票立刻离开,或者由我们扔出去,太空广大,任你遨游。”

    没人接话。

    于总督察傲视全场,将每一张脸都看在眼里,然后向助手道:“给所有人登记,让代表处领走。”

    于总督察离去,伤者被纠察抬走,剩下的人开始排队登记,这只是一个表示服从的形式,所有人的身份早已被纠察总队掌握。

    各大行星代表处的人已经到了,等在外面,翟王星派来的人是接待官枚青朔。

    一同交由枚青朔带走的人共是七名,在几大行星当中不算多,另外四人看样子是信息司的调查员,陆林北都不认识。

    枚青朔什么也没说,带众人上车,一路上板着脸。

    陆叶舟小声道:“那位于总督察在吓唬谁啊?挨打那人明显不是调查员,估计是他们自己找来的托儿,佩服他们,对自己人下手都这么……”

    枚青朔扭头看来,陆叶舟闭嘴。

    回到代表处,通信副官罗充燮以及翟王星代表都出来了,说了一些官方的话,禁止七名调查员在经纬号再进行任何间谍活动。

    “外交,在这里只有外交,没有间谍,你们要记住这一点。”代表很快离开。

    枚青朔、罗充燮分别带走自家的调查员。

    进入办公室,枚青朔拿出一纸命令,上面有几位副司长的共同签名,内容非常简单:兹要求全体调查员停止在经纬号上的一切情报搜集活动,且不得停留,违命者将不被视为本司职员,后果一切自负。

    “看到了?这是司里的命令,枚利涛的名字也在上面,你们总得服从他的命令吧?”枚青朔看一眼侄女,叹了口气,“现在的形势非常紧张,不用我说你们也该知道,经纬号地位至关重要,在几大行星之间维持平衡,稍微向任何一方倾斜,都会带来巨大优势。所以,不要得罪经纬号,让外交部门处理事务,你们该去哪就去哪,别在这里惹麻烦。”

    枚忘真想要开口,陆林北觉得应该先说话,“如果某方不想使用外交手段呢?翟王星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对方占据优势?”

    枚青朔神情更加阴沉,“那也不需要你来承担责任。”

    “很好。”

    “明天你就返回翟王星,忘真和这位去赵王星。”

    陆林北看一眼枚忘真与陆林北,替他们说:“我们不走。”

    “你没看到命令?”

    “看到了,那上面说得很清楚,‘违命者后果一切自负’,我们自负好了。”

    陆叶舟接口道:“绝不连累应急司和这位接待官。”

    枚忘真也道:“叔叔不用担心,我们知道分寸。”

    枚青朔终于暴发,“担心?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出了事你们自己承受吧。”剧烈地喘息几次之后,他的情绪稍稍平复,向侄女道:“你姓枚,干嘛要跟外人混在一起?”

    “他们两个也是枚家人,跟我从小一块长大!”枚忘真诧异地说,虽然有时候也会不自觉地将陆姓人排除在枚家之外,但是总体上她从来没当他们是外人。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否则的话,为什么从来没有姓陆的司长、副司长?”枚青朔全不在意另外两人的在场。

    枚忘真更加惊讶,还有一丝愤怒,随后她也冷静下来,“那我就当外人好了,再见。”

    枚忘真带头往外走,陆林北与陆叶舟随后,枚青朔居然一句话也没说,似乎打定主意要放弃这位不听话的侄女。

    三人登上一辆小型车,前往中层的出租屋,夜风习习,比白天时稍凉,枚忘真露出笑容,“就是这样,咱们连最后的靠山都没有了,组长不说句话吗?”

    “总督察说了,咱们可以旅游、可以玩乐,这就够了。”陆林北道。

    “不是还有军情处吗?”陆叶舟仍然记得陆林北说过的话。

    “军情处负责与我接洽的人就是枚青朔。”

    “啊,这回真是两手空空。”陆叶舟呆住了。

    枚忘真道:“我还是不相信翟王星会放弃在这里的一切情报工作,任何一颗行星都不会这么做,咱们是牺牲品,拿来给经纬号看,工作交给别人来做。”

    “这一行本来就是暗中工作,而咱们已经暴露,随时受到纠察大队的监视。”陆叶舟指了一圈,“我怀疑这个东西正在偷录咱们的图像与声音。”

    “欢迎,至少能保证咱们的安全。”陆林北不打算刻意隐藏。

    “咱们现在去做什么?”陆叶舟问。

    陆林北先向枚忘真道:“你有什么收获?”

    枚忘真摇摇头,“大王星的那位参赞一问三不知,我还没找到办法让他开口。”

    “那咱们去玩游戏吧,总不能白来经纬号一趟。”

    枚忘真一愣,陆叶舟明白其意,笑道:“是啊,既然可以玩乐,那就好好玩一通。”

    枚忘真没有多问。

    陆林北改变目的地,前往中十五街二百零一号。

    直到他们进入地下室,也没有受到阻拦。

    两名壮汉守门,收取三份钱,给出三个号牌,然后允许他们进入,一句废话也没有。

    地下室的门比较特别,其实是一台高大的长方形机器人,看上去与金属门无异,接到命令之后,会侧身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

    “看到它那两只拳头了吗?比我的脑袋还大,用它打架,谁能受得了?”陆叶舟小声道。

    “另一台机器人。”枚忘真简洁地回道。

    按照号牌,三人进入一间屋子,与垃圾岛懒猫窝相似,摆满游戏座椅,但是更干净一些。

    “向越阡可能在这里。”陆林北向枚忘真道,“我进入游戏,你俩负责找人。”

    “咦?”陆叶舟瞪大双眼,他是带着热情来的,却被浇个透心凉。

    枚忘真笑道:“组长的命令。”

    “好吧,找到他怎么办?”

    “请他吃饭,或者跳舞,你来决定,无论找没找到他,半个小时以后过来叫醒我。”

    “半个小时?”枚忘真有点担心。

    “没问题。”陆林北相信自己不会沉迷进去。

    枚忘真对游戏比较熟悉,亲自设置参数,将圆环戴在陆林北头上,“我和叶子去找点吃的……”

    陆林北这回感觉到现实与游戏之间的区别,只需要转动目光,看向之前完全没注意到的地方,就会发现那里有轻微的闪烁现象。

    门口多了一块显示屏,上面有三个选项:新手、进阶、高级。

    这款游戏在经纬号上兴起不久,向越阡玩的时间不会太长,陆林北于是选择“进阶”。

    推开门,陆林北愣住了,因为他“回”到了翟京市,而且就在“天命之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