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入职

    “间谍总是第一个得知消息的人,如果不是,你失职了。”这是三叔诸多提醒中的一条,他不太强调,学生们也不太在意。

    枚千重如今感受到这句话的“威力”。

    气象总局位于老城区西北角,这里的建筑虽然也都古老,但是高楼不多,维护得也比较好,看上去古香古色,坚守着旧时光的荣耀。

    它也是翟王星上最为古老的机构之一,人类刚刚移居此星的时候,虽然自动化农场已经积累大量能源,并已对行星环境做出初步改造,却不是特别稳定,尤其是气候,复杂多变,往往能造成毁灭性影响。

    人类最初对数百颗宜居行星进行改造,一多半在农场阶段失败,幸存的行星又有一多半毁于气候灾难,最后只剩下寥寥七颗。

    因此,监控气象并及时干预,是行星早期的最重要任务之一。

    气象总局曾经是星球上最庞大、最重要的机构之一,等到气候逐渐稳定,机构随之而日益萎缩,甚至下属的一些部门也被外部势力寄生。

    应急司就是其中之一,如今它要应对的危急通常与气候无关。

    入行已有一段时间,陆林北与陆叶舟第一次来应急司,心情不免有些惴惴,陆叶舟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从停车场走向大门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整理衣角、衣襟,不停地问:“没什么不妥吧?不需要先跟老千通话吗?咱们没办过任何手续,能进去吗?我是不是穿得太正式了?”

    陆林北或摇头或点头。

    门口有警卫,检查两人的体内芯片,要求他们在电子屏上签字,随即放行,没有任何为难。

    已经到了电梯门口,陆叶舟还是不太相信,回头瞥了一眼,小声说:“这样就放行了?有点草率吧?”

    “可能暗藏别的检测手段,咱们根本不知情。”

    “对对,肯定是这样,我想起来了,三叔讲过,最好的监测手段,就是让对方毫无察觉,没准这电梯门就是……”他闭上嘴。

    电梯将他们送到三楼,这里是行政区,一名年轻美丽的女文员正等候两人,精致的脸上戴着一丝不苟的微笑,在前面带路,领他们去往各处签字、录像、注入新芯片、领取物品,但是不做任何介绍,既不介绍自己,也不介绍他人,与同事相遇,双方心照不宣地各让一步,连目光都不接触。

    两人被送回电梯,女文员温柔地道声“再见”。

    “注意到没有?”陆叶舟小声问,手里捧着一只塑料盒子,里面装着多份文件与小物品。

    “监控设备?没发现。”陆林北老实回答,手里也捧着同样的盒子。

    “你在想什么?我是说那个女的,她看我的眼神很不一般,我要打听到她的名字。我有预感,这会是我在城里的第一段恋爱,刻骨铭心,分手以后一辈子也不会忘掉那种。”

    陆林北笑着摇头,“你在想什么?”

    电梯降到一楼,没有停止,继续下降,面板上却没有数字显示,陆叶舟明知不会有意外,还是有点紧张,笔直站好,不再谈论无关的话题。

    电梯停在不知是地下几层,门分开,露出一条长长的走廊,枚千重站在远处,冲他们挥下手,转身进入房间。

    “你记住是哪一间了?”陆叶舟加快脚步走在前面,两边的房间看上去全都一模一样,他怕一不小心就会迷失。

    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枚千重所在的房间门是开着的。

    房间不小,有七八米长,四五米宽,一左一右两道门,设施极简,一张长桌,周围随意排着十余张椅子,桌面上一无所有,几面墙上全是电子屏,没有打开,灰蒙蒙一片。

    除了老千,房间里还有两个人,中年男子,站在桌边,穿着整齐的套装,神情比套装还要笔挺。

    “把东西放下,该上交的上交。”枚千重说。

    气氛比较严肃,两人二话没说,将盒子放在桌面上,那两名中年男人走过来,背朝新职员,正好挡住目光,一份一份地检查文件,时不时抽走一份,放在旁边,动作整齐划一。

    很快,两名中年男子完成任务,拿起被抽出来的文件,在桌上轻轻掂了两下,向枚千重点下头,就这么离开了。

    盒子里的东西所剩无几。

    枚千重去关上门,这才露出微笑,让两人坐下,说:“都是程序:行政部门要证明你们‘存在’,保密部门要证明你们‘不存在’,所以给你们的一些东西,需要收回去。不用担心,你俩已经是应急司正式员工,职位是外勤初级调查员,你们所需要的一切证明,都在这里。”

    枚千重指指自己的脑袋。

    陆叶舟郑重地点点头。

    “你们的日常工作是信息传递,听上去简单,无非是接信、送信,比较枯燥,但是对组织非常重要。咱们都是同一批老师教出来的,所以我不多做解释。这份工作你们至少要做一年,表现好的话,有机会升为外勤中级调查员,还有机会接触其它任务。所谓表现好,就是别出错。信息传递不需要你们出新出奇,就是一个要求,别出错,不是少出错,而是永远别出错。明白吗?”

    陆林北点头,陆叶舟点头之外加上一句:“明白,信息是间谍……”

    枚千重挥手打断,没让他说下去,“你们的右手食指注入芯片了?好,把戒指戴上。”

    两人从自己的盒子里找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枚小巧的戒指,没有镶嵌珠宝,就是朴实无华的圆环。

    戒指套在右手食指上,非常贴合。

    “食指芯片唯一的功能就是储存信息,你们阅读不了,也没有必要阅读,送到指定地点,一趟任务就算完成。”

    枚千重让两人习惯一下戒指,继续说:“戒指戴上,芯片正式激活,如果有人想夺取芯片,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摘下戒指,必须抢先,过程中可能会发生意外,你们能接受吧?”

    两人想到三叔那根缺了一截的手指,并没有因此胆怯,同声回道:“接受。”

    “流程是这样:你们每天的工作是正常玩游戏,注意邮箱,一旦有限时密信,就将它转寄出去,收件人为空白。系统会提示找不到收件人,不用管它,点确认,密信就会复制到食指芯片里,同时自动销毁。”

    陆叶舟飞快地瞥了陆林北一眼,因为他猜对了,游戏果然是传递信息的工具。

    枚千重又停顿一会,“接下来的流程尤其要记住,不准出一点错:密信寄给谁,谁就要在复制后五分钟之内出发,绝不能晚。楼下那辆车归你们使用,三十到五十分钟,能赶到气象总局,对门卫说要去应急司,他们让你进,你就进,不让你进,你就离开,无论怎样,任务都算完成。”

    “明白。万一堵车呢?”陆叶舟问。

    “租车、抢车、用两条腿跑,总之想尽一切办法在五十分钟内完成任务,如果不能,或者觉得有异常,立刻摘下戒指——咱们这一行不相信巧合,哪怕是一次惯常的拥堵,也得警惕起来。”

    “明白。”陆叶舟连连点头。

    “还有一个去处,维极娱乐有限公司,位置就在你们住处的附近,回去之后先去探路,步行的话大概半个小时,跑步的话更快一些。所以三十分钟内要赶到,对前台说要见总经理,同样,让你进你就进,不让,立刻离开,任务完成。”

    “我知道公司在哪,早就查过了。”陆叶舟抢道。

    “这两个地方轮流去,叶子第一次来应急司,第二次去游戏公司,依次类推,老北正好相反。你们两个永远也不会同时接到密信,自然不会同时出门。差不多就是这样,记住了吗?”

    陆叶舟立刻复述一遍,陆林北只是点头。

    “简单、枯燥,唯一的要求是别出错,调查员都从这里起步。”枚千重目光扫过两人,“应急司和游戏公司的名字牌你们都拿到了,去哪里就戴上哪一个,也不要弄错。你们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陆叶舟像抢答似地回道。

    “那个呢?”陆林北抬手向上指了指。

    枚千重露出笑容,“是个麻烦,大王星官方坚持声称那是个意外,但是不肯承诺多久才会离开,只说在尽力。私下里,大王星那边传来的消息说,他们对咱们处理刺客的结果十分不满,强烈要求再次调查,而且要派人过来监督。双方正在就此事谈判,结果很难说。不过还好,应急司一直想深入调查,是信息司非要提前结案,所以由他们承担责任。应急司还要继续调查下去,独立调查,不受总局和信息司的约束,规模会更大。万一谈判失败,大王星的人非来不可,应急司要在他们插手之前,就将真相查明,而且不能敷衍,要让各方无可挑剔。”

    “老千带头,小事一桩。”陆叶舟吹捧道。

    枚千重脸色一沉,“这么重大的任务,哪里轮得到我来带头?咱们都是配合者,等候命令、执行命令就够了。”

    陆叶舟显得很气愤,“还有谁比老千更适合带头?刺客是你设计找出来的!”

    “别说没用的,刺客已经死了,一切又得重头再来。而且不要随便议论上面的决定,你和老北把送信的活儿做好,就是最大的本分,在那些密信中,没准就有至关重要的情报。”

    陆林北想,就在他与陆叶舟来的路上,应急司一定发生了什么,使得兴致勃勃的“带头人”老千,变成了普通的配合者。

    “来吧,我带你们去见一位农场的前辈,每位农场子弟加入应急司,他都要见一面。”

    陆林北在枚千重的声音里听出一丝情绪,因此猜测,或许就是这位“前辈”抢走带头人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