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自投罗网的蓝小布

    极少有人知道,生鳄帮的总部就在越市。

    生鳄帮的五相全部是内劲高手,奇怪的是生鳄帮的帮主封博却是一个根本就没有修炼过武道的寻常人。

    但东南亚一带,只要是见过一点点世面的,就没有人不知道封博的。封博身材不高,长相略瘦,有一双很诡异的眼睛。无论是谁,只要被他看一眼,就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一般。

    生鳄帮本来并不算是多大的帮派,自从封博掌控生鳄帮后,几乎每战必胜,生意一样的是从无遗漏和失败过的。

    此刻封博正坐在一个并不算是太大的房间中,手指不紧不慢的在桌子上敲着。

    以封博富可敌国的身家,他就算是想要全球最豪华的屋子做办公室,也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偏偏他喜欢小小的房间,甚至房间的灯光都无须太亮。按照他的话来说,这更容易让他思考。

    屋子里面只有封博一个人在沉思,在门外左右各站着两名极为娇美的女子。只要封博有任何吩咐,这两名女子就会进去。至于进去做什么,没有谁敢打听。

    按照封博的习惯,在他沉思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了能打搅他。除非最重要的事情,或者是他正在沉思的问题答案,否则的话,打搅他的思路那就是死路一条。

    偏偏在这个时候,屋中的灯闪了一下。

    这意味着他派出去的暗子有重要讯息过来,封博微微皱眉,虽然如此他还是接通了电话。

    基头谦卑的声音传来,“帮主,基本上查到了。右相应该是栽在了一个叫蓝小布的手中,蓝小布是海阳医科大学大四学生……”

    只是一分钟不到,基头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甚至包括蓝小布可能就是抢夺商家东西的人。

    “你打算怎么办?”封博语气平缓,基头短时间能做到这些,让他很满意。虽然这主要原因是蓝小布自己作死,要暴露信息。不过商家的事情,让基头在他心里加了分。右相成建杰被杀了,基头或许是右相最好的人选。

    基头感受到了帮主的心情,心里大喜,更是判断道,“我打算将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继续追查蓝小布的消息,另外一部分带人去汀江守株待兔。那蓝小布的老家就是汀江的,他肯定会回一趟汀江。”

    封博淡淡的说道,“汀江只要派一个人去盯着就可以了,其余的人全部去深莆,我会派出后相和左相也带一群兄弟去深莆。”

    “啊……”基头心里很是茫然,他刚才的讯息情报之中没有提到深莆啊。帮主这是什么意思?要派人去深莆?

    不但派人去,还派出了后相和左相和一帮兄弟?这是要多看得起那个蓝小布?再看得起蓝小布,也用不着去一个毫不相关的地方吧?

    尽管基头不明白,可他还是应道,“是,我立即前往深莆。”

    放下电话,封博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基头不懂,他根本就懒得解释。他肯定蓝小布要去深莆,事实上他早就猜测蓝小布可能要去深莆。他唯一不确定的是,杀右相成建杰的人是什么出身。

    成建杰的手中有生鳄帮铸印的羊脂白玉,对方杀了成建杰必定会得到这一块珍贵的羊脂白玉。

    如果对方很富有,那这一块白玉很有可能被珍藏起来了。现在他得到的消息,对方是一个学生,而且并不富有。既然如此,那得到了这羊脂白玉,第一要去的地方必定是深莆,原因自然是出手这块羊脂白玉。深莆是全球最出名的玉石交易场所,这里的玉石均价也是全球最高。

    无论多好的玉石还是多差的玉石,只要是到了深莆,就马上会被人收走。

    如果这个还不算是百分之百的理由,那基头说的第二个消息几乎让他肯定得到羊脂白玉的人要去深莆。

    基头判断商家购买的淬炼筋骨药方被人夺走,如果夺走的是蓝小布。那蓝小布必定要钱购买药材,钱从哪里来?自然是羊脂白玉。

    至于蓝小布是不是内劲阶段,需不需要淬炼筋骨,封博几乎不用考虑。能杀掉右相成建杰的人,能不是内劲强者?学生又怎么了?他还见过比蓝小布还要逆天的武者呢。

    ……

    蓝小布抹去了头发上的露水吁了口气,终于走出了津城封锁线。他的判断是正确的,沿着铁路出来,虽然看起来很危险,其实真的很安全。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当中,一切关卡和排查都在他眼前,他可以从容绕过。当然,最主要的是商家还没有强大到动用军方来寻找他。

    接下来他要去的地方就是深莆,只有深莆才能吃下他手中的这块价值极高的羊脂白玉。

    出售了羊脂白玉,他才能按照药方购买足够的锻骨药材,让自己跨过锻骨,修为境界再上一个层次。

    ……

    深莆莒家。

    若是排出十大权势家族,深莆莒家必列其中,甚至不会落出前五。

    按理说以莒家这种地位,应该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事情了。事实上莒家最近却笼罩着一层阴云,原因是莒家嫡孙莒钧得了冻蚕病。

    冻蚕病是最近十年才出现的一种新型病症,发病从脚底开始。这种病只有一个治疗方式,那就是截肢。不但要截肢,还要越快越好,一旦拖的时间长了就会送命。

    莒家唯一的嫡系孙子莒钧得了冻蚕病,而且得病已有半年时间,这对莒家来说自然是最坏的消息。

    若是一般人家得了冻蚕病,不要说半年,就是两个月怕也没有命在了。莒家是花费了大量的财力,购买了全球最顶级的设备和药材,又请了全球最厉害的冻蚕病专家奥本库在一边照顾着,这才让莒钧的命吊到现在,甚至病情都没有扩散的多厉害。

    就算是这样,最近莒钧的冻蚕病依然是越来越严重了,再不截肢的话,小命怕是不保。那个请来的专家奥本库,现在已不敢再给莒钧做任何保守治疗,按照他的话来说,半个月内不截肢的话,莒钧将再无活命的可能。

    好在数日前,莒家得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那就是冻蚕病有人可以治疗了。有一个叫着舒虹枝的女人,她女儿翟嫚也是得了冻蚕病,结果在昆壶医院被一个叫蓝小布的医生治好。

    这个消息让莒家欣喜若狂,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联系到了昆壶医院,并且也在第一时间将莒钧送到了昆壶医院。

    让莒家愤怒的是,等他们将莒钧送到昆壶医院后,竟然找不到那个叫蓝小布的医生了。

    一家医院找不到自己医院的医生?呵呵,还有比这更搞笑的理由?

    莒家家主莒桀正满脸阴沉的坐在一张巨大的雕花红木椅上,莒钧是他的嫡孙,他在莒钧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莒钧也是他莒家唯一的接班人,无论如何双腿也不能出问题。

    “还没有结果吗?”莒桀阴沉的脸上除了戾气没有任何情感。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刚想说话,就听到一阵电话铃声。中年男子赶紧拿起电话,随即就急切的说道,“家主,是莒飞的电话。”

    莒飞是调查蓝小布下落的人,在莒家做的事情相当于商家的商飞熊。

    “赶紧接。”莒桀双手忽地握紧。

    电话接通,无须那中年男子传话,莒桀已经听到了电话那头莒飞的声音,“蓝小布已经找到了……”

    “什么?”莒桀双拳忽地松开,伸手抓过了电话,“莒飞,你说蓝小布已经找到了?在哪里?”

    莒飞恭谨的声音再次传来,“家主,蓝小布出现在深莆,现在还在寻找住处,我们的人正跟踪在他身后。”

    “立即派人将他带回来,如果反抗只要留一口气,让他可以救人就行。”莒桀哼了一声,语气带着一种冰寒。以为在医之道上发表了论文,他莒家就不敢动了吗?

    “还有……”莒飞的语气有些古怪。

    莒桀哼了一声,“难道有什么话,连我也不能说?”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