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人性的游戏

    “间谍不要爱上间谍。”三叔在一个寒冷的冬季上午对学生们说出这句话,用断了一指的右手,轻轻揉搓左肩,大家都猜测他那里肯定受过伤,“因为在这行里待久了,你会分不清真假,分不清对方的真假,也分不清自己的真假。试想一下,两个互相怀疑,同时又在自我怀疑的人,相处起来会是多么困难。去爱普通人吧,至少这段感情里可能会有一点真实的东西。”

    大学时期的陆林北曾经幻想过,如果表白成功,他会退出家族。

    现在他们两人都是间谍了,坐同一辆车里,执行同一个任务,面对同一种危险,他开始理解三叔的话:刚刚见面没有多久,他就忍不住在心里揣测,她说的话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自己是不是又要成为诱饵?

    这些念头挥之不去,唯一的好处是能让他保持冷静。

    两人换回旧衣服,这样更舒服些,枚忘真说:“你可以睡一会,估计咱们要等一个晚上,这个人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崔宣文仍处于深度昏迷状态,陆林北昨晚就没睡觉,确实有些困意,但是身体亢奋,甚至想出去跑一会,“我有点困,但是睡不着。”

    “你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想。”

    “嗯……我会向你解释,你有资格知道真相,反正事情快要结束了。”

    “谢谢。”

    枚忘真转回身,靠在驾驶位上,调整出一个舒服些的坐姿,“别再说‘谢谢’这种话了,间谍每时每刻想的都是如何利用别人,养成习惯,就再也改不了,我也一样。”

    “我居然还有利用的价值。”

    “哈哈,往好处说,你这是谦虚,或许还有一点不够自信,往坏处想,你这就是虚伪。咱们接受的培训内容都是一样的,三叔说得很清楚:人人都有利用价值,就看你怎么用,间谍最强大的力量不是身手,不是武器,不是计谋,而是摆布他人的本事。三叔把这叫什么来着?”

    “人性的游戏。”

    “对,就是这个。‘人性的游戏’,规则复杂而难懂,布满各种各样陷阱,可是一旦玩进去,还是挺有意思的。老千是怎么对你和叶子玩这个游戏的?”

    “嗯?”

    “他是怎么区别对待你俩的?”

    陆林北明白了她的意思,稍一犹豫,决定实话实说,“老千对我比较客气,比较宽容,对叶子则严厉许多,有蔑视的意思。”

    “哈哈。”

    “从小时候就是这样,不是现在才有的改变。”

    “老千从小就想当首领,擅长这一套。叶子不太聪明,但是听话,敢于冲锋,他愿意讨好别人,一旦得到赞扬,又会得意过头,所以必须严加管束,就像对待精力旺盛的猛犬,从一开始就让它知道谁是主人,谁是头领。你呢,正好相反,想得太多,往往犹豫不决,而且嘴太严,不想说的东西,谁也撬不出来,所以老千要对你客气,是希望你能知无不言,毕竟你想到的一些事情,还是很有用处的。”

    陆林北愣了一会,“三叔的话里原来还有这么多的说道,他可没细讲过。”

    “这种事情只能讲个大概,没办法清清楚楚地描述出来,需要自己体会,一般人入行之后,顶多两年,看也看明白了。”

    “你刚刚那番话,省我两年时间,所以,我还是得说一声‘谢谢’。”

    “哈哈。”枚忘真扭过半边脸,“第一,以你的聪明,用不了多久就会想透。第二,我也跟老千一样,希望你能对我知无不言呢。”

    枚忘真眨下眼睛,又扭过头去。

    陆林北很久没开口,枚忘真问:“你不会因为这个而气馁吧?”

    “当然不会,咱们都是枚家人。”

    “咱们从小就被教育成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状态,这就是自家人的好处,彼此了解,彼此尊重,不会有太多想法。你知道老千是怎么对待我的吗?”

    “不知道……要我猜一下吗?”

    “猜吧,这样更有趣。”

    “他会……允许你自作主张。”

    “你真是天才!”枚忘真又大笑起来,完全转过身,跪在座位上,一脸的兴奋,“他的确允许我自作主张,尤其是在人多的时候,外人看来,我能随意选择任务,提出的意见也都得到尊重。因为老千知道,我自己做的选择,肯定会用几倍的努力去完成。如果我的做法不合他意,他也有办法悄悄地引导我做出改变,或者干脆再做一套备案。”

    “老千才是天才。”

    “我不喜欢他。”枚忘真快人快语,不怕受到监控,就算堂兄就坐在旁边,她也不在意,“但是家族里能做首领的人只有他,无论怎样,我都会帮助他成为司长,或早或晚。”

    “我和叶子也是同样的想法,野心可能稍小一点,能让老千升到副司长,就很满足了。”

    “野心是一粒种子,需要培养,需要……”枚忘真神情一变,转身坐好,她接到通话请求,选择外放,让陆林北也能听到。

    她现在使用的还是伪造身份,对方却显然知道她是谁,开口就说:“枚小姐,别乱来。”

    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陆林北马上想到崔筑宁。

    “崔二哥,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老千还在你手里呢。”

    “你这次玩得太过了,我叔叔若是……”

    “想好了再跟我通话。”枚忘真说变脸就变脸,直接结束通话,“这也是一场游戏,正处于最无聊的阶段,互相试探底线,谁先提要求,谁就输。闲着是也是闲着,咱们也玩个游戏吧。”

    “好啊。”

    “这个游戏叫‘我问你答’。稍等,咱们换个地方,虽说可能性不高,也得防备受到追踪。”

    车辆启动,枚忘真问:“我估计待会还有通话,你猜对方会是谁?”

    “不会是崔筑宁。”

    “当然,他不会这么快妥协的。”

    陆林北想了一会,“我猜是老司长。”

    “理由呢?”

    “崔筑宁的行动显然得到情报总局某种程度上的支持,他会利用这一点,要求总局向老司长施加压力。”

    “有点道理。真巧,通话来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忘真,不准胡闹……”

    “听不清。”枚忘真终止通话,“老司长还会再打过来,我不接,三四次之后,老司长向总局就有交待了。你见过老司长?”

    “在农场时远远见过,没说过话。”

    “他虽然老了,可本事没减,面对总局的人,他会做出焦头烂额的样子,一边擦汗一边说‘年轻人啊越来越猖狂’,可能还会做出体力不支的样子,让总局无可奈何。到这个时候,崔家才会认真考虑谈判。”

    “你和老千早就计划好了。”

    “不算太早,你来猜一猜计划内容吧,继续咱们的游戏。”

    “得从理发师猜起。”

    “他是一切的开端。”

    “我猜,你和老千并不在乎理发师的身份。”

    “不用加上我,这主要是老千的计划。”

    “理发师遇害,负责保护他的人是信息司的崔家和应急司的一个外人,老千觉得这是一次打击崔家的大好良机。崔家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这形成一个现成的诱饵。”

    “老司长又要通话,我不接,你继续说。”

    “想要刺激崔家动手,必须先找到刺客,结果花了三个月时间也没线索。”

    “刺客躲藏得太好。”

    “所以你们需要另一个诱饵,所以放出消息说,星联可能会给予星际孤儿继承权。”

    “这不全是假消息,星联的确在讨论这个话题。”

    “老千决定利用这个消息,农场正好有两个星际孤儿,属于枚家,年龄偏大,本来无望成为间谍,突然入选,肯定会引来一些猜测,加以引导,就能让目标入彀。”

    “幕后要做的工作很多,这个就不让你猜了。”

    “所以袁小姐那件事是一次测试,我若动手,叶子就是‘继承人’,结果是叶子动手,所以我成为‘继承人’。”

    “老千最初是想留下你的。”枚忘真笑着说,又将车子拐进荒凉小路。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陆林北用来吸引刺客再度出手,陆叶舟的真实任务其实是尽可能保护他,如果保护不了,也无所谓,牺牲一名无关紧要的新人,对枚家不是很大的损失。

    陆林北那一扑,救下的其实是自己。

    他也笑了一声,心情居然变得舒畅,“原来如此。”

    “别怨老千。”

    “当然,他在尽自己的职责,而且,他将自己都当成诱饵,我有什么可抱怨的?”

    “老司长第三次要求通话,结束得快,估计不会有第四次,从现在起,该等崔筑宁的通话了。老千在冒很大的风险,可是值得。”

    “甲组抓捕刺客的时候,肯定受到跟踪,是崔家还是总局?”

    “我还没弄清楚,我猜两者皆有,崔家担心引火上身,总想尽快结案,又不放心枚家,非要插一脚,结果却主动跳进陷阱,老千猜得真准。”

    “所以是咱们的人杀死刺客,让崔家陷入无法自辩的尴尬境地。”

    “是谁杀死的很难说。”枚忘真带着一丝调侃说,对真正关键的问题,她不会透露。

    “刺客一死,崔家就会明白自己上当,老千更加危险,所以咱们得有一个可供交换的人物。”陆林北看一眼仍处于昏迷中的崔宣文。

    “其实也不是必须要有,崔家现在担上‘杀人灭口’的罪名,十有八九不敢杀老千,但是这样很有趣,能保证老千的十成安全,还会让崔家更加难堪。这是我的主意,我派人监视这位崔副司长很久了。”

    “崔家这回一败涂地。”

    “活该。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事情即将过去,需要保密的东西不多。”

    陆林北想问的事情太多了,可是只有一件,横亘在他心中最为顽固,“猜测是一回事,确认是另一回事,老千什么时候确认崔家会上钩的?因为崔家派出间谍试探老千?”

    “哈,崔家没那么笨,往老千身边派间谍,那不是自寻死路吗?他们走的是高层路线,通过总局施加压力,老千因此知道崔家已经急了,必定会上钩……”

    陆林北想,袁蜜语果然不是崔家的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