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就算是演戏你也要演一辈子

    娇娇是大姑娘了,肖薇将当年的事情,选择性的告诉了孩子。

    大人的罪过却让孩子来承担,肖薇坦诚的给娇娇道歉。

    不管有多么的不得已,她都不是一个好妈妈。

    然后就都知道了这些年肖薇可没少给这三个孩子邮东西。

    没错,就是三个孩子的,可不单单是她的一儿一女。

    在肖薇知道周海和刘莹生了一个女孩之后,每次邮东西都是将这个孩子的东西也带上,目的太明显了,就是想要刘莹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善待她的女儿和儿子吧。

    说起来以周家那样的条件。孩子在物质上是没吃过亏的。

    但是肖薇却不想放过刘莹了。

    她用最大的善心对待包容她的女儿若若,可是刘莹却那么恶毒地对自己的女儿。

    已经不是上辈的恩怨了,这是人品的问题。

    同时肖薇真的是愧疚极了,这半年多的调养,这孩子来例假的时候没那么疼了,都不知道她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幸亏有乔青玉在,要不然这孩子在这方面会被刘莹给误导的害了一辈子,甚至很可能导致不生育。

    肖薇在这里也没呆几天,她还有事情要做,调回来之后她又升了一级,直接进了核心部门。

    肖薇问了娇娇的意见,现在她还没有去报到,在等着女儿的高考成绩,她是准备娇娇在哪里读大学她就去哪里工作。

    还有周鹏程,她会跟周海好好谈一谈,说句实话,男孩子跟着父亲会好一些,不过这要问过周鹏程是什么样的想法再说。

    这孩子的成绩实在太糟糕了。

    肖薇走了,然后又跟着常秘书一起回帝都的。

    乔青玉也终于确定了,这常秘书对肖薇是动了心思的。

    而且这心思动的还不轻,眼底眉梢,只要细细观察,都能看出端倪来。

    只不过肖薇那么聪明的人似乎没有感觉到。

    也或者说她聪明到早就感觉到了,然后很聪明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不得不说常秘书很有眼光,可是按照时下的目光来讲,常秘书也是个黄金单身汉了,未婚没有女朋友,身边干干净净的为人睿智豁达,老爷子交给他办的事儿就没有办得不好的,要不然乔青玉总是喜欢称他为万能的常秘书。

    人品这方面那肯定是信得过的。

    武修凯是在常秘书初中的时候资助他的,也差不多是看着他长大了。

    更别说常秘书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了。

    可肖薇就算是对常秘书动心,也会考虑又考虑的,她已经不年轻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有儿有女的,真想要再嫁人,好不容易缓和的母子关系,还不知道什么样呢。

    乔青玉都替常秘书着急,但这也不是着急得来的事儿。

    ……

    回到京城的肖薇就出手了。

    刘莹被一撸到底,连公职都开除了。

    原因是她的档案作假履历作假学历作假。

    甚至还有其他借着周家和周海的背景违反纪律的事情。

    不至于坐牢,但是处分是要背一辈子的。

    这一次刘莹是不可能翻身了。

    刘家很安静,在了解到肖薇为什么出手之后,刘莹的母亲给了刘莹一巴掌。

    骂她的女儿眼皮子浅上不得台面。

    并且告诉刘莹什么都不要做,让肖薇将气撒了消了。

    刘莹焦头烂额,然后肖薇这一手,那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周海回到家里虽然不至于大闹一场,可整个周家还是被惊动了,周大哥也万万没有想到当年的事情还有这样的内幕。

    周大哥是一个不愿意埋怨人的人,但他还是忍不住说,“周海,当年我是怎么跟你讲的,我说刘莹的人品不可信,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像交际花一样,就不是个过日子的人,你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但也不是没有挽救的办法,可你一意孤行叫嚣着跟我说,你离开刘莹活不下去,这辈子你只爱她一个人,那好,这话你不能忘,而且以前做到了,现在也要做到,未来更是如此,就算是演戏你也要演一辈子,你懂我的意思吗?”

    周海憔悴的不成样子,像个四五十岁的小老头。

    他捂着脸不说话也不表达态度。

    不过,他得弄清楚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那么做。

    站在楼梯口的周海看都没有看从房间里出来的刘莹,而刘莹似乎并不在意,只是说,“周海,无论发生什么,你想跟我离婚都不可能。”

    不是刘莹有多爱周海,现在周家没有倒,她又没了工作,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所以她绝对不会离婚的,至少目前不会。

    而这个时候不等他们三个人说什么呢,旁边的屋子门打开了,周若若红肿着眼睛怯生生的站在门口。

    孩子这几天知道家里发生了大事儿,而且家里每个长辈对她的态度都不对劲儿了,她的声音都带着哭腔,“爸爸妈妈……”随后又看着周海大哥,“大伯……”

    刘莹难受的不行,不再去管周海了,几步就奔过去将女儿抱住,拉着她进了卧室,柔声的哄着若若,随后把门关上了。

    周大哥不由得佩服起刘莹的心态了,可真的是一个能挺得住的,似乎这些事情对她并没有影响,她和往常也没什么区别。

    周大哥甚至很诧异的看了一眼刘莹,这样的理所当然是有什么倚仗吗?难道是自家老妈?

    所以说这更得弄清楚了。

    这事儿怎么弄清呢?

    周海的母亲也算是个体面人,可这事让她做的真让人看不起。

    可惜的是周海的母亲死活不同意周海和刘莹离婚,说他们两个要离婚,她就不活了,周家的面子也别要了,她给周家陪葬。

    这话就严重了,但周海还是问自家老娘,“当年的抚养费,你为什么收起来没告诉我,而且你也从来没花在这两个孩子身上,这么多年邮的东西你都放在哪儿了?”

    躺在床上的周母头不抬眼不睁的说道,“在阁楼的杂物间里,有一些东西我撕掉了标签扔掉了盒子给孩子们用了……”

    周大哥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惊讶的说道,“妈,您也是个体面人,这样小人的行径您肯定是不屑于做的,所以说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再问下去周母就不说话了。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