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救命手镯

    宋家原来也是有些家底的,可宋宛月大病一场,几乎把家里的银子都花光了,只剩下了这么多。

    听完大夫的话,宋家人再次白了脸。

    送人过来的几个猎户对看了一眼,纷纷道,“我们家里还有些银钱,这就去拿过来。”

    宋林打猎是把好手,有他跟着,他们不但能打到更多的猎物,还很少遇到危险,这次也只是个意外。

    “不用了。”

    他们都是普通的农家,拿不出多少银子。

    宋宛月把家里所有的钱拿在手中,喊了宋慎一起往外走,“我们去找大哥想办法。”

    宋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宋思在县里学院念书,同窗都是些有钱人,目前也只能是唯一的办法了。

    宋三小已经套好了牛车,宋宛月把银钱给了宋慎拿着,让他去牛车上等着,自己回了屋,把匣子里的玉镯拿出来用帕子包好放在身上,也快步出去上了牛车。

    宋三小一路上把牛车赶的飞快,宋宛月和宋慎两人五脏六腑都要被颠出来了。宋宛月更是小脸煞白,觉得自己就要撑不住的时候,终于到了县城。

    “去最好的药房。”

    宋慎一只手紧紧的捂着怀里的银子瘫在牛车上说不上话来。

    牛车停在济世堂门口,宋宛月白着脸从牛车上下来,脚步打晃的走进去。

    宋慎手软脚软,挣扎了几次才爬起来,晃晃悠悠的下了马车,也跟着进去。

    药房内,宋宛月早已经给伙计说了要抓的药。

    “抓三天的,需要多少银子?”

    伙计拿过算盘,噼里啪啦一顿算,“总共是八十两。”

    咚!

    宋慎跌坐在地上,一路紧紧捂着银子的手垂下去,心里比冬日吃了冰块还要凉。三两银子果真连半幅药也抓不到,就算去找大哥,也借不到这么多。

    宋宛月已经转头往回走,路过他时弯腰扶他。

    “月、月儿……”

    “你在这等着,我去找大哥……”

    宋慎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宋宛月已经转身向外走,出了门,一边上牛车一边对宋三小道,“去最好的当铺。”

    “去当铺做什么,不是去找……”

    话说到一半,宋三小意识到什么,“你不会是去……”

    “需要五十两,就算大哥能借到,我们用什么还,如果不还的话,大哥以后在书院怎么抬得起头来?”

    宋三小拿着缰绳的手收紧,他知道宋宛月说的是实话,可要把玉镯当了,他们以后也赎不回来。

    “三叔不是说,东西送给我了,就是我的吗?既然是我的东西,我自然可随意处置。别愣着了,快走,我爹还等着吃药呢。”

    想到自己大哥的情况,宋三小没有犹豫,赶着牛车来到县城最大的当铺前。

    宋宛月牛车上下来。

    “我跟你进去。”

    宋三小找地方想把牛拴起来。

    “牛车是我们回家唯一值钱的东西了,要是丢了,家里更是雪上加霜了,三叔还是看着,我自己进去就行。”

    宋三小不放心,可宋宛月说的也对,县城这个地方什么人都有,保不齐就有人瞅着这个空子把牛车偷走,家里真的经不起了。

    “那、那你最好当五十两,要活当,三年期。”

    “知道了。”

    宋宛月应声走进当铺中。

    当铺规模很大,柜台前有两个人在等着,柜台内,一名年约五十左右的老朝奉正在评估东西。

    没人招呼她,宋宛月自动的过去排队,等前面两个人都当完了,她走近柜台。

    “当什么?”

    宋宛月把抱着玉镯的帕子拿出来,打开,放到柜台上。

    老朝奉眼睛一亮,随即又收敛了神色,慢慢悠悠的拿起玉镯,看了又看,咳嗽了一声,“这玉镯成色不好,顶多也就……”

    “二百两。”

    老朝奉一时没反应过来。

    “少了我拿走。”

    老朝奉这才反应过来她说要当二百两,身体靠近了窗口一些,“小姑娘,你这玉镯……”

    “活当,三年。”

    老朝奉不知道眼前的小姑娘哪里来的迷之自信。

    你说二百两就二百两?

    要是每人都像她一样,他这当铺以后还怎么开?

    站直身体,“五十两。”

    宋宛月朝他伸出手,老朝奉不明所以。

    “我们家里遇上了急事,这才想着当掉这祖传的玉镯,既然您这么不识货,我还是卖给我三叔的朋友好了,他给五百两。”

    卖?

    老朝奉心思动了动,这玉镯价值不菲,是难得的上品,别说五百两,就是五千两也买不到。这个小丫头穿着看着像是普通的农家人,却能拿出这么好的玉镯,应该是哪个富贵人家破落了,才到了当东西的地步,一般这种人家都没有再起来的可能,不管是三年还是五年,这玉镯没有再赎回去的可能。

    假装沉吟了一下,伸出一个手指头,“二百两就二百两,但你只准当一年,不……”,说着话把手指头缩了回去,“只能当半年。”

    半年内,想要筹二百两银子,对他们这种破落户比上天还难,只要当期一过,他们东家就可以把镯子拿出去卖,那可就赚大发了。

    “三百两。”

    宋宛月讨价还价。

    “你个小姑娘,怎么出尔反尔?”

    “这镯子我拿出去能卖五百两,我之所以在你这当三百两,无非就是给家里人留个希望。可半年时间,就是把我们全家人都卖了,也凑不够这么多。你这明摆着就赚了二百两,还嫌少?你要是不愿意,还给我,我还是拿去卖了,顶多我爹吃了药醒过来骂我一顿。”

    吃了药醒过来?这是生重病了?

    老朝奉心里暗喜,面上的神色却很难看,“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你想要多少就要多少?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再给你加二两,不能再多了。”

    “我不当了,你还给我。”

    宋宛月伸出手。

    “加十两。”

    “还给我。”

    “二十两。”

    “三叔……”

    宋宛月回头朝门口喊。

    “好了,好了,三百两就三百两。”

    宋宛月满意了。

    老朝奉狠狠的瞪了她几眼。

    做了朝奉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拿捏住他的。不过,也就是个小丫头,他要真的喊了大人进来,恐怕这玉镯还真的当不了。

    站直身体,喊,“没水头、没色泽、磕边少沿、劣质手镯一个!”

    宋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