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铺路

    二八大杠,对于一米六五的乔青玉来讲没有难度。

    头顶蓝天春风拂面脚踩着脚蹬子的乔青玉觉得比她在现实里开的那辆一千多万的跑车还要拉风!

    办事处距离百货大楼不远,她推开办事处的门,递上了自己的家属证,配偶那栏明晃晃的写着贺修煜三个字。

    办事处的主任是个女的,姓赵,四十多岁,梳着短发,看起来清爽干练,她笑呵呵的拉着乔青玉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态度很是亲热,“乔青玉同志,先喝点水休息一下。”

    “谢谢赵主任。”乔青玉软和和的道谢,看起来很是乖巧。

    随后她说明了来意,“……赵主任,本来不想麻烦办事处的,可这次我大伯给我带了不少菜种子,西川市距离下溪公社虽然只有几百里,可要转车好几次,这些种子有的都发芽了,尤其是白菜种子,路上运输一定要小心,更别说,大伯还给我带了不少培育种子的黑土,大伯说,只要管理的好,半个月就能吃到嫩绿的小白菜了,所以如果能搭上办事处回基地的顺风车最好了,如果不行,我再想别的办法……”

    赵主任越听眼睛越亮,半个月啊,嫩绿的小白菜,和豆腐炖上一大锅,基地同志们就可以补充维生素啦。

    西川的办事处工作职责挺多,但是最主要的工作还是为基地的后勤服务。

    这个季节正是青黄不接,她绞尽脑汁想从江北一带调运点大白菜和土豆来,可因为储存和运输的关系,几个粮食产地能提供的土豆不过是几千斤,大部分都还长了土豆芽。

    就这儿,她也同意调运了,总比天天吃咸菜好啊。

    忙问道,“有多少白菜种子?”

    少了那可就白高兴了。

    “大伯给我准备了不少呢,差不多可以种五十亩地,大伯疼我担心我在这里吃不好,也不想想我怎么能用了那么多啊。”

    乔青玉的语气很苦恼。

    赵主任不由得搓了搓手,心情很激动,她迟疑了一下就商量道,“青玉啊,你看能不能给基地匀点白菜种子?”

    乔青玉笑了,声音甜美,“赵主任,其实你不说我也有这个想法。”

    “那可真是太好了,乔青玉同志,我代表基地谢谢你了。”

    “赵主任,您太客气了,我作为贺修煜的家属,也有这个义务为基地做点什么。”

    赵主任知道贺修煜从老家领回来一个农村媳妇,据说没文化很粗俗和一个泼妇差不多。

    她暗地里还为贺修煜惋惜过。

    但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她作为下属也不好说什么。

    可今天一看,才知道不管啥时候,都不能道听途说,还是眼见为实啊。

    这姑娘,配贺修煜妥妥的。

    很快的,赵主任调来了一辆卡车,她刚买到一百多斤干木耳还有一大缸腌酸菜,正好和乔青玉一起回基地。

    这里也有招待所,可乔青玉以不能给办事处添麻烦为理由谢绝了,毕竟她不是基地职工,在这里住不大合适。

    赵主任越发觉得乔青玉明理大方,她看乔青玉的眼神也越发的亲切。

    临走的时候,乔青玉和赵主任打听西川的纺织厂。

    如果不是乔青玉第一次来西川,赵主任都认为乔青玉肯定是提前知道什么信了,因为昨天下午她丈夫调到西川纺织厂当厂长去了。

    问清楚了乔青玉想要买点零碎的布头之后,赵主任二话不说亲自带着她去了西川的纺织厂。

    虽然赵主任的丈夫上任才一天,可是赵主任确是从纺织厂出来的,她在这里做了八年的妇女主任。

    人品非常不错,特殊的时期也保护了不少的人,所以有的老人对赵主任感情非同一般。

    更何况现在政策松动,一些积压的库存纺织厂可以酌情处理了。

    于是他们将赵主任和乔青玉带去了仓库。

    有瑕疵的布匹还有碎布头都按斤算,一斤一毛钱。

    乔庆玉毫不客气的搬走了一千斤。

    反正有卡车运输呢。

    去财务室开了票交了一百元钱,厂子里又派了两个运输工人将五麻袋布料送到了汽车站招待所乔青玉住的房间。

    乔青玉也大方,在仓库就悄悄的塞给了两个工人一盒香烟。

    香烟是个稀罕货,也要凭票购买的,就下溪供销社的规模都没香烟的指标,人漂亮本来就占便宜,更何况乔青玉还会来事,于是,两个工人又在废料堆里给她扛了两麻袋碎布头。

    说是碎布头,手巧的人都能用来做衣服的。

    乔青玉将房间门锁好,她又骑着自行车去了汽车站附近专门做小米糕的一户人家,这是面馆的小媳妇告诉她的。

    一斤两毛钱,比下溪公社的供销社便宜一半。

    这户人家是祖传的手艺,做的小米糕不但好吃还容易保存,他们供应着汽车站附近方圆几十里客户的需求。

    她买了五百斤,花了一百块,让这户人家的小伙子帮着都运进了招待所她住的房间。

    至此,乔青玉的计划顺利的完成一大半。

    抛出千丝麻让钱副社长动心,找到赵主任将白菜种子光明正大的送给了基地。

    对,就是白送,她不要钱。

    她在为以后的计划铺路,因为她看中了家属院那一片荒地,准备承包下来。

    接下来就看大伯的了。

    下午的时候,乔青玉等到了乔志远一行人。

    乔小队长不但带来了自己的儿子,还带来了大队的会计和记分员。

    看到乔青玉的一刹那,乔志远眼圈就红了,小青玉是他们老乔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娃,所以乔青玉从小到大就得宠,要不哪能在困难的岁月还养的白白胖胖的。

    如果不是闹这一出,弟弟一家也都好好的在乔家大队待着呢,屯子里的人也不敢指指点点笑话他们。

    越想越气,如果不是在大街上,他差不多就要张口骂人了。

    乔青玉一把拉住乔志远,声音哽咽,“大伯,大堂哥,我可想可想你们了……”

    这话一出,不说乔志远心软了,本来板着脸的大堂哥乔天宝也红了眼圈,“你这丫头,咋这么糊涂呢,嫁谁也不能嫁给姓贺的,千里迢迢的回个娘家都费劲,奶奶见天的叨咕你……”

    乔青玉眼泪汪汪小声的问,“爷爷奶奶他们好吗,我爸和我妈到底去哪儿了,还有我弟弟,真的不念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