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贺修煜,你到底从东北乡下带回来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乔青玉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巧文。

    沈昊泽和苏云瑶也停下了脚步,不解的看着乔青玉。

    然而,刘巧文不止声音颤抖,手都是微颤的,心底里更是恨意滔天,可同时却又胆战心惊。

    她特意接近乔青玉已经一个多月了,也成功的让她听命与自己,她是城里人,忍着心底里的厌憎和这个东北乡下来的愚蠢的村姑做姐妹。

    她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以为用不了多长时间乔青玉这个不自量力攀高枝的蠢货会被贺修煜赶出家属院。

    她以为用不了多长时间,她最疼爱的弟弟就能从临时工转成正式工了。

    可哪里想到,她被乔青玉举报了!

    难道,就因为她将五十元钱扔在了地上?

    她就那么高贵吗,就不能弯腰捡起来吗?

    她真的是太无情太狠毒了!

    刘巧文这才发现,她对乔青玉并没有想象中的了解。

    但她此时什么都不敢说,因为马上她就要被带去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劳动惩罚。

    她低下头,掩去了眼睛里的阴毒,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发誓,一定要让乔青玉生不如死!

    乔青玉并没有忽略刘巧文眼底里的恨意,可她一点都不在意,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声音温和,“刘巧文,都说一食一饭来之不易,你爱人赚的钱也同样如此,况且,你将钱都扔在了地上,幸亏你没有用脚去踩,如果踩了上面重要的标志,你能想象出后果吗?”

    刘巧文猛地抬起头,用看魔鬼的眼神看着乔青玉,她心口狂跳,嘴唇颤抖,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辩驳。

    沈昊泽站在门口,突然,心底里闪过一个念头,下一秒,他的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他在心里喃喃自语:贺修煜,你到底从东北乡下带回来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苏云瑶并不清楚事情的始末,可她这次没有开口,三番两次的都被乔青玉给怼了回来,她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该如何做。

    说一句实话,在她前世几十年的人生里,似乎哪里都有乔青玉的影子,可她从来没将她放在眼里。

    那个女人一生都不思进取,无知又愚蠢,性子跋扈,是个百分百的泼妇。

    如果不是因为贺修煜是一个对婚姻极度忠诚的人,这个女人早就被贺修煜给赶出基地家属院了,可正因为贺修煜这样的品质,她爱他至死不渝。

    她多么希望,他忠诚的对象会是她!

    所以她对乔青玉很了解,可现在,她不得不用一种全新的眼光重新审视乔青玉了。

    容貌还是一样,只不过眼神变了,浑身的气质变了。

    因为这样的变化,让她整个人就变得更加的鲜活灵动起来。

    尤其她挑着眉头似笑非笑看着你的样子,竟有一种无法抵挡的魅力。

    而这样的乔青玉,让苏云瑶心底里突然生起一丝恐慌,这样的恐慌让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苏云瑶终于开始担心了。

    变成这样的乔青玉,还会和上一世那样与贺修煜相处吗?

    就连她也不能违心的说乔青玉是一个丑陋的村姑。

    这样的女孩子,贺修煜能不动心吗?

    想到这里,苏云瑶的心好像被无数条毒蛇给撕扯着,她痛的竟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心口。

    一旁的沈昊泽终于收回了视线,拧着眉头看着脸色惨白的苏云瑶,关心的问道,“云瑶,你怎么了?”

    苏云瑶缓缓地直起身子,摇摇头。

    她阴沉的目光盯着坐在椅子上的乔青玉,看她慢悠悠的接过了五十元钱,看着脸色铁青的刘巧文踉踉跄跄地朝他们走来。

    苏云瑶终究还是保持了沉默。

    乔青玉将五十元钱放进了身上背的挎包里,这才站起身子,但是脚步却加快了,她来到了院子里,而沈芬和李大嫂也担心的朝她这边看过来,她对她们笑了笑。

    沈昊泽心情糟糕极了,本来以为可以坐上卡车和苏云瑶带着刘巧文直接回基地,可哪里想到小陈还要去贺修煜家送东西。

    半卡车的东西都是她的,这女人是搬家去了吗?

    不得已,脸色晦暗的沈昊泽只能在办事处的门口等着卡车将货卸下来再来接他们。

    沈芬也不得已的留下来陪着。

    只不过她正好有事儿要和沈昊泽讲。

    而此时,李大嫂和小虎也坐在了卡车上,家属院面积并不大,一脚油门的功夫就到了乔青玉家的大门口。

    几个人一阵忙碌,很快的将卡车的东西搬进了院子里。

    小陈开车朝着办事处驶去。

    刚才屋子里的电灯已经被打开了,虽然有些昏黄,可还是照清楚了一大堆东西。

    李大嫂心里感叹,乔青玉的娘家人真的不错啊,竟给她拿了这么多东西。

    可时间也太晚了,东西就直接放在院子里,乔青玉塞给李大嫂一个纸包,笑盈盈的,“这是我给小虎买的肉包子,我这里还有大伯拿来的一些山货,对了,还有辣椒酱,等明天我收拾好了给你拿一些尝尝,辣椒酱是我大伯娘做的,特别的下饭……”

    这个时候的乔青玉又变成了一个笑眯眯的小姑娘。

    李大嫂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嘱咐了乔青玉几句,拉着紧抱着肉包子不撒手的小虎离开了。

    乔青玉将大门锁好,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躺在了炕上。

    这几天没什么空闲,她有些疲乏,闭上眼睛那一刻,就沉沉的睡去了。

    ……

    第二天上午乔青玉开始清点自己的家当。

    十个长一米宽一米的木箱子。

    一大堆的干货。

    五袋子有瑕疵的布料和碎布头。

    三百斤的小米糕。

    挎包里又多了现金二百元。

    对了,还有让小陈露出诧异之色的五麻袋黑土。

    乔青玉手脚利落的开始收拾起来。

    十个大木箱子整整齐齐摞在了墙角。

    五麻袋黑土重量不轻,小陈已经将它们整齐的排在了墙边。

    用的时候只要打开麻袋的绳子就可以。

    乔青玉将干货每样拿出一些,分别包在两个大牛皮纸里,一包是给沈芬,一包是给李大嫂的。

    这是基地里对她最好的两个人,都被乔青玉划拉到自己人的范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