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嫁衣

    苏云瑶的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件事。

    刘巧文不过是因为她弟弟的工作和孟阿姨走的有点近而已,说是间谍,简直太搞笑了。

    沈昊泽盯了一眼苏云瑶,披上大衣,慢悠悠的道,“刘巧文确实在电话里和孟阿姨通报贺修煜的行踪,她不但违反了家属规定,而且这种电话还很危险,你敢保证没人监听吗,所以,乔青玉不是诬告!”

    苏云瑶恨恨的看着沈昊泽,可却无言以对。

    眼睁睁的看着沈昊泽离开,苏云瑶想了想也追了上去。

    这要是能以诬告罪将乔青玉抓进去那可是大快人心的,如果不能,以后也会彻底的断了乔青玉在孟阿姨的那条路。

    怎么算都不吃亏。

    可没想到,她竟然见不到刘巧文。

    苏云瑶站在警卫处的大门口,脸色不怎么好看,基地的人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还不是看她职位低吗?

    等她的实验出成果之后,看这些人还敢不敢这样对待她!

    夜色太深了,看来沈昊泽一时半会的出不来,苏云瑶只得悻悻然的离开了。

    ……

    遥远的东方泛起了淡白色,有一丝丝的光亮微微透射出来,这样的光亮如水波一样的蔓延,只一会的功夫,整片天空就变得清明透亮。

    又一个清晨来到了。

    乔青玉刷牙洗脸,随后给自己熬了一点小米粥就着黄豆酱算是吃完了早餐。

    收拾屋子的时候,她看到了帆布包,这里可是有六百多元呢。

    凝眉思考了一瞬,乔青玉眼睛一亮,她按住了手指十秒之后就进了实验室,这里一如既往,有空气能呼吸,但是时间却是静止的。

    她先去查看玉米种子,一亩地大约需要四斤,所以她得给大伯准备两千斤。

    也就是一百个大瓶子。

    实验室里玉米种子因为颗粒大,所以和花生土豆姜块一类的放在了靠边的架子上。

    玉米种子放了五层,一层正好一百个。

    乔青玉将关于玉米种子的种植方法以及注意事项还有留种的程序都记在了稿纸本上,字迹一笔一划中规中矩,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学生能写出来的。

    玉米种出来,自然也要留种继续培养,毕竟实验室的种子是有限的。

    但乔青玉不知道这个实验室是否有这个功能,如果有的话,该如何操作,但不管如何,留种是既定的程序。

    看着手里的纸和笔,乔青玉神思一动就出了实验室。

    经过了几次的实验,她差不多确定了目前可以带进实验室的东西。

    纸张,钢笔,钱票,木头箱子,香烟也可以。

    衣服被褥鞋袜包括帆布包不可以,吃食更是不行。

    而且实验室带有自动消毒和净化功能。

    她察觉自己脸上的皮肤仅仅几天就细腻了好多。

    用一张牛皮纸包好六百元钱,放在了拿进实验室的木头箱子里,这个箱子被乔青玉提前清理了一下,箱子底部铺上了两张大牛皮纸。

    将箱子放在实验室的角落里,看起来规整了好多。

    贺修煜招待客人剩下的三盒香烟也被乔青玉不客气的放进了木箱里。

    而此时,乔青玉的视线落在了放在炕柜上的那个包裹上,里面是韩香兰给她最疼爱的女儿亲手绣的嫁衣。

    迟疑了一瞬,乔青玉还是打开了包裹。

    一道阳光正好打在布料上,红色的纹路如水波一般的荡漾开来,竟然是绸缎面,盘着龙凤扣,上面绣着富贵花。

    针脚细密,绣工精湛。

    毫不夸张的说,当得上是一件艺术品了。

    韩香兰心灵手巧性子温柔,在十里八屯没人不夸她的,可临老了,却被亲闺女给坑了一把。

    除了新嫁衣还有几件新的的确良衬衫和涤纶裤子,还有一双烫绒面的绣着花的新布鞋,乔青玉一一打开,下一秒,她就从衣服里抖出来一个小布包,打开一看,里面都是钱和票。

    乔青玉认真的数了数,一共有三十八元零五毛八分,粮票三斤四两,还有布票棉花票,都是全国通用的。

    虽然没有片言只语,但乔青玉心里觉得很温暖,同时又有些酸酸的,韩香兰和乔志材嘴里说着断绝关系,可还是将仅有的积蓄都给了女儿。

    她将新嫁衣小心翼翼的包好,放在了柜子里。

    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很快就会原谅她的,不过在此之前,她得为他们做点什么。

    还有辍学的弟弟,孤单一人的大哥。

    有了明确目标的乔青玉将家里的大门锁好,她背着挎包去了李大嫂家,“李大嫂,我去公社开介绍信。”

    “青玉,你开介绍信要去哪儿呀?”李大嫂亲昵的问道。

    “去西川市,我大伯他们来西川办事,我正好去看看他们。”

    “那你明天就得坐长途汽车去市里了吧?”

    “如果今天能开出介绍信来,我今天就走。”

    “咱们家属院安全,没有小偷,你放心,再说了还有我呢。”李大嫂爽快的说道。

    这时候小虎从李大嫂的身后探出头来,来了一句,“算上我,我也可以保家卫国的。”

    乔青玉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看看咱们小虎,这么小就知道保家卫国了,等乔姨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小虎一听好吃的眼睛贼亮,小脑袋猛点,“乔姨,我一定帮你看好家。”

    说归说,李大嫂还是嘱咐乔青玉路上要当心。

    下溪公社到榆树县只有一趟公共汽车,每天下午两点在公社门口发车,大约两个小时到榆树县,有一趟去往西川市的汽车是五点走,时间倒是能衔接上,就是一路奔波啊。

    等到了西川市差不多是晚上七点钟。

    其实不过是几百里的距离。

    乔青玉没能搭上顺风车,再次用两条腿走到了公社,她拿着家属证去找开介绍信的方晓梅。

    方晓梅是本地人,和乔青玉认识,年初的时候方晓梅经人介绍和基地小车班的一名司机谈对象,等二月末的时候乔青玉被贺修煜带到了家属院。

    方晓梅就觉得两个人虽然对象层次不一样,但是她们出身差不多,应该很有共同语言,于是就找乔青玉来玩。

    两个人处的也真不错,可刘巧文从中挑拨了几次,两个人就翻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