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看故人

    (感谢盟主:twomix560。)

    家族史是间谍培训的重要课程之一,三叔不教历史,但是特别爱聊这个话题,经常在课堂的最后几分钟东拉西扯一段,每每神采飞扬,比讲正课兴奋得多。

    “家族的兴盛,就是星球的兴盛。想当初,这颗星球上到处都是光业农场,人口却没有多少。光业农场自动化运行,粗犷发展,就像成片的野草,它们已经完成绿化的任务,再扩张下去,就会变得有害,需要适当的修剪。”

    “这就是大开发时期,围绕着光业农场,出现一座座小镇,自产自销、自给自足,不需要公司,也不需要行政,一个或数个家族就能管理农场与小镇,而且管理得非常好。完美的小镇不要超过五千人,与外界的接触越少越好。可惜,星球很快迎来人口大爆炸,光业农场不够多,于是人们开始明争暗抢,大城市出现了,农场联合体出现了,能源公司、交通公司、星联委一个接一个跳出来,声称对整个星球拥有权利。”

    “家族要生存,只好让出一部分权利,学会与野兽共存,你们就是家族的爪牙,要时不时警告敌人,让他们知道界限与分寸。”

    枚千重从公寓窗户探出头来,解锁停在楼门口的轿车,大声说:“叶子,你来开车。”

    陆叶舟仰头,用力挥挥手。

    这是发生在好朋友之间再寻常不过的一幕,街上人来人往,谁也不会对此在意。

    陆叶舟坐在驾驶位上,单手扶住方向盘,说出地址,轿车缓缓发动,汇入车流,经常被过往行人拦停,花费将近二十分钟,才能正常行驶。

    陆叶舟突然抬手在方向盘上狠狠地砸了一拳,“叛徒!无耻的叛徒!应急司怎么会要这种人?”

    脏话像子弹一样从嘴里喷射而出,几分钟之后才停下来,陆叶舟扭头看向同伴,“你不想说点什么?”

    陆林北摇摇头,“我只想尽快结束这件事。”

    “怎么结束?老千就算保住性命,职业生涯也完了,咱们也跟着完了,姓丁的就算……被处以极刑,也弥补不了损失。他怎么……怎么能如此愚蠢?明明是被崔筑宁说服利用,他竟然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的主意!在见到他之前,打死我也不相信会有这么愚蠢的人!”

    陆叶舟有些气急败坏,与他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

    陆林北抱有同样的看法,关注点却不太一样,“崔筑宁是个厉害的间谍。”

    陆叶舟露出明显的惊讶神情,“你替他说话?”

    “这不是替谁说话,而是事实。”

    陆叶舟沉默一会,问道:“怎么办?真按他们说的去做?你刚才说……说崔筑宁是个厉害的间谍,有什么依据?”

    他本想问“先看人”是什么意思,话到嘴边改变说法,因为陆林北在使眼色,非常不明显,只有交往多年的朋友才看得明白。

    这辆车一直在楼下停放,丁普伦很有可能在车里放置监视设备。

    陆叶舟后悔刚才说过的话,咬着嘴唇,脸憋得通红。

    陆林北头靠在车窗上,望着夜色中的灯光,“崔筑宁一个人就敢来说服敌对分析员做出叛逆本司的举动,而且还成功了,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上加难。”

    “嗯。还是姓丁的太愚蠢。”陆叶舟咬牙道,既然已经说出口,没必要再隐藏。

    “那也得事前看出他的愚蠢才行,这同样很难。”陆林北故意说这些话给监视者听。

    “那你的意思是听他们的安排?”

    “无论如何,得先救出老千,失去组长,组员什么都不是。”

    “老千即便脱险,还能再做组长吗?”

    “这个……上头的看法才重要,谁对这件事负更大责任?是老千,还是丁普伦?”

    “我还是没法相信他会如此愚蠢。”

    “看上去他是一个很有背景的人。”

    “就是这种人毁掉整个组织,三叔说得对,家族管理效果最好,别招外人。”

    “丁普伦可能也是某个家族的人。”

    “有些家族衰落得比较严重……现在别跟我争,好吗?”

    陆林北嗯了一声。

    轿车驶出旧城区,道路逐渐开阔,车辆仍然很多,但是没有行人阻碍,开得都很快,而且不需要人类操纵。

    轿车驶入一片看上去非常不错的社区。

    “有件事我要解释一下。”

    “你说。”

    “丁普伦说你才是组织安排的‘继承人’,可能是真的,但是当时我真的以为……我看到那双眼睛,就以为是针对我的。”

    “正常,换成是我,也会犯同样的错误。”

    “我不是有意骗你。”

    “当然,在这种事情上骗我,你有什么好处?”

    陆叶舟欣慰地一笑,“我明白,但还是要说清楚。”

    轿车放慢速度,语音提示快要达到目的地。

    陆叶舟接管方向盘,将车横停在马路边,正对着一街之隔的房屋,他们看不清门牌号,但是轿车不会走错地点。

    这一片的房子全是两三层的矮楼,街上没有任何行人,非常安静,大多数人家都已熄灯,对面那一户也是如此。

    陆叶舟开灯、闭灯三次,等了几分钟,没得到回应,更没人出来。

    “咱们……算是完成任务了吗?”陆叶舟问。

    “再等一会,我想屋里的人在观察咱们。”

    又过去几分钟,对面终于有了动静,一道人影闪出房门,快步走过来。

    陆叶舟贴近车窗观察,“老千说这是咱们农场的人,你认出是谁了吗?好像是个女的。”

    那道身影刚一出现,陆林北就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几股酸麻从心脏迅速传遍四肢,连开口说话时嘴里都充满了酸涩,“嗯,好像认得。”

    他太认得这个女人了,甚至不需要看清容貌,只凭对方走路的姿势,心中就已确定无疑。

    女人穿着贴身的衣裤,身材颀长,步子迈得很大,像是在准备助跑,却不显慌乱,反增几分自信。

    她直接打开车门,坐在后排,说:“叶子,开车。”

    “啊?是……没想到是真姐……去哪?”

    “外交大厦。”

    轿车启动,女人伸手在陆林北肩上按了一下,“真高兴又见到你。”

    “嗯,我也……很高兴。”

    刹那间,陆林北忘了眼前的糟糕形势,忘了仍处于险境中的枚千重,甚至忘了身处车中,一下子被记忆拽回到过去。

    她姓枚,叫枚忘真,是枚千重的堂妹,小两岁,比陆林北大一岁,与堂兄一样,从小就是家族的明珠。

    暗恋她的人数不胜数,陆林北正是其中之一,在农场读书的时候,他与别人一样,单纯地暗恋,根本不觉得会有机会,甚至没想过要表达出来。

    直到进入大学校园。

    即使过去好几年,陆林北也不明白当时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敢张口,可能真像有些人所说,一离开农场,有些人的心就会奇怪地变大,只有回到农场才能恢复正常。

    陆林北大三那一年,向即将毕业的枚忘真表白,回想起来,场面其实没有多不堪,可以说是和谐,枚忘真显出一丝意外,然后礼貌地提醒:“咱们是一家人,是姐弟,你可能是将咱们之间的感情弄错了。”

    枚忘真安慰他许久。

    陆林北强颜欢笑,一回到宿舍里就倒在床上,再也不想起来。

    然后传言四起,枚忘真特意来探望过他,发誓自己没有对外人透露过一个字。

    陆林北相信她,过后他慢慢明白过来,暗恋就是一场自以为保密的张扬,周围的人早看得清清楚楚,彼此悄悄议论,唯独瞒过当事人。

    这就是陆林北在大学第一次犯“星际孤儿症”的经历,在校方的建议下,他选择休学,回农场一待就是四年。

    与许多表白失败者一样,陆林北曾经恼羞成怒,暗暗地希望枚忘真人生失败,后悔当初的拒绝……

    但他知道,这样的想法是无耻的,枚忘真没做错任何事情,只不过是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无心它顾,不愿受到干扰。

    陆林北的心情平静已久,对上学的兴趣却一直没有恢复。

    再见到故人,陆林北又一次感受到那种熟悉的悸动,然后想:她配得上幸福的生活。

    陆叶舟对这两人的事情略有耳闻,忍不住多看两眼,但他更关心眼下的情况,于是咳了一声,“我们还没说暗语呢。”

    枚忘真笑道:“暗语不就坐在我前面吗?这么说老千是决定动手了?”

    “是,立刻动手。”陆林北的声音变得正常,初见时的酸麻,就像是沉积在罐子里的最后一股酒香,一开封就飘出去,浓烈,消失得也快。

    可他不敢保证自己心中只有这一只罐子。

    “好,从现在起,你们听我安排。咱们有两个小组,甲组负责抓捕,乙组负责监控。待会叶子去抓捕组,老北去监控组。事情早已安排妥当,一个小时之内就能完成,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俩就当是一次实践。”

    “好。”两人同声道。

    陆叶舟又一次看向同伴,这回与八卦无关,而是明白那句“要看人”是什么意思:如果接头的人能力超强,不妨告知真相,如果能力一般,还是听丁普伦的安排比较好。

    枚忘真有能力应对危机吗?陆叶舟不知道,所以在等同伴做出决定。

    陆林北也不知道,他正在调整心态,努力抛去先入之见,不掺杂任何情绪,快速对枚忘真做出判断。

    “好了。”枚忘真突然说出一句,挪到后排中间坐好,“我已暂时接管车里的监控,咱们大概有三分钟的安全时间,现在把一切事情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