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放长线钓大鱼他最擅长了

    第16章

    基地开车的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姓陈,眉清目秀看起来就很机灵,他知道那个最漂亮的女孩子是基地贺总工的新媳妇,所以对于这一群似乎来自北方农村的庄稼汉客气的不得了。

    一人发了一根香烟,笑呵呵的说着话。

    乔青玉扫视了一眼,是个人才。

    接下来又是一番忙碌,这一次来西川,乔志远虽然心里生气,可是也没有空手,乔青玉姥姥给拿的瓜子土豆干不算,他又给她装了一麻袋的干货,里面有豆角丝萝卜干和黄花菜蘑菇干,还有一口袋的毛葱以及两罐子辣椒酱。

    一个布口袋里装着二十多斤黄豆。

    一块油纸还包着一块腌肉。

    乔青玉琢磨着,这怕不是将家里的存货都给她拿来了。

    估计大伯娘和小婶都在背地里骂她呢。

    对了,还有大嫂,那是最讨厌她的人了。

    其实,她不仅是年代文里的极品原配,她还是年代文里的极品小姑子。

    乔青玉叹了一口气。

    其中,黄花菜就是大哥采摘晾晒的,平日里都不舍得吃。

    其实说起来,大家的日子并不好过,仅仅是没有饿肚子罢了。

    想到这里,乔青玉匆匆的去了房间,将赵主任硬塞给她的一包奶糖给了大堂哥,“大哥,这是赵主任给我的,我都没舍得吃,回去给那几个小的分了。”

    乔天宝很高兴,也很稀罕,他性子憨直,也没推辞而是高兴的接过来。

    乔志远想说点啥,后来想想,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青玉懂事了,也得让大家都知道。

    毕竟这次将几家的存货和钱都划拉来,那几个老娘们气的差点没闹离婚。

    之后,用麻袋装的五袋子黑土也直接抬到了基地的卡车里。

    乔家大队依山傍水,村子北面是一座大山,乔青玉就让大伯顺便带点木头箱子,这次乔志远带来了十个,都放进了卡车里。

    至此,乔青玉需要的东西差不多都已经到位。

    她很满意,让大堂哥搬出来二百斤的小米糕,一麻袋有瑕疵的布料和一麻袋碎布头。

    她将大伯拉到一边,低声的说道,“大伯,这五百亩的玉米你一定要上心,我这里还有很多农作物种子,品质都很好,只不过现在不方便拿出来,还有……”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神情认真,“大伯,别人问你关于种子的事情,不管是什么品种的,你就说具体情况不清楚,听到没有?”

    乔志远严肃的点头,“青玉,你放心,大伯知道轻重的。”

    他心里想,乔家大队能捞到这样的好处,一是乔青玉在这里极力争取,第二肯定就是贺修煜的面子。

    所以他可不能瞎说,万一给贺修煜带来麻烦,影响了两个人的感情,那可如何是好?

    这都结婚了就得好好过下去,虽然大家都很生气乔青玉嫁给贺修煜,可心底里还是盼着她好的。

    乔青玉很满意大伯的态度,接着又交代,“种子的事情要保密,不过你可以将你还能弄到很多新种子的事情说给大队长听。”

    乔志远秒懂。

    “青玉,大伯知道怎么做。”

    放长线钓大鱼他最擅长了。

    “大伯,我这里有一种蒲公英的种子,生长期短药用价值高,你要不要弄点种在你家的自留地里?”

    “蒲公英,那不是婆婆丁吗,咱们那嘎达到处都是。”

    “再多能有多少,不过是田间地头,况且我这个品质好,植株个头大,能卖钱的。”

    乔志远心动了,他可是听说省城中药厂就收药材,这玩意晾晒运输存储都不麻烦,麻烦的是怎么卖?

    “可万一没人买怎么办?”

    “大伯,只要你能种出来,有多少我都能帮你卖出去。”

    乔志远来的时候还抱着半信半疑跟着侄女折腾一把大不了他收底的想法,可现在,对乔青玉无端的多了一种信服。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好,我种!”

    “大伯,就这么说定了,我去给你拿。”

    乔青玉进了屋子,拿出了两瓶蒲公英的种子和一瓶月季花种子,“大伯,婆婆丁有大哥一瓶,另一瓶是月季花,我大哥喜欢种花,让他种着玩……”

    至于怎么种不用她说,他们都比她有经验。

    蒲公英这东西好种植繁殖也快,今年种一亩,明年就会变成十亩地,只要给它个地方就能长成一大片。

    而大哥喜欢种花,这月季花让他探探路,她这里花卉品种很多,如果不出意外,她准备在乔家大队建个花卉基地。

    大哥就是最合适的管理者。

    乔志远接过瓶子都放进了帆布包里,这是他自己的,不能和大队的混淆。

    乔青玉放心了,大伯人很聪明,属于老奸巨猾却又有底线的那一种人,只要给个机会帮一把,真能干出成绩来。

    她又接着嘱咐道,“小米糕和布料拿回去给家里人分了,别忘了也给张会计和记分员分点。”

    具体怎么分配,大伯最有经验,她就不操心了。

    将给乔家大队的东西装上卡车之后,乔青玉让他们将卡车车厢围好,防止路上颠簸将玻璃瓶子震碎,而她则是去了附近的个体包子铺用油纸包了三十个大肉包子。

    这几个人,是要准备开车连夜往回赶的。

    而她也准备退房坐基地的卡车回家。

    大肉包子比成人的拳头还要大一圈,肉馅料十足,是给他们这几个人路上做干粮的,张会计看向乔青玉的眼神都带着慈爱。

    他身上也没啥东西,除了公款,就只有三块钱,只能等着乔青玉回去之后好好请她吃顿饭了。

    而剩下的五袋子布料,也都被几个人装进了基地卡车的车厢里。

    乔青玉将她的自行车也让大堂哥放了进去。

    就看基地开卡车的司机对乔青玉和他们这么客气,乔天宝真相信他这个唯一的妹子在这里过得很好了。

    两辆卡车都装好货物,安排的妥妥当当。

    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了,乔青玉带他们几个去了小两口开的面馆。

    一人一大海碗的油泼面,配上一大碟咸菜和干炸辣椒,几个人吃得饱饱的,小陈没来,他不能和这些人一起吃饭,一是基地有规定,二是不方便。

    他借口有点事儿就躲开了。

    乔青玉也没勉强,她给他买了三个大包子送进了驾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