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给你一分钟考虑时间

    片刻之后,乔青玉站了起来。

    抱着包裹再次的走进了邮局,老常纳闷的看着乔青玉,扶了扶眼镜,问道,“咋又回来了?”

    “常大叔,我给家里打个长途电话。”

    “喔,那先填个单子吧。”

    “好的,谢谢您。”乔青玉心态调整好了,人也轻松不少,她填好了单子,递过去自己的家属证,随后很是认真的赞道:“常大叔,我们家属院的巧文姐总说您服务态度好,是人民的好公仆呢。”

    老常很高兴,呵呵的笑着,认真的看完申请单,又盖了一个章,这才领着乔青玉去了隔壁的电话间,打开门后才谦虚的说道,“都是为人民服务,应该的,刘巧文同志太客气了。”

    接下来就不肯说了,乔青玉也不在意,反正她已经猜出来刘巧文是给谁打电话了。

    就是她那个从来没见过面的所谓的婆婆孟思琪。

    乔青玉觉得好笑,都什么年代了,还弄个奸细出来。

    再次的谢过了老常然后进了电话间。

    关上门之后,开始拨电话。

    这个年代打电话很麻烦,先打给总机,然后一路转一路转的,最后才是要接电话的人。

    而且电话的内容很可能被话务员听得清清楚楚。

    除了特殊的电话之外。

    所以,这年代做个话务员也好牛逼的。

    电话接通了,对方的声音很是粗犷,没想到竟然是她的亲大伯乔志远,乔家大队三小队的小队长,毕生最大的愿望是当上大队长。

    可惜的是,大队长比他还年轻,想要接班那是不可能了。

    乔青玉本来想找大哥乔根宝的,可这人更合适,她整理了一下情绪,声音略带哽咽,“大伯,我是青玉。”

    那头愣了一下,随后噼里啪啦的骂声透过老式的黑色的电话筒传了过来,“……你这个死丫头,你咋好意思打电话,你将你爸和你妈的脸都丢尽了……”

    乔青玉想象的出来,此时的乔小队长定是口沫横飞。

    “大伯,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儿要和你讲,你旁边有人吗?”乔青玉声音不高,却很清脆,她不客气的打断了对方的喋喋不休。

    那头愣了一下,但因为乔青玉的语气很慎重,就气呼呼的道,“大队部就我自己,你有啥事?”

    “大伯,你想当大队长甚至丰收公社的社长吗?”乔青玉语出惊人,那头的乔志远被吓得后背冒出一层冷汗,心脏都停跳了一拍。

    “你个死丫头,你胡扯八道什么,你……”他顿住了,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乔青玉嫁给谁了。

    不说远在帝都的贺山,那贺修煜可是管着一个比县城还要大的实验基地呢。

    据说手底下光是大学生就好几百个。

    乔志远的名字和他的理想差不多,别看他都五十多了,可他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往上走一走。

    “我想不想的你说了算啊?”回过味来的乔志远没好气的道。

    “大伯,咱们长话短说,您只要听我的,我包您心想事成。”

    那头沉默了一瞬,有些心动,“那你说说看。”

    “我这里有一种新玉米种子,成熟期九十天,亩产三千斤,耐旱耐涝,抗病抗倒,种植简单对土质要求极低。”

    不等乔青玉说完,电话那头的乔志远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脱口而出,“亩产三千斤,你说梦话呢……”

    “我嫁给谁你该知道吧,我住在哪里你知道吧,我周围的人都是大科学家,这你可能不知道,电话里说不方便,大伯你要是同意今晚就启程,上火车之前给我打电话,我去省城车站接你,对了,给你一分钟考虑时间,电话费很贵不说,咱们不能总占线对吧。”

    “你这丫头……”

    一分钟能考虑出啥来,他脑子里都一片空白了。

    “机会只有这一次,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你要是不要,还有很多人在后面排队呢。”

    “大伯,看你是我的亲人我才第一个考虑你的,现在正是种植好时机,耽误了可就是损失了一年的丰收,我给你算一笔账,你们小队一共有三千亩地,假如你种植两千亩玉米,抛去一切意外因素,咱们按照亩产二千九百斤计算,也会收获玉米五百八十万斤呢。”

    乔志远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十多岁就下地干活,一辈子都和土地打交道,是一个老庄稼了,去年他们就种了两千亩的玉米,风调雨顺种子也不错,秋季下来共打了玉米二百万斤,为此丰收公社还奖励给他一条毛巾呢。

    因为他们三小队是公社玉米种植的第一名。

    可这五百八十万斤,多了一倍多啊,意味着什么都不用人说,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可万一种不好呢?”乔志远担心的问道。

    乔青玉沉默了一瞬,实验室里的种子到底好不好,种植情况如何其实她应该自己先做一年的实验,然后才可以大面积的推广。

    但是实验室里的种子资料记载都很详细,种植方法土壤要求等都有严谨的科学数据,常用的农作物种子更是如此。

    她做事最不喜欢拖泥带水,“大伯,你可以申请五百亩的试验田,这种玉米成熟期短见效快,一个月后就可以看到效果,你考虑好了吗?”

    乔志远,“……”

    臭丫头,你小嘴叭叭的,也没给我考虑的时间啊。

    乔志远一咬牙一跺脚,“无论哪个农科所,出了新种子都要进行实验,我就做第一个人了,我也豁出去了……”

    乔志远其实是一个很有魄力和远见的农民,如果不是文化水平太低,其实真可以进公社的,但现在有她在,也一样没问题。

    呵呵,就是这么自信!

    “不是谁都有这个条件得到种植机会的,因为你是亲大伯,我才第一个考虑你的,这样的种子种植成功了,你就是咱们丰收公社,不,咱们县城科学种田第一人,意味着什么大伯您可比我清楚呢。”

    乔志远,“……”

    以前咋没发现这丫头这么能说呢,难道真是应了那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要饭的拎着棒子走?

    这嫁了一个科学家,一下子就成文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