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如果说之前乔青玉与沈芬告状朱明丽还有做戏的成分在,可此时的乔青玉,心里除了愧疚就是感动。

    被人不带一丝利益牵扯支持的感觉很美好。

    她也很珍惜。

    不得不说,抛出某些个别人,这个年代人的感情是非常纯粹而又真诚的。

    沈芬带着李大嫂和不情不愿的小虎出了办公室。

    这里再次安静下来。

    沉默了片刻,苏云瑶再也忍不住了,她拧着眉头语带不耐烦:“乔青玉,你误解刘巧文了,她那是关心你,没别的意思,你和林处长解释你弄错了,然后撤销对刘巧文的处罚……”

    乔青玉这才撩起眼皮瞥了一眼苏云瑶,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声音清脆,“苏云瑶,你这话说的真有趣,我同意了,我就是诬陷,我不同意,刘巧文会对我恨之入骨……”

    苏云瑶虽然早已领教了乔青玉的伶牙俐齿,可此时还是被这话说的变了脸色。

    乔青玉很是认真的问,“关于刘巧文,我只和负责这事的人说话,请问,这屋子里谁是负责人?”

    沈昊泽抿了抿唇,不情愿的道,“是我。”

    乔青玉,“好,那我听你如何解释。”

    她神态认真严肃,坐在了椅子上,哪怕沈昊泽是居高临下的看她,可依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给领导汇报工作。

    就很诡异的感觉。

    几息后,他也不得不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乔青玉的对面,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乔青玉听。

    他如果低头,那就更像汇报工作了,可对上乔青玉那双清凌凌的眼眸,他突然不觉得这是小事了。

    于是,刚才准备理直气壮要求乔青玉承认自己小题大做误会了刘巧文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毕竟牵扯到贺修煜的母亲,所以虽然刘巧文方式不对,可她的初衷没恶意。”

    沈昊泽还是硬着头皮解释道。

    乔青玉没有吭声,屋子里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苏云瑶刚要张口,沈昊泽对她微微摇头。

    苏云瑶和这事没关系,掺和进去反而更乱。

    苏云瑶憋着一口气,将要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乔青玉刚才听得很认真,之前剧情没交待全靠她自己分析,此时,倒是清清楚楚了。

    孟思琪厌憎乔青玉想将她赶出贺家,但却不能对丈夫和小儿子讲。

    这两个人,都是执拗的性格。

    偶然的机会知道医院一个临时工的大姐是腾海实验基地后勤食堂大厨的媳妇。

    于是,这两个人联系上后一拍即合。

    孟思琪是个精明人,倒也没有答应刘巧文什么,于是刘巧文主动请战,声称自己就是孟思琪在家属院的眼睛。

    并且义正言辞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她说乔青玉配不上贺修煜,她会努力帮着将乔青玉赶出家属院,因为这也是大快人心的事儿……

    既然是众望所归,孟思琪就痛快的同意了。

    接下来,刘巧文主动向乔青玉示好,不停的出谋划策,再加上原主本身性子骄纵头脑简单,所以就有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乔青玉笑了笑,清澈如水的眼眸看向对面的沈昊泽,慢悠悠的问他,“沈工,我只想知道刘巧文的行为是否违反家属保密规定?”

    沈昊泽一怔,“……”

    刘巧文眼睛死死盯着乔青玉,心里又恨又怒又恐慌。

    几息之后,沈昊泽不得不回答,“她的确违反了规定。”

    “沈工,违反了规定有相应的处罚条例吗?”

    “自然有。”沈昊泽身体有些僵硬,这一次他看向乔青玉的眼神不再带着情绪。

    都是聪明人,彼此说的话都能理解。

    所以沈昊泽这才察觉自己带着刘巧文跑来找乔青玉的行为很幼稚。

    乔青玉依然坐着没动,“沈工,基地的规定和惩罚条例都是明文规定,我一个家属不好发表意见,这件事你和林处长肯定知道怎么处理。”

    苏云瑶恨恨的说道,“乔青玉,不要得理不饶人。”

    “苏云瑶,你听不懂人话吗,这件事与私事无关,和我乔青玉更没有关系,这是公事,要按照规章制度办,这么说你能听懂吗?”

    苏云瑶咬牙切齿的盯着乔青玉,“乔青玉,你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泥腿子哪来这么多的大道理?”

    沈昊泽皱起眉头,这话说的很难听。

    但众人面前,他却不好不给苏云瑶面子。

    这丫头心高气傲,生起气来后果也很可怕。

    乔青玉似笑非笑的,一点都没被激怒,“苏云瑶,你这话好笑又无知,谁规定泥腿子就不知道法律规定不懂道理,我大伯不会写字,但他可以将千字文百家姓倒背如流,你行吗?”

    苏云瑶,“……”

    她的确不能倒背如流,只知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真憋屈啊。

    什么时候乔青玉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她气得脸色铁青。

    就听乔青玉继续慢悠悠的道,“从我见到你的那天起,泥腿子村妇的你就挂在嘴边,往上数三代,不,往上数一代,你的修煜哥哥家也是泥腿子出身,所以你在瞧不起谁,你在骂谁?”

    “乔青玉,你……”苏云瑶被怼的脸色涨红。

    “好了,我们该走了。”沈昊泽终于确定今天自己的行为非常愚蠢,他的头有些疼,连忙站起来制止了苏云瑶接下来的话。

    他算是看出来了,要论口舌之争,苏云瑶根本就不是乔青玉的对手。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乔青玉,他是第二次见到她,可是却感觉好像换了一个人。

    可既然他将刘巧文带来,还要负责将她带回去。

    “乔青玉同志,这么晚打扰你对不住了……”

    乔青玉笑了笑,却没说话。

    刘巧文不敢看乔青玉,低着头跟在沈昊泽的身后。

    等他们到了门口的时候,乔青玉慢悠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清脆的声音带着笑意恍如邻家娇憨的少女。

    “刘巧文,有一件事儿你是不是忘记了?”

    被点名的刘巧文吓得忙顿住脚步,仓皇的看向笑盈盈的乔青玉。

    短短的沉默之后,她忙匆匆地走过去。

    从口袋里拿出五十元钱。

    五张十元大团结,整整齐齐。

    用双手握住,弯腰递到了乔青玉面前,也许为了忍住难堪,也许为了忍住恨意,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乔青玉,这是我借你的五十元钱,对不起,现在才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