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癸亥的一段历史

    “半个赵帝典?”陆林北没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枚忘真撇下嘴,“奇怪吧,但我叔叔得到的消息就是这么说的,他也不解其意,是指一半程序?还是一半躯体?”

    “赵帝典的程序不可复制,按理说也不会被分走一半吧。我需要请教专家。”陆林北立刻打开微电脑,既然李峰回拒绝随时联系,他通过密道发送文字信息。

    枚忘真没有阻止他,但是提醒道:“司里已经找专家分析过这句话,认为最可能的情况是程序外壳遭到破坏。”

    “这意味着什么?”陆林北已经发完信息。

    “赵帝典是否因此瘫痪?不知道。但我叔叔说,大王星的那艘飞船已经离港,可是一些货柜留下来,等待接受管理局的裁决,大王星和名王星争得非常激烈,倒像是他们之间宣战。”

    “司里有什么举动?”

    “叔叔让我少管司里的事情,催促我尽快前往赵王星,说只有到了那边,他才能想办法将我尽快调回翟王星。我说我不会去的,至少在这里的任务完成之前,不会动身。他有点生气,说我在经纬号根本没有任务。他还说,雪司长被抓起来了。”

    陆林北轻叹一声,枚舶雪必须为她的鲁莽决策负责,这一点也不让他意外,“其他人呢?”

    “所有参与报复行动的人,要么被送回农场,要么跟我一样,被放逐到其它行星。放逐还有尽快复职的希望,回到农场,意味着至少五年时间内不能再做调查员。这么一来,应急司几乎减少一半人。”

    枚忘真的意思是减少一半“枚家人”,陆林北明白这一点,没说什么,低头思考经纬号上的形势。

    “可以直接向大王星情报机构打听消息,毕竟咱们名义上还是盟友,多少能套出一点东西。”枚忘真提出建议。

    “也可以与名王星的人联系,有时候敌人之间更好说话,据我所知,王晨昏很可能就在经纬号上。”

    “王晨昏?这可有趣了。”

    陆叶舟哼着小曲,从外面推门进来,看到两人立刻道:“商量任务吗?别抛下我。”

    “你自己的任务完成了?”枚忘真冷脸问。

    “老北告诉你了?入乡随俗,体验一下风土人情,多认识一点人,没准以后会有帮助。”

    “哼哼。”

    “需要我做什么?”陆叶舟笑着问道。

    陆林北第一次以“组长”的身份指派任务,“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收集信息,真姐负责应急司和大王星方面,不拘是什么信息,越多越好。”

    “没问题。”枚忘真接受任务。

    “叶子,你去调查一个人,叫向越阡,应该住在中十五街一百六十七号楼七零三号房,他是港口的清洁工,与一次盗窃案有关。”

    “简单,明天一早我就去。”

    “我想办法联系名王星的人,盗窃案的真相他们应该最清楚。”陆林北给自己安排任务。

    “什么盗窃案?”陆叶舟回来得晚,有些事情不了解。

    陆林北大致讲述一遍,陆叶舟点头道:“明白了,名王星盗走赵帝典,大王星肯定要找回来,也就是说关竹前真有可能留在经纬号上。老北,你太厉害了,居然未卜先知。”

    “都只是可能,而且咱们的任务也不单是找到关竹前。”

    “主要是为了慢慢姐。”

    陆林北摇摇头,“找她是我个人的事情,与小组的任务无关。”他稍顿一下,向惊讶的两人继续道:“我与军情处达成协议,如果我能在经纬号上有所作为,会得到一个职位,到时就能将你们两人正式留下。”

    陆叶舟笑了一声,“原来你早就准备,怪不得这么镇定。”

    枚忘真微一皱眉,“我愿意帮忙,就是因为它是你的私事,现在变成公事……”

    “公事才能调动更多的力量,至于私事,我永远感激你们两人提供的帮助,但是在得到有效信息之前,盲目找人并无益处。”

    枚忘真想了想,“好,按你说的来。但是所谓公事究竟是什么?”

    “名王星的交战意愿有多强,以及大王星调停的真实目的。”

    “太宏观了,何况咱们是在经纬号上,与哪一方都隔着虚空。”

    “具体来说就是大王星飞船上的盗窃事件,它非常奇怪,‘半个赵帝典’是什么意思?名王星采取行动之后为什么没有更进一步?大王星为何迟迟没有反击?还是说双方暗中已经交手,咱们不知道?再往前推,关竹前为什么要用最费力的方式运送赵帝典?她目前在哪里?王晨昏在不在经纬号上?这些都是问题。”

    “真不少。”陆叶舟道。

    “有具体任务就好,咱们每天在这里会面一次?”枚忘真像是一名老师,在监督学生的首次实践课。

    “不要在这里,我会尽快在外面租一套房子,每日早晚各会面一次,如果信息不是特别紧急,尽量不用通话,回住处面谈。”

    三人又商议一些细节,分别去休息。

    陆林北查看一下微电脑,李峰回发来简短的文字:半个赵帝典?如果是指程序,绝不可能。

    他的回答令盗窃案更显混乱。

    同样在旅途中长眠,陆叶舟很快入睡,陆林北却睡不着,坐在窗前不停地思考,将已经得到的有限信息来回摆放,时不时会想起陈慢迟,对外人,哪怕是最亲近的朋友,任务是公事,对陆林北本人,任务是纯粹的私事。

    他曾经告诫自己少想那些离得太远的局势,专注于眼前的事务,可他总是忍不住想起甲子星上发现的人类,将他们与自己的任务联系起来。

    甲子星,癸亥——赵帝典与那颗星球以及人类究竟有怎样的关系。

    实在没有更多信息可以分析,陆林北再次上网,搜索第八行星的发现过程。

    非常简单,而且就发生在经纬号上,一年前的某天,经纬号开始有规律地接收到来自不明方向的信号,经过专家破译之后,发现信号来自记载中的一颗行星,它早已被归入废弃之列,却突然变为成熟星球,邀请人类前去接管。

    随后,大王星最早向新行星派去无人飞船,确认它上面真有大量成熟的光业农场已经及无数机器人,此后名王星、翟王星也都派出飞船,得到的结果一致,于是开始争夺所有权。

    三家的飞船都没有发现人类,飞船停留时间比较短,观察范围狭小,没拍到那一小群人类情有可原。

    整件事看不出破绽,可陆林北就是觉得不对劲,他不相信巧合,尤其不相信“甲子”与“癸亥”之间会毫无关联。

    甲子星似乎在故意招引人类,却又不肯承认。

    游戏发来提示,毛空山提前发来一封简短的回信。

    “我已问过,并且拿到相关的历史记录:癸亥原本是甲子星上的一台管理机器人,负责几座光业农场的日常运行,大概是在五十年前,它发生逻辑混乱,导致农场崩溃,由于农场比较远,没有立刻引起人类的注意。十几年以后,癸亥居然带着一群机器人大军向人类发起进攻,但是遭到镇压,全军溃散,癸亥登上一艘地球人类留下的地空飞船,逃入宇宙。甲子星人对我询问‘癸亥’一事非常意外,他们以为癸亥早已死在太空中。这是我打听到的情况,那部历史记录等我转译之后会发给你。”

    听上去像是一部电影的情节,唯一能对得上的是时间,三十多年前,正是王晨昏第一次发现癸亥的时候。

    陆林北向毛空山表达谢意,没再请求他继续查询。

    他终于困了,上床睡觉。

    次日一早,三人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各自散去执行任务。

    陆林北最先要做的事情是租一间房子。

    经纬号旅游业发达,租房子非常方便,对外星客人更是友好,唯一的要求就是钱足够多。

    上层租金最高,下层因为船港的影响,要价也不低,唯有中层相对低廉,在租房系统上,可以多角度查看房屋本身及周边情况,陆林北很快选定中层某幢高楼中的一间,三居室,离清洁工向越阡的住址不远。

    租金比翟京市高多了,陆林北先租一个月,系统通过网络确认租客的体内芯片信息以后,敲定租约,整个过程无需与任何人见面,也比翟京市方便许多。

    陆林北刚刚关闭微电脑,外面有人敲门,枚青朔居然亲自前来拜访。

    陆林北第一反应是对方走错门了,因为枚忘真的房间就在隔壁,于是道:“真姐……出门去了。”

    枚青朔走进来,在客厅中间站定,以主人的神态打量陆林北,“我是来找你的。”

    “有什么事情,请说。”

    “忘真应该去赵王星,那就是一个形式,应急司很快就能将她召回去。”

    “嗯。”

    “枚家这次损失惨重,对舶雪副司长的做法,我不能说完全赞同,但是考虑到千重死得那么冤枉,不能全怪她反应激烈。利涛副司长……唉,他对自家人下手太狠,照他这种态度,谁还肯为家族效力?”

    “嗯。”陆林北没抓住重点在哪。

    “农场正在对利涛副司长做信任调查,很快就会出来结果,在此之前,我希望忘真完成这趟行程,这是处罚,至少在表面上应该严格遵守。”

    “我没有意见。”

    “那你为什么留下她?”枚青朔突然变得严厉。

    为表示礼貌,陆林北沉默一会,然后说:“作为叔叔,你有多久没见过她了?”

    枚青朔的语气更加严厉,“我肯定比你更了解她,尤其是她现在最需要什么。”

    “她需要做她自己,如果你了解她的性格,就该知道,没人能‘留’下真姐,也没人能让她违背心意去往赵王星,她有自己的选择,我干涉不了,也不认为别人能够干涉。”

    枚青朔脸色变得不太好看,却没有发作,沉默好一会,“你还做她的组长?”

    “选举的结果。”

    “嘿,我很想看看你们三个能折腾出什么结果。一有进展,立刻通知我。”

    “呃……我需要一个理由。”

    “理由?军情处够了吗?裴上校让我与你接洽,并且将你的进展汇报给他,这算理由吗?”

    陆林北大失所望,崔家的罗充燮、军情处的枚青朔,全是索取消息,而不是提供帮助,他用来织网的两条线,几乎没有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