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温馨(3更)

    宋宛月面色平静,直面眼睛里迸出毫不遮掩的恨意的袁夫人。

    宋宛月声音极其平静,“袁敏受伤多日,一直不愿醒来,说明她不仅恨顾家,也恨袁老爷。既如此,她死去时应该是面目憎恨的,可我们查验尸体时,她却是笑着的。”

    “还有,我们来时,袁敏已经死了几个时辰,身上的血液早已凝固,身体应该呈白色,可她并没有,她面色红润,就仿佛刚死去一样,她如果不是中了毒,又怎么会呈现这种怪异现象?”

    袁夫人身体瘫软了下去。

    宋宛月冷冷的勾起嘴角,“袁夫人其实早就相信了我们的查验,今日却故意叫我过来,还故意问我这样的问题,恐怕是有别的目的吧?”

    袁夫人看着她,眼中的恨意慢慢消失下去,又瞬间升起,“不错,我今日就是有别目的。”

    “洗耳恭听。”

    “你手中有没有美人笑?不管多少银子,我都要了。”

    宋宛月微微一愣。

    袁夫人看到了,冷笑一声,“怎么,是怕我拿不出银子,还是我买了美人笑以后,用到你的身上?”

    “袁夫人别痴心妄想了。我,你动不了;美人笑我也没有。”

    “你……”

    “是真没有。那日我只看出袁敏的死因不寻常,是姚大夫查验出她中了美人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毒药。我问过姚大夫,姚大夫说这是一种失传的毒药,他也是年轻时曾碰到有人中了这种毒,因此细细的研究过。”

    说完,宋宛月意味深长的看着袁夫人,“逝者已逝,夫人还是想想袁老爷和袁少爷,别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用不着你狗拿耗子。既然你手里没有,滚吧。记住了,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宋宛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起身出了袁府。

    顾义一直在门口焦急的等着,看她出来,忙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仔细检查了一遍,“你没事吧?”

    “没事。”

    顾义拉着她回了马车上。

    宋宛月把她和袁夫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告诉他。

    听到美人笑的名字,顾义眼神明显的闪了闪,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她要买美人笑,想要对付谁?”

    “也许是下药之人,也许只是想试探我,试探我手里有没有这种毒药。”

    说罢,看了顾义一眼。

    顾义仿佛没察觉到,眉头紧锁,“如果是后者,她应该还是没完全相信。小丫头,你以后可不能自己独自来县里,免得真碰上她。”

    宋宛月收回目光,落在眼前的茶盏上,“我知道了。”

    ……

    顾义没有留在酒楼吃饭,带着二丫和宋宛月买好的东西回了宋家。

    刘翠兰和宋树一直眼巴巴的等着呢,听到马车的动静,立刻从院子里出来,把所有的东西拎回院里。

    宋家人已经吃过饭了,得知两人还没吃,全家人都忙活起来了,很快做了四菜一汤出来。

    顾义吃的满口香甜,宋奶奶看着笑的合不拢嘴,“你要是爱吃,以后天天来,奶奶天天给你做。”

    顾义一口应下,“谢谢奶奶了。”

    倒是二丫,跟顾义一个桌子吃饭,吓得不敢动夹菜,宋宛月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

    吃完饭,刘翠兰麻利地把锅碗刷干净,又把买来的菜都择干净,洗好。

    唯独看着猪下水有些发愁。猪肝和猪心还好说,大小肠可没法弄,太臭了。

    “我来吧。”

    宋宛月走过来。

    刘翠兰哪里肯让她弄,“你去一边做着,二婶弄的了。”

    “您把肠子里面的粪便清洗干净,然后翻过来,弄些白面搓,多搓几遍,臭味就会没有了。”

    刘翠兰深信不疑,喊上宋树,端着水,弄了一些白面,去了外面。

    宋宛月把大骨洗干净,让宋林凿开裂缝,放进锅里,添上水。

    “我来。”

    顾义殷勤的拿着一个板凳过来,坐在灶膛边。

    “这可不行。”

    宋奶奶从屋里看到,三步两步出来,“你怎么能做这些,快去屋里陪着你爷爷喝茶,让你伯父烧。”

    宋林,……

    他可是亲儿子,那个臭小子可是抢了他们家的宝贝月儿。

    “奶奶,我会烧火的,在府城的时候我一直帮小丫头烧。”

    宋奶奶那个心疼啊,平生第一次瞪了宋宛月一眼,顾少爷可是金贵的人,怎么能让他干这样的粗活?

    不由分说把人拉起来。

    “老大,你过来烧。”

    宋林认命的过去坐下。

    许氏从屋里出来,笑着让顾义去看布料,“伯母给你做两身衣裳。”

    宋林酸的不行,那些布料顾家送来以后就一直搁在他们屋里,许氏从来没有说给他做衣裳。

    “这个臭小子,以后让他少来咱们家。”

    宋宛月忍不住失笑。

    等骨汤熬好,刘翠兰和宋树也提着大小肠进来。

    “月儿,你的方法真好,果真不臭了。”

    “这是独家秘方,以后咱们就指着它发财了,二叔和二婶千万别说出去。”

    宋树慌忙捂住自己的嘴,转头朝外面,看到门外没有人经过,松了一口气。

    宋宛月早上走的时候,让他们削了不少的竹签子,宋三小和宋慎两人按照宋宛月说的,把蔬菜全部串到了竹签子上。

    “今日咱们小试一次,鸡丸,鱼丸,肉丸这些都不弄,改天出摊的时候我再教给您们怎么做。”

    又道,“二叔,您去那边锅里把这些下水煮熟,我教给二婶怎么做汤料。”

    宋宛月依然做了两个汤底,一个是骨汤,一个是麻辣汤。

    等她做好,猪下水也煮熟了,稍微晾了一会儿后,宋树按照宋宛月说的切成小块,串到竹签子上。

    全家人早就闻到了汤料的香味,忍不住围了过来,顾义就算吃过一次了,也还是被这香味吸引,跟着凑过来。

    “剩下的就很简单了,把这些串放进锅里煮熟就行,不过我们的锅太大了,串全放了进去,拿的时候不好拿,咱们如果要去卖,得打制一个特殊的锅。”

    锅里开始咕嘟咕嘟的冒泡。

    宋三小忍不住了,“月儿,好了没有,先给三叔拿一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