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她很快就会从贺修煜的身边滚蛋的!

    苏云瑶很悲伤,如果在贺修煜回贺家屯之前重生该多好啊。

    尽管如此,可她也很感恩。

    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就是为了让她弥补遗憾的,这一世,她一定帮助贺修煜摆脱那个无知愚蠢的村妇,她要嫁给他,她要好好的爱他,还要利用自己脑子里的知识助他少走弯路,登上科学的高峰。

    还有,上辈子贺修煜和那个无耻的村妇一直没孩子,这一世,她要给他生儿育女。

    女儿像她,儿子像他!

    他们青梅竹马志同道合,这一世一定会成为最幸福的一家人。

    苏云瑶眼底闪过泪光,她真的好想他,明明昨天才见过,可如今算来,这却是隔了两辈子的时间啊。

    想到这里,苏云瑶忙擦掉眼泪,她的脚步轻快起来,她有太多的遗憾没有弥补,她有太多的错误需要改正。

    真好,老天一定是看她过得太苦才给她这个重生的机会的。

    她一定要好好的珍惜。

    至于乔青玉,实在不值一提。

    哪怕她看着好像聪明了一点,可也改变不了她一个无知村妇的事实。

    她很没必要和她生气的。

    贺修煜根本不爱乔青玉,所以,她很快就会从贺修煜的身边滚蛋的!

    ……

    此时的乔青玉猜得出苏云瑶应该是在想办法让她离开贺修煜呢。

    她很好奇,没有站在女主视角的剧情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可随后她就没时间去想了,她被颠簸的小脸惨白,这是什么路啊,太差劲了,孙大志都已经尽量放缓了速度,可依然没好到哪里去。

    幸好走到一半的时候,路况好了许多,可是马路两旁却是光秃秃的,视野倒是悠远,可也真荒凉。

    这里位于西北的黄沙带边缘,临近下溪公社的时候看到了一块块的田地,人们在地里劳作着,看到有吉普车路过,都直起了腰看着他们。

    田地依然很贫瘠,远处有稀疏的榆树立在黄土坡前。

    “孙大哥,这里的田地和我们北城相比差的太远了,你说这些人怎么不去北城种地呢,我老家附近可有好多的荒山没开垦呢。”

    目前的农作物,种了一年又一年,在没有复合肥之前,只会让贫瘠的土地更贫瘠。

    但有了化肥,也没好到哪里去。

    想要改善环境,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人退!

    “故土难离啊,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怎么舍得离开呢,北城再好,也不是他们的家。”孙大志叹息的说道。

    乔青玉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而这个时候也到了下溪公社。

    公社所在地面积挺大的,但是四周也都是田地,目前公社还没取消,这里住的社员也都是农民。

    正是上工的时刻,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

    吉普车停在了邮局的门口,乔青玉利落的下了车,笑意盈盈:“孙大哥,你回去吧,我一会还要去供销社买点东西。”

    孙大志犹豫了一下,他确实是不能长时间逗留,“你买的东西多不多啊,路途也不近,你怎么拿回去?”

    “没事,买的东西不多,到时候我和家属院的几个学生一起走回去,孙大哥,谢谢你了,你回去吧。”

    家属院学生暂时在公社综合学校上学,大约有四五个孩子,乔青玉没准备和他们一起走,她是准备在这里逛一逛的。

    孙大志也没在坚持,嘱咐了几句之后开车离开了。

    乔青玉站在了邮局的门口,好奇的打量起来。

    大门口立着一个绿色的铁质邮筒,推门进去就是下溪公社的小邮局了。

    半米多高的柜台后有一个戴着眼镜的邮局职工,他正分拣着一封封的信件和汇款单之类的。

    这个年代电话没普及,山高水长的都是书信联系,实在着急可以怕电报,一个字一毛五。

    老常抬头看到是乔青玉,这姑娘他是认识的,她是供销社的常客,据说还是腾海科研基地一个大科学家的媳妇,老常忙喊道:“乔青玉同志,来的正好,这里有你的汇款单和包裹还有一封信。”

    乔青玉愣了一下,她是要给这具身体的父母发电报的,可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东西。

    基地家属院办事处没有开介绍信的权利,于是,实验基地给直系家属办了一个证件,乔青玉自然也有。

    一个小时之后,乔青玉的汇款单就取出了六百元钱,还有一封信和一个包裹。

    她抱着这些东西出了邮局,有些犯愁,早知道就让孙大志等她一会了。

    乔青玉坐在了墙角的台阶上,钱放在背着的帆布挎包里,都是十元一张的大团结。

    贺修煜当初给了乔青玉八百元钱,其中的六百元被她邮回了老家,剩下的二百元都花光了。

    她也是刚刚想起来。

    昨天贺修煜给她的工资有八十元,粮票五十斤,还有几斤肉票和油票等……

    八十年代初期,依然还是凭票购买的年代。

    而贺修煜是属于高收入的那个群体。

    虽然原则上她不能花贺修煜的钱,可如今她身无分文,想要自立,也要等赚到钱的。

    可这些钱票的确有些烫手。

    乔青玉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信。

    信是乔青玉的弟弟乔木宝写的……

    正好两张信纸,乔青玉很快的看完了,她的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来。

    目前的处境似乎有点棘手呢。

    因为这场尴尬的婚姻,韩香兰大病一场花光了家里的钱,乔青玉的父亲带着韩香兰离开了乔家大队,木宝辍学了,村子里背后说闲话的人实在太多,大嫂带着侄子侄女回娘家了。

    昔日和乐的乔家就只剩下老实憨厚的大哥乔根宝了。

    信里木宝没有说他们去了哪里,但是却将韩香兰亲手给她做的嫁衣邮来了,并让她好好和贺修煜过日子,但永远都不要回乔家大队,只当没有娘家人。

    还有钱,那是贺家的,他们原封不动的给她退回来。

    这是彻底断了关系啊!

    乔青玉眉间微蹙,将信放进了帆布挎包里。

    抱着装着嫁衣的布包,乔青玉水润的眼眸闪过一抹迷茫,她这是连退路都没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