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悬崖边上的狂风

    “谈判的技巧有很多,其中一条是拒绝谈判,尤其是在你的要求非常明确的时候,拒绝反而是最有效率的手段。”三叔通常不太爱讲这些内容,觉得小孩子学不好,反而生出一堆没用的奸计,“如果你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最好将谈判这种事交给别人。”

    枚忘真是个坚定的人,不在意牺牲有多大,“如果老千遇害,我是说万一的话,你和叶子归我。”

    “当然。那个丁普伦,他会受到处罚吗?”

    “嘿,他可是‘大人物’,空降到应急司镀金,结果却将锈铁的本质给露出来,会受到什么处罚我不知道,但他不再是应急司的威胁了。”

    “他居然知道我们小组的代号。”

    “其实……崔筑宁来通话了。”

    崔筑宁的声音比之前温和一些,“枚忘真,你连老司长的话都不肯听,佩服。你有什么要求,现在提出来吧,我们崔家会认真对待,绝不……”

    “一个小时以后再联系我。”枚忘真结束通话,笑道:“这一个小时可以安静一些,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轿车上路,枚忘真道:“应急司与任何一个部门没有太大区别,咱们这一行有许多规矩,入行久了,你会发现,漏洞比规矩还要多,只要没产生致命后果,漏洞就摆在那里,谁也不会想到去堵上。小组代号理论上由组长和组员掌握,无需通知上司,可是总得有个备份,万一出事,组织需要用它确认身份。备份以加密方式存在应急司的服务器上,需要司长和至少一名副司长共同现身,才能解密,这一层是没有问题的。可备份还得有备份,它在情报总局,你明白了吧?”

    “丁普伦在总局有人帮忙。”

    “你瞧,这就是一个漏洞:对基层生死攸关的秘密,层层上报的过程中,重要性层层下降,到了最上层,就会变成一份微不足道的文件。”

    “难怪没人想堵上这样的漏洞,是根本没法堵。”

    “只有一个办法,禁止外人进入应急司,只有自家人可信。”

    陆林北笑而不语。

    “你有别的办法?”

    “没有。”

    “那你笑什么?”

    “我在笑……我在想咱们枚家没有人背叛吗?”

    “有。”枚忘真冷冷地说,“得将他们一个一个地挖出来,不管他们躲得有多深。”

    “那个刺客……”

    “怎么了?”

    “是真的刺客?”

    “当然,假刺客骗不了崔家。”

    “他什么来历?”

    “不是我有意隐瞒,而是真的不知道,我属于行动组,刺客的来历归审问组负责。”

    “可刺客已经死了。”

    “对啊。”

    “你一点也不想知道刺客为什么要杀星球继承人?”

    枚忘真笑了几声,“你呀,入行时间太短,还是没转过弯来,咱们是间谍,不是警察,破案的事情不归咱们管。”

    “好奇心。”陆林北也笑了,仍然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后,轿车停下,枚忘真推门下车,站在车头前,眺望远方。

    陆林北看一眼崔宣文,确定他还在昏迷,跟着下车,站到她身边。

    “夜晚比白昼更加壮丽。”枚忘真说。

    他们停在悬崖边,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海洋,狂风吹得人站立不稳,涛声轰然不绝,好像有一头巨大的野兽要从黑暗中扑出来。

    “是很壮丽。”陆林北缩肩,抓紧衣襟,这是他对狂风的仅有抵抗。

    “充满了未知,可能会有一头巨兽突然跃海而出,可能会有一群崔家的间谍将咱们包围,可能咱们脚下的岩石马上就要崩塌……”

    陆林北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

    枚忘真大笑,向前迈出三步,站在悬崖边上,踮起脚尖,张开双臂,挑战狂风的冲击。

    陆林北伸手想要拽她回来,相差不到十厘米时,他停下了,没有碰她,也没有上前与她并肩站立。

    他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在想,要不要将袁蜜语的事情对她讲,很快就否决这个念头,没什么可说的,这件事与枚忘真,甚至与他本人,都没有多少关系,而且枚忘真随口说出的一句话也证明不了什么,翟王星上的间谍不止枚崔两派,袁蜜语仍可能属于其它势力。

    枚忘真慢慢地转过身,大声喊道:“为什么?为什么?”

    “啊?”陆林北不得上前一步,抓住她的一条胳膊。

    “为什么人类还是这么弱小?咱们明明已经脱离地球,遍布七大行星,以后还会占据更多,宇宙飞船只用几天时间就能穿越虚空,为什么人类一丝也没强大?科学家都在做什么?基因改造呢?更强的体力、更快的速度呢?为什么大批车辆还在地面行驶,没在空中飞行呢?”

    “你真想知道?这可是几万字的专业论文也说不清的事情。”

    枚忘真借助陆林北的手臂,上前蹿出一步,随即松开手,走向车门,笑着说:“你真是个可爱的家伙。”

    陆林北在外面又站一会,转身要进后排,枚忘真在车里招手,示意他坐到前面来。

    “药效不错,不用看着他了。”枚忘真正在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

    车里温暖多了,陆林北长出一口气,“叶子他们不会有事吧?”

    “老千没事,他们就没事。”枚忘真稍稍扭头看过来,“你的胆子变小了。”

    “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我还不太适应。”

    “哈哈。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开诚布公地回答,可以拒绝,但是不要找话骗我。”

    “绝不会。”

    “你觉得整个计划怎么样?”

    “完美,虽然有些地方我看不太明白,但是从结果来看,非常完美。”

    “你看到结果了?”

    “老千赢了,崔家一败涂地。”

    “崔家早就应该一败涂地,信息司真正的间谍一年比一年少,官僚却一年比一年多,比如后边这位。咱们应急司也正在被官僚占据,但是至少还在吸收新鲜血液。”

    “现在是和平时期,对间谍不会太友好,崔家出官僚,想必也是为了应对时势变化。”

    “是啊,上一场战争是多少年前的事情?”

    “三十五年前,规模也不大,只有不到十家农场参与,一些严肃的分析认为,他们其实是为两家不同的能源公司而战。”

    “果然是学历史的。不说这些,你对老千的计划没有任何……挑剔或者意见?”

    “嗯……有一点,但是与计划本身无关。”

    “我就是想听这个。”枚忘真露出微笑,她笑得一点也不像间谍,还跟大学期间一样,天真而又洒脱,好像下一个动作就要和对方称兄道弟。

    “有点……大材小用。”

    “什么意思?”

    “刺客使用的是间谍武器,而且消息灵通,能够提前得知继承人的身份,说明他背后的组织一定非常强大,并且已经渗透联委会内部。老千利用他来打击崔家,有点大材小用,而且——”陆林北停下,担心自己说得太多。

    “我最讨厌别人吊我胃口。”

    “我想这一次并不能彻底击垮崔家,只是让两家的仇恨结得更深,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应急司可能要花费很多精力来提防报复。”

    “哈哈,老千未必爱听这些……嗯,又有通话来了。”

    枚忘真依旧选择外放。

    “嘿,我是老千。”

    “你还活着,这么说我精心安排的备用计划要浪费了。”

    “哪能事事顺心呢?崔副司长还好吧?”

    “睡得可香了,受苦受累的活儿全是我们在做。”

    “放了他吧。”

    “什么时候?”

    “等创世林的枯树重新长出嫩枝的时候。”

    “别开玩笑。”

    “天亮。”

    “明白。”枚忘真结束通话,一边启动车辆,一边解释道:“创世林是条暗语,说明老千已经安全,可以送崔副司长回家了。”

    回到城里时,天边微亮,一直表现得很兴奋的枚忘真陷入沉默,几乎没怎么说话。

    “你还在担心老千?”陆林北忍不住问。

    “什么?”枚忘真显然另有心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道:“没有,我只是……游戏过后的空虚,你明白吗?”

    “明白一点。”

    “间谍生活并不总是这样,大多数时候都非常无聊,非常非常无聊。你之前说得对,全是因为没有战争,所以间谍成为多余的人,靠内斗来打发时间。如果我说我希望此生能遇上一场大规模战争,是不是显得太无情、太自私了。”

    “是,非常无情,非常自私。”

    “哈哈,我就喜欢你的直率。”

    “不过,你真有可能遇上,咱们都可能遇上。”

    “是吗?你预见到了?”

    “这也是一个需要几万字论文才能说得清的事情。”

    “我不喜欢你的过于认真。”

    “你也很直率。”

    枚忘真笑得非常开心,似乎摆脱了一些令她苦恼的无聊。

    她将车停在路边,下车打开后车门,在崔宣文脖子上又扎一针,然后默默查数,大概三十秒左右,崔宣文动了一下,慢慢睁开双眼,一脸的茫然。

    “我在哪?这是……你是谁?”

    “先生,你昨晚喝多了,我们奉命送你回家,请下车吧。”

    “是吗?我到家了?”崔宣文稀里糊涂地下车,望着熟悉的景象,这里是自家所在的街区,可是离家还有一段距离,最麻烦的是,他记不清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努力回忆,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儿。

    没等他想明白,轿车已经开走。

    枚忘真送陆林北回住处,没有上楼,在车上说:“你现在是真正的间谍了,好好享受吧。听我一句:多一点自信,你会做得比任何人都好。还有,注意安全,不是每个人都想得那么长远,枚、崔两家都不缺意气用事的人。”

    陆林北目送枚忘真开车远去,觉得昨晚的经历就像一场不真实的梦。

    楼上传来陆叶舟的声音,他趴在三楼窗口,向下面说:“别看啦,情圣,快点上来,咱们的游戏还没升到满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