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阳台

    “家族与家族不同。”三叔主讲间谍常识,可是经常跳出本专业,说点额外的知识,“翟王星上曾经有上千座光业农场,如今还剩三百多座,相应地有三百多个大小家族。”

    “一些家族,比如咱们枚家,坚守传统,认为应该保持最大限度的自治,怀有同样想法的家族不少,至少占一半,咱们形成一个团体,就是西北农场开发合作社,因为这些农场大多位于翟京的西北方,而且建立得都比较早。”

    “另一些家族则被能源公司收买,甘愿做奴隶,带头人就是崔家,弄了一个东南光业联合体,农场数量少,都是新元百年以后创建的,还没享受到自治的甜头,就被公司收购。”

    “另有一些家族,游离在外,首鼠两端,不必管他们。”

    “崔家,以及崔家背后的公司,就是咱们枚家最大的敌人,记住,你们不止是为本家族战斗,还是为合作社所有的独立家族争取利益。你们是农场的主人,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是不是农场的主人,陆林北对此没有强烈的感觉,也不是特别在意,可是坐在枚忘真附近,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他的脑子不如平时反应快捷。

    轿车在自动驾驶,陆叶舟转过头来,惊讶地说:“真姐的意思……”

    “别浪费时间。”

    陆叶舟立刻将事情讲述一遍,力求简洁,没有多余信息。

    枚忘真想知道的就是人名,“果然如此。”

    “真姐已经知道这些事了?”陆叶舟的惊讶还没有消失。

    “时间到了,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是。”陆叶舟专心扶着方向盘,虽然根本就用不着。

    外交大厦离得不远,位于新旧城区交汇处,高耸入云,有些楼层灯光还亮着,来往的行人与车辆却不多,街道宽阔洁净,与旧城区对比鲜明。

    枚忘真指挥陆叶舟将车停在一辆货车后面,熄灯观察片刻,带两人下车,货车后门立刻打开,里面有人正等着他们。

    车厢里有七个人,对面而坐,个个神情严肃,身上明显带着武器。

    枚忘真也不啰嗦,上车之后立刻布置任务,将陆叶舟分配给甲组,他们五人去外交大厦对面的一座建筑里抓捕刺客,剩下的人是乙组,由枚忘真亲自带队,负责外围监控,以防万一。

    两组人马统一时间,隔绝通讯,在此之后,他们只能在彼此间沟通,不接受外界的任何呼叫。

    甲组先出发。

    陆叶舟十分专注,不错过枚忘真说出的每一个字,下车时向陆林北点头,随即紧紧跟上队伍。

    车厢里还剩下五个人,有人拿出一台不知用处的机器,像是微电脑,连着古怪的外设。

    枚忘真拿起一根与机器相连的金属管,向陆林北说:“别动,可能会有点头痛,一会就好。”

    金属管抵在后脑勺上,微凉,很快转来轻微的嗡嗡声,陆林北的确感到一丝头晕与疼痛,很快消失,只剩下持续不断的噪声。

    大概三分钟之后,枚忘真将金属管交给另一人,同样抵在她的后脑勺上。

    完成之后,枚忘真拿出两枚小巧的装置,像是耳机,在她和陆林北的左耳上各挂一枚,也不做解释,第一个跳出车厢。

    陆林北紧随其后。

    监控组听上去没太大危险,但是往往比执行组更容易遇到意外,谁也不敢大意。

    拐了一个弯,枚忘真没有走向不远处的大厦入口,而是直接进入一辆轿车里,陆林北坐到副驾驶位,看到同组的另外三人倒是直奔大厦。

    “这里很安全。”枚忘真开口解释,脸上露出让人放松的微笑,“刚才我复制了咱们两人的体内芯片,如果有人跟踪芯片,那咱们正和乙组一块进入大厦。现在,你和我是没有芯片的空白人。”

    复制体内芯片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对间谍来说则是小事一桩。

    “咱们……”陆林北及时闭嘴,间谍不该多问,随时接受命令就对了。

    枚忘真又笑一下,启动车辆,驶离外交大厦。

    在一处僻静的街道上,枚忘真停下车,“下车,咱们得换身衣服。”

    车后箱里整齐地码放着几摞方形盒子,枚忘真打量陆林北几眼,选中一只盒子,拿起来递给他,“去那边换上。”

    陆林北忍住好奇心,走到一边,迅速换上新衣服,这是一套礼服,非常贴合,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旧衣服放到盒子里,陆林北来到车后,看到也换上新衣服的枚忘真,她将头发挽到后面扎成长马尾,一袭黑色的晚礼服,有些在地方在闪光,样式简单,但是正适合她的身形。

    “职业点,间谍先生。”枚忘真笑着说,接过盒子,放在车厢里。

    陆林北挪开目光,脸上一红,“对不起,我……”

    “别为这种事情道歉,待会值得你看的东西更多。出发吧,时间不多了。”

    回到车上,枚忘真在两人耳上的装置各按一下,“咱们现在有新的芯片了。”

    这意味着他们暂时拥有了新的身份。

    十分钟后,轿车拐入曲折的山道,进入一座隐藏在树丛背后的庄园。

    大门口的警卫扫描芯片之后放行,没多问一个字。

    庄园空地上已经停放许多车辆,主建筑里灯光亮如白昼,大批衣着华丽的男女进进出出,欢声笑语一直传到庄园外面。

    枚忘真没说这是什么地方,陆林北也没问。

    她说得没错,值得一看的东西太多,还没走进大厅,陆林北就确信自己至少认出一男两女三位当红明星的面孔,他们在这里与普通人无异,开怀大笑,身边没有保镖与追星族。

    但他没什么想看的。

    在台阶下,枚忘真止步,又一次打量陆林北,抬手帮他整理一下头发,然后轻轻挽住他的胳膊,款款迈上台阶,轻声说:“这会是一次有趣的任务。”

    “我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你想一试身手?”

    “当然。”

    “好。”

    大厅极为宽敞,挤满了人,或是在跳舞,或是聚在一起聊天,时不时爆发出大笑,看不出谁才是主人。

    “看到那边的阳台了吗?”枚忘真边走边问。

    阳台位于东北方位,与大厅隔着玻璃窗以及一道虚掩的门。

    “看到了。”

    枚忘真轻巧地转身,从侍者手上的托盘里拿起一杯酒,抿一小口,“矮个,小胡子,灰色礼服,正与胖子聊天。”

    “看到了。”

    “崔宣文,信息司副司长,崔筑宁的亲叔叔,对侄子的一切行为负责。将他引到阳台上,三分钟,你若失败,我来接手。”

    枚忘真松开陆林北,缓步走开,时不时停下与某人亲切地交谈,好像熟人一般,其实双方谁也不认识谁。

    任务来得突然而又急切,陆林北一点准备也没有,可他还是向那位崔副司长走去,脑子飞快转动,利用已掌握的有限信息制定可行的计划。

    崔宣文与胖子聊得正欢,陆林北站在两人身边,面露微笑,似乎要加入交谈。

    崔宣文冷冷地打量这名不识趣的陌生年轻人,胖人不明底细,客气地点下头。

    “抱歉,我能借用崔副司长一小会吗?工作上的小事。”

    “啊,好的,我们待会再聊。”胖子又点点头,告辞离去,找别人聊天。

    “你是哪个部门的?我不认识你。”

    “总局希望立刻与崔副司长取得联系。”陆林北脸上微笑,声音却显严厉。

    对应急司和信息司的人来说,“总局”从来不指向气象总局,而是情报总局的简称。

    崔宣文脸色微变,“总局随时可以联系我。”

    “不方便有他人在场,请随我来。”

    “我得先知道你是谁。”

    陆林北左右看了看,脸色微沉,“令侄惹下大麻烦,总局不想张扬,请崔副司长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崔宣文脸色又是一变,“我得先……去哪?”

    “去那边阳台,拨打专用网络,总局有人等侯。”

    “是哪位?大局长还是二局长?我应该先跟司长联系……”崔宣文嘴上说着,并没有付诸实施,跟着陌生人走向阳台,“而且崔筑宁的事情……”

    “现在不要说这些。”陆林北小声提醒,“总局的意思是切不可张扬。”

    崔宣文完全被说服,没再多说多问,遇到熟人仍热情地打招呼。

    陆林北推开阳台的门,请崔宣文先进,自己跟在后面,用身躯挡住大厅里可能瞧过来的目光。

    “总局应该知道……”崔宣文话说到一半,只觉眼前一黑,慢慢软倒。

    从隐蔽处闪出来的枚忘真在崔宣文脖子上扎了一针,针藏在戒指里,用过之后缩回去,完全看不出破绽。

    在崔宣文倒下之前,陆林北与枚忘真将他扶住,扔到阳台外面,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

    阳台在一楼,没有多高,崔宣文跌下去时没发出声响,下面传来一声响指,显然是早就安排好的接应者。

    “做得好,间谍先生,咱们去跳支舞吧。”

    “我跳舞技术很差。”

    “这又不是比赛,懂得享受生活,才懂得如何工作。”

    枚忘真拉着陆林北回到厅里,随着音乐随意地跳舞,慢慢穿过人群,然后像是不胜酒力,扶着陆林北娇笑不止。

    两人就这样离开聚会,回到车中。

    “咱们会被监控到。”陆林北提醒道。

    可能是笑得太多,也可能是刚才那杯酒起了作用,枚忘真脸上有两朵红晕,“我还就担心他们找不到咱们呢。”

    轿车到了山下,另一辆车已经等在路边,两名男子迅速将晕倒的崔宣文转移到枚忘真车后座上,随即上车离去,没说一句话。

    “麻烦你去后面看着他。”枚忘真已经恢复正常。

    崔宣文没醒,双手被铐住,陆林北只需偶尔扫一眼即可。

    枚忘真驾车四处兜圈,大致方向是往郊外去,半路上,她接到通讯请求,嗯了几声挂断。

    车子果然来到郊外,停在一条荒凉的土路上,枚忘真扭身道:“抓捕行动失败,目标被杀,反倒是咱们的人被抓。好戏正要上演,你觉得怎么样?”

    “我……有点困。”陆林北打个哈欠。

    枚忘真嫣然一笑,陆林北立刻又觉得不那么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