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给自己的实验室找一个光明正大的来路

    沈芬想到一件事,“乔青玉,我和基地领导请示了,明天办事处就开始筹备学习班。”

    乔青玉这次是真高兴,马上就要摘掉文盲的帽子了,“沈主任,我第一个报名。”

    “好好好,等准备工作做完,就通知大家。”

    接下来说了几句话,沈芬看朱明丽实在是站立难安,她皱皱眉,却也准备回办事处了,乔青玉眼睛亮晶晶的,“沈主任,正好我去巧文姐家,我们一起走吧。”

    沈芬还真挺喜欢和突然懂事了的乔青玉说话,因为这姑娘很聪明,一点就透,和聪明人说话不累。

    说说笑笑的,就到了刘巧文的门口,此时刘巧文正在院子里晒被单,看到是乔青玉,脸色沉了一下,躲在了被单后。

    “巧文姐,别躲呀,我看到你了呢,对了,昨天我和你说的事儿你是不是忘记了,要不要我再重复一下?”乔青玉清脆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来。

    刘巧文没想到乔青玉这么直接,朱明丽她不在意,可沈芬她还是有点忌惮的,这要是被她知道了,脸上也不好看。

    “好了,我记得,你等着我去给你拿。”刘巧文恨恨的进了屋子。

    而沈芬和朱明丽也回了办事处。

    乔青玉靠在门框上,眯着眼睛感受着春日里暖融融的阳光,心里思索着下一步的计划。

    乔家大队肯定不能回了,韩香兰心结打不开,自然不会见她,因为她最疼爱的女儿,让她几十年的坚持和避嫌成了一个大笑话。

    所以,她还真得在这里窝几个月。

    那么,家属院方圆百里,如果能种上千丝麻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这一片土地的归属权是谁。

    还有,她准备成立一个农科所,给自己的实验室找一个光明正大的来路。

    她琢磨,要不要挂靠在腾海科研呢?

    就在这时,气呼呼的刘巧文拿着五十元钱从屋子里走出来,她阴冷的看了一眼晒着太阳如一只漂亮的小猫一样的乔青玉,眼底里闪过一抹嫉妒。

    一个农村姑娘,也配长得这么好看!

    她将五张十元的大团结扔在了乔青玉的脚下,用失望和愤恨的语气指责道,“乔青玉,你真是一个白眼狼,枉费我对你那么好,不就五十元钱吗,还见天的要,我还能不给你吗,你是穷鬼吗,你几辈子没见过钱吗……”

    乔青玉缓缓的站直了身子,一抹冷厉划过她的眼眸,刚才仿佛一只小猫,此时犹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

    四周的空气瞬间就阴沉起来。

    乔青玉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将东西扔在地面上让她弯腰去捡。

    不是她的腰有多高贵,是因为扔东西的人太可恶!

    她是孤儿,自小就体验到了一食一衣都靠人施舍救助的滋味。

    她赚钱很多,可从来都珍惜每一粒粮食。

    她指着散落在地面的钞票,目光阴沉,一字一句,“刘巧文,将钱捡起来!”

    刘巧文从来没看到乔青玉这个样子。

    明明不过才十八岁,比她小那么多,可眼神狠厉气场强大,隐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严,就连四周的空气好像都低了好几度。

    刚刚还气愤不已的情绪,此时已经变得惊慌失措了。

    刘巧文的额头都冒了一层冷汗。

    “乔青玉,你你……你什么意思,钱不是都给你了吗?”刘巧文外强中干的低吼着,“别给脸不要脸!”

    乔青玉阴恻恻的盯了她一眼,转头就走。

    刘巧文心口一沉,追了几步大喊道,“乔青玉,你这个白眼狼。”

    乔青玉顿住了脚步,转过头,目光平静的看着刘巧文,声音更是平静,“刘巧文,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吃了我家多少肉多少糖,又从我这里拿走了多少斤小米和白面,要不要我给你列一个清单,可我连你家的一口水都没喝过,谁是白眼狼,要不要大家来评评理?”

    “你……”刘巧文脸色铁青,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乔青玉,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乔青玉勾勾嘴角,转身大步流星的去了办事处。

    刘巧文的心里突然不安起来。

    太阳落到了地面线下,落日的余晖笼罩在这片苍茫的大地上,家属院升起了袅袅炊烟。

    基地警卫处的人将刘巧文带走了。

    乔青玉实名举报刘巧文搞间|谍活动。

    因为在贺修煜每次回来后,刘巧文都会去公社邮局打电话。

    这事不知道怎么的,很快的就传遍了整个家属院,不过却没人敢拿这事儿当笑话讲。

    一时间,家属院的空气竟然有些紧张。

    李大嫂有些担心,可看乔青玉笑呵呵的样子,也就放心了。

    她不喜欢刘巧文,因为那女人总是怂恿乔青玉和贺修煜又哭又闹的,而且还喜欢占便宜,实在是不像话。

    乔青玉知道刘巧文不是间|谍,但她也不会被说是诬告,因为当事人是贺修煜的亲妈,最后只能归结为内部矛盾。

    她自然没事,但刘巧文得扒层皮。

    基地可是有严格规定的,不得擅自透露基地科研人员的行踪。

    哪怕那人是亲爹亲妈也不可以!

    这就是铁打的制度,无条件执行即可!

    能一次性的解决两个膈应人的麻烦,乔青玉睡的很香。

    但基地警卫处却是灯火通明。

    刘巧文被吓坏了,也顾不得孟思琪是贺修煜的亲妈了,如果不说实话,她就要坐牢了。

    因为她的确通报过贺修煜的行踪,尽管那人是贺修煜的亲妈,但她也犯了纪律了。

    于是,刘巧文连哭带嚎的将实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林处长亲自审讯的,得到这个消息也觉得很棘手,贺修煜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也很秘密的会议,他根本就联系不上他。

    只得将电话打给了沈昊泽,贺修煜不在,这里暂时由他负责技术这一块。

    而且这人和贺修煜关系也好。

    沈昊泽都愣住了,乔青玉实名举报刘巧文搞间|谍活动?那个女人又在折腾什么?

    苏云瑶脸色阴沉,嘴角带着冷笑,讥讽道,“乔青玉也太不要脸了,她以为她是谁,说举报就举报,刘巧文怎么可能是间谍,我看这是诬告,应该将乔青玉抓起来坐牢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