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降临

    “间谍是一把刀,刀需要考虑用刀人的想法吗?需要考虑被刺者的好坏吗?不需要。间谍也是一个道理,做一把好刀,要多锋利有多锋利,能刺多深就刺多深,除此之外,不要多管闲事,尤其不要对高层事务显出兴趣。”

    三叔的全部课程快要讲完的时候,向学生们发出这样的提醒,“别管别人的闲事,间谍是一个严格按部就班的职业,各人负责各人的环节,任何帮忙都是多余的,甚至可能引发意外。也别管其它部门的闲事,间谍警惕外人,殊不知外人对间谍的警惕更甚,你就是帮警察扶老太太过马路,人家也会怀疑你带着任务来的。”

    间谍不要多管闲事,但是看看热闹总是可以的。

    新元三百年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十时过后不久,翟京市里开始有人以肉眼观察到高空中的宇宙飞船,飞船越降越低,轮廓越来越大,看到的人也越来越多。

    绝大多数人看个新奇,某些人却忙到鸡飞狗跳。

    枚千重主要是看个热闹,回程路上,他说:“我问过司里,说这是大王星的货运飞船,因为系统错误而靠近翟王星,很快就会停下,现在好像就不再下降了。”

    透过车窗,陆林北能看飞船的一部分,说是“船”,那东西的外形其实一点也不像船,而是一个极不规则的梭形,“看它的样子,应该是进入了卫星轨道,这可不是系统错误能造成的。据我所知,所有级别的宇宙飞船都在太空中建造,对引力比较敏感,所以终生不会靠近任何一颗星球,在它的系统里应该也没有相应的入轨程序。”

    枚千重笑了,“感觉还好吧?”

    陆林北一愣,有点不好意思,“好多了,其实没必要来这一趟,再给我两天时间……你笑什么?”

    “我在笑吗?”枚千重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故意带我来这里出丑!”

    “出不出丑另说,效果绝佳。”

    陆林北又羞又恼,最后自己也笑了,“效果绝佳,但是别想让我来第二次。对了,这位乔教授是学院的老师吧,怎么……改行了?”

    “因为他的嘴呗,说话太毒,得罪的人太多,被迫从学院辞职。他是老司长当年的同学,所以被聘进来做心理专家。”

    “他的专业根本不是临床心理学!”

    “对啊,他一直教社会学,我上过他两年的课。人情嘛,老司长也没有别的工作给他,只好让他发挥特长——骂人式心理治疗。”

    “老司长……真有眼光,他就不怕惹出麻烦?”

    “真是无可挽救的崩溃,也不会送到乔教授那里。”

    陆林北仍有些尴尬,假装看天上的飞船,没怎么说话,但是心里承认,自己的确被“骂醒”了,与那些狠话无关,而是“身份焦虑”四个字。

    他是一个肯于并擅于自省的人,一经提醒,很快就明白关键所在,作为星际孤儿,尤其是被枚家选中的星际孤儿,的确让他深怀焦虑。

    唯一令他羞愧的是,同样身份的其他人,比如陆叶舟,似乎没有这种焦虑。

    车停到楼下,枚千重说:“我是乔教授在应急司接待的第一个病人。”

    “真的?”

    “你不信?”

    “我……不知道。”陆林北越来越难以说出“相信”两个字。

    “大概是在两年前,我指挥的一次任务遭到惨败,有人员伤亡。”枚千重不管对方相信与否,自顾说下去,“详情就不说了,总之,我非常生气,愤怒到极点,痛恨我自己的大意,痛恨上司的愚蠢,痛恨下属的不得力,一有机会就逮人吵架。老司长亲自将我送到乔教授那里。当时他刚刚加入应急司,带来的箱子还没有全打开。我俩在他的办公室里大吵一场,除了没动手,我们什么话都说,比谁更狠辣。”

    “然后呢?”陆林北忍不住问道。

    “谁能骂得过乔教授?我们吵了三个小时,前一小时勉强势均力敌,后两个小时全是我挨骂。当时我在心里发誓,过后要运用一切力量,哪怕得罪老司长,也要让他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可是离开乔教授的诊所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是多么愚蠢。”

    “愚蠢?”

    “乔教授早就身败名裂,相当于被学院开除,至于生活,他一辈子单身,无妻无子,落难的时候,唯一拉他一把的人是当年的老同学,这就叫‘生不如死’。所以我根本没法报复他,说来也怪,想明白这件事以后,我的愤怒也消失了。”

    不管这个故事是真是假,陆林北明白枚千重的意思,“所以最后还是要自己拯救自己。”

    “你救了自己,别人乐于向你伸出援手,你救不了自己,周围的人只会嫌你挡路,不踹上一脚就算是好人啦。乔教授是一次测试,测试某人是否有自救的能力。”

    陆林北笑了笑,又看一眼天上的飞船,“事情绝不简单,应急司很快就要忙碌起来了。”

    “你觉得我应该将任务争取过来吗?”

    “应急司在大王星有联络人?”

    “这个你先别管。”

    “必须争取。打击崔家虽然是场胜利,但也让你得罪总局里的一些人,想要站稳位置,得让自己变得必不可少,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陆林北指向飞船。

    “等我消息。”

    楼上,陆叶舟还在游戏中奋战,听到开门声,立刻停下,摘下眼镜,有点紧张地说:“你回来啦。”

    “我的角色几级了?”

    陆叶舟眼睛一亮,“我帮你练到满级了,打了几场领主之战,还打过一场星际之战。”

    “多谢,不过这样一来,我更不会玩这个游戏了。”

    “客气什么,反正咱们有分工,我动手,你动脑。”

    陆叶舟一直没透露他在“继承人”阴谋中的真实位置,陆林北也不打算挑破,而是要珍惜这仅有的友情。

    “好啊,那我可就得闲了。你看到飞船了?”

    “什么飞船?”陆叶舟玩得太投入,对外界的消息一无所知。

    “天上的飞船。”

    陆叶舟疑惑地走到窗口,探头出去看了一会,缩回来说:“外面的人都在看,这……这算什么?”

    “我猜是大王星以星联的名义向翟王星施压。”

    “压倒是压下来了,可是有什么用?这是货运飞船吧,我记得老早之前有过协议,规定所有星球都不准建造军用飞船,小学时咱们就学过。”

    “难说,压力未必就是军事上的。”

    “大王星总是仗势欺人。”陆叶舟忽然明白过来,“这会是咱们的新任务吗?调查大王星飞船的用意。”

    “也难说,但是早有准备总是好的。”

    “对。那……还是这么安排,你查找资料,我来玩游戏。我越来越觉得你之前的猜测没错,组织肯定是要利用这款游戏传递情报,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接到任务。”

    “不用着急。”

    陆林北先吃饭,期间搜集网上的消息,饭后细读。

    飞船降临受关注的程度仅次于星球继承人之死以及一对明星夫妇的离婚传闻,大多数人对此表示欢迎,以为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阴谋论向来不会缺席,这次大都集中指向大王星。

    七大行星当中,大王星综合实力最强,它的名字来历是星际史上的一段趣味。

    各大行星的人类恢复交流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星球命名,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难,每颗行星上都有成百上千个农场家族与各类公司,彼此间合纵连横,本土就已打得头破血流,想做到一致对外,难上加难。

    经过多轮协商,行星代表决定,以人数最多的那个姓氏为星球暂时命名,正式名称留待以后再说。

    即使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决定,执行得也不好,大家族利用权势修改数据,从而取得命名权,比如翟王星。

    更麻烦的事情是有两颗行星重名,人数最多的姓氏都是“王”。

    争吵几次之后,人数更多的那颗行星,决定叫“大王星”,意思是王姓人更多一些的星球,至于会被误解为其它含义,不是他们的错误。

    另一颗王姓星球顺理成章应该叫“小王星”,可代表拒绝,经请示之后,自称为“名王星”。

    其余五大行星的代表,看出了问题,于是纷纷改名,在姓氏后面加个“王”字,翟行星变成翟王星。

    行星初创时代,规矩还没有建立,即便是行星代表,做事依然草率,充满孩子气,等到约定俗成,没人再想改名了。

    大王星人口众多,发展也最快,尤其是拥有最为庞大的宇宙船队,掌控近乎一半的星际交通系统,也是星联总部所在地。

    星联虽然是一个松散机构,大王星却拥有强大的实力,而且是唯一拥有统一政府的星球——以地球时代的标准来看,还是不够“统一”,但是放在七大行星当中,它至少能发出单一的声音,鲜有内部干扰。

    这些背景知识,陆林北早就学过,他专注于近一年来的消息,发现大王星与各大行星的联系明显增多,会谈频繁到新闻都不怎么关注,往往是一条极简洁的通告。

    在寻找刺客幕后可能的主使者时,他曾将“星联”排除掉,现在又将它加入,与五个最受怀疑的极端组织并列,并在后面加上“大王星”的注解。

    他擅长分析数据,问题是缺少足够的有效数据供他分析。

    正在玩游戏的陆叶舟什么都不缺,高兴地宣布:“刚刚消灭一家领主,夺得不少战利品,你和你的小兵可以升级装备了。你有收获没?”

    “还没有。”

    体内芯片发来通话请求,提示是陌生人,陆林北能猜到这是谁,在自己耳朵上轻拨一下,立刻接通。

    果然是枚千重的声音,“不用我争取任务,任务被扔到我头上了,刺客的事情还没完,飞船与此有关,你和叶子速来应急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