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叶子的方法

    联系王晨昏是当务之急,也是最难的一件事。

    翟王星与名王星正处于交战状态,陆林北即便不是应急司调查员,凭翟王星居民的身份也不可能进入名王星代表处,寻找对方的间谍头目。

    这件事只能暂缓。

    他将租房地址发给枚忘真和陆叶舟,然后带着三人的行李出发,枚青朔没有阻拦,但是能看得出来,他越来越不高兴。

    陆林北很快爱上经纬号的交通系统,觉得它比自动驾驶汽车更方便,周围空气也好,温度适宜,风不大不小,配上一杯冰凉的饮料,更觉心旷神怡。

    租来的房子也令人满意,它能辨认体内芯片,自动开门,用不着钥匙,也用不着来人交接,唯一需要提防的是微型监控设施,陆林北用仪器检查一遍,没发现任何异常。

    他到窗口向外眺望,隐约辨出向越阡的住处,那里是一片挨得特别近的楼房,全是二十几层,离头顶的“云霄”比较远,电梯都设在楼体外面。

    陆林北大部分时间用来浏览新闻,战争与甲子星仍是最重要的网络焦点,大多老生常谈,新消息不多。

    在另一座规模稍小的太空中转站上,翟王星与名王星的各一艘宇宙飞船发生对峙,全都声称己方拥有能够摧毁对方的强大武器,然后又都在各方的调停与呼吁下,表示愿意和谈。

    至于甲子星,新闻仍聚焦于各种新奇事物,出镜的专家越来越多,陆林北看到了毛空山的身影,他在阐述为什么一群隔绝的人类对会历史研究产生重大影响——他的这番话可没什么影响,观看者寥寥无几。

    名王星与大王星对赵帝典的争夺也有新闻报道,但都不涉及具体细节,全是各方反复表态,经纬号上的那次盗窃案,从未被提及。

    将近中午时,李峰回发来一段文字,内容是向越阡的详细信息,包括一张照片,用密道发送照片比较麻烦,所以不能太多。

    向越阡,三十五岁,经纬号居民,中学毕业,二十六岁找到第一份正式登记的工作,在船港做清洁工人,一干就是九年,记录为良好,有过三次拿取旅客物品的行为,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是故意偷盗,所以只是受到训斥,没有辞退。

    他还有几次入狱经历,都是因为喝酒闹事以及携带非法药物,最后一次入狱正是因为大王星移山号上的盗窃事件,有详细的审讯记录,罪名是私带不明物体进入特保舱。

    李峰回在这段文字下面加上几段注解:

    直径七厘米、厚度三厘米的圆盘,根据描述,这很可能是一个数据盗取机器人,它能自动与储存器连接,复制或者剪切里面的数据,无需通过微电脑,正因为如此,它的盗取是随机的,无法指定内容。

    向越阡声称,圆盘上有一个绿点,完成任务之后会闪烁,长发男子对结果十分满意,对此我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这台机器比我预料的要先进,能够盗取指定内容,可能性很低;二是被盗取储存器里只有一段数据,只要进入圆盘,就算成功,可能性稍高一些。

    我仍然认为被盗取数据不可能是赵帝典的程序,更不会是“半个赵帝典”。

    向越阡还说自己被长发男子在脖子后面拍了一下,立刻动弹不得,像是中了魔法,这可不是魔法,而是通过体内芯片抑制中枢神经,这是极度危险的非法行为,早就受到星际政府的严厉禁止。

    体内芯片的防护能力一直在提高,想要破防难度极大,长发男子必有来历,我会根据这一点对他进行搜索,有消息会立刻通知你。

    李峰回仍没有搜索到关竹前与陈慢迟的线索,他决定扩大范围,不再局限于翟王星与经纬号,这样一来耗时更久,他让陆林北不要着急。

    陆林北回信表示感谢。

    向越阡长着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即使在图片里也在瞪人。

    陆林北关闭微电脑,正要出门碰碰运气,接到陆叶舟的通话,“你在新租的房子里?正好,下楼,找一家叫‘千浇客’的饭店,尽快。”

    陆叶舟没说理由,陆林北立刻下楼,在电梯里搜索到饭店的位置,就在楼下不远的地方,步行也就需要五分钟左右。

    那是一间临街小店,若不是特意寻找,很容易错过。

    陆叶舟正与两名女孩坐在店里吃饭,聊得不亦乐乎,一看见陆林北就招手大声道:“在这里!”

    这不是昨晚的两名女孩,更年轻,打扮也更怪异,比街上那些行走的“垃圾箱”更像是机器人,帽子、装饰、衣服全是金属样式,闪烁寒光,但这都是表象,丝毫不影响她们大笑以及进食。

    陆林北坐下,陆叶舟热情地介绍道:“这是我公司的财务,林先生,也是我的好兄弟,陪我一块出差,付款都是他的事情。”

    陆林北笑了笑,对面的两个女孩只是看他一眼,没做出任何表示,只对公司“老总”感兴趣。

    饭已经吃得差不多,陆林北要来一杯饮料,没人想听他说话,他也不吱声,默默地看着陆叶舟表演。

    陆叶舟自称是翟王星珠宝商人,准备前往赵王星采购一批未加工宝石,顺便找几名合适的模特,这就是他为什么出现在经纬号中层区的原因,他相信人与珠宝一样,必然要从天然状态开发,所以他从来不从经纪公司聘请模特。

    他说得那么认真,连陆林北几乎也要信了,不由自主地点头。

    两名女孩完全被迷住了,对“叶总”说的每一个字都当真。

    将近二十分钟以后,陆叶舟终于说到正事:“我经常来经纬号,有时候会找港口的人帮我带些东西,你们明白?”

    两个女孩连连点头,不知是不是真明白。

    “向越阡这个家伙,拿了我的东西却玩消失。我不在乎东西,那点钱我损失得起,我在意的是名声,如果允许随便某人占我便宜,以后就没办法做生意了。”

    两名女孩点头更频繁,其中一个道:“我们知道向越阡是什么人,肯定是拿了你的东西,换钱去买药丸,这些天不少人在找他。”

    另一个女孩道:“也可能是拿钱玩游戏,他最近迷上了,跟他弟弟一样。”

    “什么游戏?让他敢贪我的东西?”

    “不知道,一款新冒出来的游戏,我们都叫它‘僵尸’,因为玩过游戏的人,都变得跟僵尸一样,走路晃来晃去,脸色白得吓人。”

    “而且很暴力,我们都不喜欢跟这种人玩。”另一名女孩道。

    “别歧视游戏玩家。”陆叶舟笑道。

    “不是歧视,他们总像是要打人的样子,我们当然要躲着点,碰到更横的,他们就倒霉喽。”

    两个女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想起“僵尸”的某些趣事。

    等她们笑完,陆叶舟问:“不说游戏,向越阡不在家里待着,跑哪去了?”

    两名女孩都想讨好这位“叶总”,抢着道:“肯定又去玩游戏了。”“要不然就是跟他弟弟鬼混。”

    “分开说。他去哪里玩游戏?”

    “那可不一定,最近冒出不少游戏室,他去哪一家都有可能。”

    “他弟弟是谁?住在哪?”

    “其实是堂弟,也姓向,叫什么来着?向皮狗,可能不是真名,叫他老皮、老狗都行。”

    另一名女孩补充道:“最近找老皮的人也不少,估计你的东西肯定是被他们两人分赃了。”

    “他俩没有其他朋友?”

    “有啊。”两名女孩相视一笑,同时道:“晚上请我们去跳舞吧。”

    “好啊,咱们四个一块去。”

    陆林北以陆叶舟会继续问下去,结果他却开始闲聊,有意无意地赞美两名女孩的潜质,好像她们都是等他开发的宝石。

    吃完饭,陆林北付钱,两名女孩约好见面时间与地点,先行离开。

    “你怎么不再问了?”陆林北道。

    “老北,这你就不懂了吧?跟普通人聊天,不能揪住一个话题不放,这会让对方反感,还会生出警觉,刚才我说的都有点多了,晚上一块去跳舞,她们一高兴,自己就将事情全说出来了。”

    陆林北笑道:“这是你的本事,可是跳舞……”

    “你得付钱。”

    “我将钱转给你。”

    “自己付钱没派头。”陆叶舟笑道,“去吧,散散心,没准我需要你保护我呢。”

    陆林北点头同意,心里想,有些时候叶子越来越像老千。

    下午五点,枚忘真赶到出租屋,带来一些消息:“应急司还在忙于处理内务,对经纬号没有特别关注,也没专门派人调查。大王星那边的人联系上了,是代表处的一名参赞,但他什么都不透露,还想套我的消息。晚上我要请参赞夫妻吃饭,再试一试。你俩有什么进展?”

    陆叶舟说了一下情况,听到两人要去跳舞,枚忘真哼了一声,“老北的确应该陪着你去,要不然,咱们的一位调查员就要迷失在太空城里了。”

    陆叶舟笑纳这份“夸奖”。

    七点左右,两人前往附近的一家夜店,人多极了,队伍在门外排出二三十米,想要节省时间,只有两个办法:女客人要长得美,男客人要有钱。

    两名女孩早就到了,她俩没资格直接进店,只能由陆林北付钱开路。

    陆林北简单计算一下,按陆叶舟的调查方法,用不上五天,自己就得破产。

    店里人更多,音乐震耳欲聋,陆叶舟很快融入其中,陆林北大部分时间坐在吧台边上喝酒。

    一个小时以后,陆叶舟像是刚出笼的包子一样,热气腾腾地走来,端起吧台上的杯子,将还剩一半的酒一饮而尽,笑道:“就在附近,二百零一号楼地下室,有人看到那对兄弟进去。”

    陆林北佩服叶子打听消息的能力。

    两人往外挤,陆叶舟一路上跟不少男女打招呼,时不时停下来跳几个动作,那两名女孩已经找到新的同伴,一点也不在意旧同伴的离去。

    “都是为了执行任务。”陆叶舟看一眼女孩,遗憾走开。

    外面的队伍没有缩短,又延长一些,陆叶舟前头带路,“论到玩乐,这里的人可比翟京疯多了……”

    迎面走来四个人,拦住去路,其中一人亮出证件,冷冷地说:“两位被逮捕了,涉嫌间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