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狼子野心

    担心他们王爷身体扛不住,无昔小声提议:“王爷,还是属下来抱小郡主吧。”

    结果他的手才刚伸出去,就收到他们王爷的死亡凝视:“不必了,本王抱她即可。还有,小点声,她睡着了。”

    君彧低头,看着小脸趴在他胸口睡着的元德音。

    她真的很小一只,仿佛一戳就碎。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都能睡着,是太信任他,还是真的太累了?

    看着她的小脸,君彧感觉自己冷冰冰的心都被填补了,但是当他的余光落到她的手指上,发现全是伤痕,他的眼神马上阴沉下来。

    “无昔,查清谁对她下手,本王不希望看到他们还活着。”他低沉的声音在这偌大的皇陵,幽冷且渗人。

    ……

    “摄政王,您放心去吧,陛下一定会血洗魏国和赵国,替您报仇的。”右相,也是皇帝君周宸的外公,安石勾在摄政王府前嚎啕大哭。

    他旁边,穿着龙袍的君周宸,他掩住自己眼里的阴鸷和得意,然后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九皇叔,你和戟王叔在九泉之下一定要安好,朕一定会取下敌人的项上人头来慰藉你们的。”

    “皇上,您一定要保重龙体,二位王爷泉下有知您的隆恩,定然会安息的。”安石勾擦着眼泪,他回头,一边对君周宸行礼,一边义愤填膺地开口。

    “皇上,保重龙体啊。”一群大臣跪了一定,往日里冷冷清清的摄政王府门口,此时是哭嚎声一片。

    十米开外,也跪了一地的百姓。

    他们对护住赤炎江山的摄政王和戟王爷向来是存在敬畏之心的,此次他们国家失去了两位镇国大将,他们心里慌张的同时也很难过。

    他们看到皇帝现在这么悲痛的样子,一个二个都共起情来了。

    两位王爷去世的时候,民间还有传言说这是皇上的手笔,现在看来,皇上心里也悲痛,他怎么会是那种不忠不孝的人呢!

    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乱传言!

    “皇上万岁,皇上保重龙体。”他们也虔诚在对君周宸磕头。

    得到这些老百姓的虔诚的呼声,君周宸阴狠的眸色闪烁了几分。

    他要整个江山都握在自己手中,皇叔他们就必须得死!

    但是他会让他们死在别人的手中,至少明着是死在别人的手中,只有这样才能护着他明君的名声。

    “皇上,您都亲临摄政王府了,这王府大门为何还不愿意打开,难道是因为摄政王过世了,那些老奴们都无法无天了?”兵部侍郎黄域他跟在君周宸的后面,指着王府闭着的大门破口大骂。

    从摄政王死了之后,这摄政王府的门一直没有打开。皇帝亲临了,里面的老奴才门也没有出来跪拜的意思,这分明就是蔑视皇威!

    君周宸睨了王肖一眼,然后露出一副纠结的神色:“九皇叔突然离世了,他的府邸定然有许多东西没有安置好。朕作为他的皇侄,还是一国之君,朕有责任安抚他府中一切。来人,撞门!”

    “且慢。”突然,刚才一直默不作声的左相沈川楠站了出来,他满脸的正气。

    他对君周宸行了礼之后,才缓缓开口:“皇上,不可!先皇在世的时候已经下了圣旨,摄政王府只归摄政王管,其他人,哪怕是皇上您,也不能轻易进去。”

    听到沈川楠的话,君周宸的脸迅速黑得可怕。

    他自然是记得父皇下过这样的旨意,父皇他果真是糊涂!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给了摄政王如此的特权,那他这个皇帝算什么?

    皇叔是死了,但是他的兵符还没有找到,他怀疑就是被摄政王府那些狗奴才们藏起来了,他今天还非进去不可了!

    还有这沈川楠,此人向来和九皇叔亲近。

    等到他把兵符给拿到了,定然找法子把他杀了!

    压下眼眸里的阴狠,君周宸深明大义地开口:“先皇在世的确是下过这样的圣旨,但是那是在九皇叔还活着的时候才生效,但在九皇叔人都不在了,执着于那些迂腐的东西有什么用,来人,去撞门,今天朕还真是要进皇叔府上看看了!”

    他的话音落下,马上就有大内侍卫搬来巨木,准备开始撞门。

    君周宸还大声说:“朕这是帮皇叔照顾府邸,谁今日敢拦着朕,朕就砍了谁!”

    但是此时,空中突然响起一声冷漠的声音:“皇上,本王拦着你,你是不是要砍本王的脑袋了?”

    这声音?

    听到熟悉的声音,所有人血液倒流,尤其是君周宸,他那张脸的血色都变浅了,他抬头,结果看到了空中一抹高大的身影缓缓落下。

    那熟悉的眉目,那凌冽的气势,那睥睨众生的姿态。

    九皇叔!

    他不是死了吗?

    大臣当中有很多做多了亏心事的,直接喊出声来:“鬼啊。”

    “护驾,护驾!”黄域他不停往后退,还不忘记召唤大内侍卫来护驾。

    “闭嘴!”君周宸已经看到了君彧脚下的影子,不可能是鬼,他狠厉地让黄域闭嘴。

    “恭迎摄政王回归!摄政王千岁千千岁。”沈川楠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带头跪下。

    其他的官员和百姓不明状态,但是也见君彧脚下是有影子的,所以他们也赶紧跪下,高呼千岁。

    “平身。”君彧说话的声音是倾注内力的,他沉稳的声音能传遍王府几条街之外,他的声音总是有令人臣服的力量。

    好多百姓站起来的时候,脸上的喜悦之色怎么也藏不住,摄政王回来了,他们的战神回来了,他们不用畏惧战争了。

    周君宸和其他的官员这个时候才细细打量君彧,他还是下葬时的那身金边墨袍,凛冽的眉目气场冷冰渗人。

    但是让人震惊的是,他强有力的臂弯处此时抱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脏兮兮的,睡得香甜,她软软的小脸趴在他的胸口处,像是一只找到归处的弱小兔子。

    只有在低头看着她的时候,摄政王大人那逼仄的气场才会稍微收敛些许。

    “九皇叔,你不是死了吗?”君周宸不甘心地问出声来,龙袍之下,他的拳头都握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