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们给她一个改正的机会好不好?

    “臭丫头,这么半天,你也没问问你爸你妈去哪儿了?”他想起这茬,没好气的嘟囔道。

    “我爸和我妈去哪儿了?”乔青玉干脆的问道。

    “不知道!”

    “这不就结了吗,问了也白问。”乔青玉叹气,随后话锋一转,”大伯,我爸妈的事儿等我们见面再说,我建议你带两个人来,要是能有一辆卡车就好了,当然了能带些咱们老家的黑土更好了,我这种子可是发了芽的,运输的时候要小心……”

    实验室的玉米种子是用大号瓶子装的,一个二十斤,如果不是如今没法回乔家大队,她何至于这么麻烦呢。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们到了北城就给你打电话。”

    “你记一下我们家属院办事处的电话……”

    “好。”

    都是利索人,乔志远记下电话就急吼吼的去找大队长去了。

    而乔青玉则是去柜台付钱。

    有点肉疼,竟然花了三块钱!

    如今她花的每一分钱都是贺修煜的,害,人生艰难啊!

    乔青玉抱着包裹出了邮局,看看时间,又去了供销社,和所有农村的供销合作社一样,这里的货物不多,但是很杂,布匹头绳书本纸张油盐酱醋,还有酒和糖,没有茶叶和香烟,这年代乡下喝茶叶的人并不多,而香烟俗称过滤嘴,下溪公社的人更喜欢抽烟袋锅和卷旱烟。

    有的烟叶是自己种的,有的是用树叶晒出来的。

    来客人了端上一碗糖水,卷上一支旱烟,那就是规格很高的招待了。

    乔青玉看了一圈,需要买的东西挺多,不过她拿不回去,最后只买了一斤白糖和一斤当地特产小米糕抱着包裹就一路走回了家属院。

    用了一个小时,累得够呛。

    乔青玉决定了,必须买一个自行车,她手里就有贺修煜给她的自行车票,反正也欠了贺修煜不少钱,等以后赚钱了一起还他就是了。

    此时,前院的李大嫂看到乔青玉回来,忙给她端来一碗二米饭,上面铺着一层炒咸菜。

    西北的四月份,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因为基地刚刚建成,后勤这一块也要先可着基地的科研人员来。

    所以家属院吃得最多的就是咸菜。

    乔青玉笑眯眯的接过了碗放在了桌子上,“谢谢李大嫂,我真有点饿了。”说着用油纸包了一半的小米糕递给李大嫂:“小米糕挺有营养的,这是给小虎吃的。”

    李大嫂自然不能要,这弄得好像换东西一样,而且小米糕很贵,五毛钱一斤,猪肉才八毛啊,一般人很少舍得买小米糕这样奢侈的点心吃。

    她男人工资四十多元,还要给老家的人邮去一半,所以,她还是过年的时候给小虎买了半斤解馋的。

    “你自己留着吃吧,再说了,小虎也不爱吃糕点什么的。”

    说着李大嫂就要走,乔青玉一把拉住她,笑盈盈的,“李大嫂,我当你是亲人,你给我吃的,我高高兴兴的接过来,一点都没客气对吧?”

    李大嫂点头,她性子豪爽,自然也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

    “所以,我买小米糕分给小虎吃,你也不能跟我客气是不是?”

    李大嫂迟疑了一下,想了想,似乎是这个道理。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李大嫂痛快的接过来,嘱咐了乔青玉几句之后,就风风火火的回了家。

    李大嫂的厨艺不错,即便是咸菜,炒的也很有味道,乔青玉连饭带咸菜都吃的干干净净。

    午睡醒来后,她惊呆的跪坐在木箱旁,昨天种下的白菜竟然都冒出了两片绿叶。

    普通的白菜出苗一般要三至四天,而实验室里的缩短了一半的时间。

    看样子,再有一个星期,自己就可以吃到嫩绿的小白菜了。

    虽然对实验室有谜一般的自信,可乔青玉还是松了一口气。

    下午的时候,办事处的沈芬带着朱明丽来了。

    没进屋子,就在院子里朱明丽和乔青玉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出口伤人,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我!”

    天知道,说出这话的朱明丽心里都在滴血。

    她低着头,眼底里的怨恨极力的掩饰着,可乔青玉看得清清楚楚。

    她叹了一口气,没搭理朱明丽,却看着沈芬,软和和的道,“沈主任,劳累您跑这一趟,我真过意不去。”

    沈芬,“也不单单这这件事,你老家的大伯打电话,明天清晨五点他坐卡车来西川,让你后天下午去西川市的汽车站等他们。”

    大伯这个官迷速度还真的挺快,乔青玉嘴角微微翘起,“谢谢沈主任了,进屋子喝点水吧。”

    “不了,我们还有事呢。”

    沈芬看了一眼朱明丽,知道她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这个时代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基地喂猪的同志们都很辛苦,朱明丽这话不单是骂了乔青玉也骂了基地喂猪的,这人不大适合在办事处,她得考虑考虑了。

    “乔青玉,朱明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这一次你就原谅她,我们给她一个改正的机会好不好?”

    乔青玉眼眸明亮,崇拜的看着沈芬,“沈主任,您真不愧为人民教师,真的是太有文化了,我方才就想,怎么说才能表达我此时的想法呢。”

    沈芬笑的很柔和,随后她惊讶的发现乔青玉这姑娘长得真漂亮,柳叶弯眉,眼睛水汪汪,脸蛋白嫩的好像剥了壳的鸡蛋,淡粉色的嘴唇高挺的鼻梁,尤其笑起来,整个人潋滟生姿。

    心底里暗叹,乔青玉和贺修煜,单从外表看也算是天生一对了。

    乔青玉转头看向朱明丽,言辞恳切,“朱办事员,既然你来道歉了,我也就原谅你了,希望你能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不是表面的。”

    朱明丽,“……”

    就很憋屈很憋屈。

    “因为你这番话可不单单是骂我呢,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成见,也不能一棒子打倒一大片。”

    朱明丽咬牙,“乔青玉同志,我以后会注意的。”

    沈芬欣慰的看着乔青玉,这姑娘是个聪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