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笃定她听不懂是吧!

    其实吧,贺修煜有点吃亏,毕竟女主是带着记忆重生的,本来她就是贺修煜团队的一员,自然,那一世贺修煜的科研成果她都知道。

    这一世,也会是这个套路。

    但这和她关系不大。

    短暂的沉默之后,苏云瑶隐去了眼底里的恨意,但她的声音还是很冷,“乔青玉,还认识我吗?”

    乔青玉笑眯眯的,声音也软绵绵的:“认识呀,修煜带我回来的第二天,你来找我了,你说你是修煜的小青梅,还说你们两小无猜感情可好了呢……”

    苏云瑶一下子愣住了,都没反应过来,按照记忆,乔青玉不是应该扑上来和她厮打吗?

    然后就是污言秽语的辱骂她。

    她都做好准备了啊。

    坐在吉普车驾驶座上的司机孙大志也愣了,苏云瑶,她竟然和乔青玉说这话了?

    不可能吧?

    “对了,你还说,我是一个无耻下贱的女人,我是贺修煜的污点,你还说我和我妈妈一样不要脸,当时我就很生气,你骂我可以,但你不能骂我的妈妈呀,我一生气打了你一巴掌……”

    苏云瑶变了脸色,本能的厉声否认,“乔青玉,你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说那样的话。”

    孙大志狐疑的看了一眼苏云瑶,贺修煜领媳妇回来他知道,就是他接回来的,乔青玉打了苏云瑶这事他也知道。

    当时大家都挺气愤的。

    可到底谁说的是真的呢?

    不等孙大志想明白呢,乔青玉眼眸瞬间湿润了,委屈巴巴的,“好吧,当时就我们两人在屋子里,你说没说那就当你没说吧。”

    随后瞪起水蒙蒙的眼睛,故意做出凶恶的表情,“苏云瑶,哪怕你和修煜关系再好,但是你骂我妈妈,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哼!”

    乔青玉朝前走了两步,熟练的打开了吉普车的后门,她干脆利落的上了车,孙大志震惊的扭过头,乔青玉抹了一把眼泪,声音哽咽的道,“我知道基地的人都瞧不起我,可这是我一个人做下的事,云瑶姐骂我可以,但却不该骂我妈妈的。”

    孙大志,“……”

    道理似乎很对,本来就祸不及父母,但是,你上车是几个意思?

    苏云瑶不可置信的看着上了车的乔青玉,半晌,牙缝里才挤出三个字,“绿茶婊!”

    这是明目张胆的在骂她?

    笃定她听不懂是吧!

    此时,她眼底里带着泪光,抬起了手腕,有些娇憨的问道,“云瑶姐,绿茶表是什么表呀,和修煜给我买的梅花表是一样的吗?”

    阳光落在了乔青玉白皙的皓腕上,小巧的梅花表反射着七彩的光芒,苏云瑶就觉得刺眼极了。

    孙大志也不由得接了一句;“乔青玉同志,好像目前没有这个牌子。”

    他看向苏云瑶,“你是不是说错了,哪有什么绿茶表?”

    苏云瑶都要疯了。

    怎么没有,眼前不就是有一个吗!

    她怎么不知道,乔青玉还有这一面?

    孙大志叹了一口气,他不过是一个司机,也不好说什么,可他态度很温和的对乔青玉说道,“好了,乔青玉同志,过去的就都别提了。”

    乔青玉的小脑袋忙不迭的点着,“嗯呢,孙大哥说的对,我听您的,过去的都不提了。”

    “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呀,孙大志孙大哥呀。”乔青玉笑眯眯的,可下一秒,她情绪低落的道,“孙大哥,我正要去下溪公社,我准备给家里拍一封电报,本来这个时候都快走到了,可这么一耽搁……”

    “距离不远,时间也来得及,我送你去。”孙大志也笑呵呵的。

    “那可真要谢谢孙大哥了。”

    乔青玉声音轻快,笑的也很欢畅。

    “不行!”苏云瑶气急败坏的拉着车门,声音都有些尖利了,“这是基地的车,她不过一个村妇,她凭什么用啊,孙大哥,你是要犯错误吗?”

    她吼着乔青玉:“你给我下来!”

    乔青玉一动不动,只是一眼不眨的看着孙大志,她要看看这位司机同志如何处理。

    可看在孙大志的眼里,就是乔青玉似乎被吓呆了一般。

    孙大志本来不想管女人间的事儿,这和他没关系不说,而且也不是他一个大男人该插手的,可他觉得苏云瑶不占理。

    不管她和贺修煜关系如何,现在贺修煜有了媳妇了,她于情于理都得喊一声嫂子对吧。

    他也是种田人家的孩子,这村妇村妇的,咋这么难听呢。

    孙大志难得的严肃,“苏云瑶同志,贺总工程师全身心的扑在了实验基地,他的付出有目共睹,如今他没时间顾家,而乔青玉同志千里迢迢的来到大西北也很不容易,所以我送她去下溪公社拍电报,如果因此犯错误,我一个人承担,对了,你不是要去办事处吗,别耽误了,我很快就回来。”

    苏云瑶松开了拉着车门的手。

    理智一点点的回笼,她心里惊怒交加,但是却不能发作,她恨恨的盯了一眼乔青玉,眼底里的怒火如果有实质,此时的乔青玉没准被烧成灰了。

    乔青玉丝毫不在意的对她笑弯了眼眸。

    吉普车启动,她还对着苏云瑶挥了挥手,好心的道:“我刚从办事处那里过来,只有沈主任一个人在呢……”

    她知道苏云瑶是来找朱明丽的。

    自从她嫁给了贺修煜之后,这两个人关系就好了起来。

    话音落地,吉普车已经一溜烟的跑远了。

    苏云瑶脸色铁青,呸呸的吐了好几口,灰尘扬起的沙子都进了嘴里。

    她站在坑坑洼洼的路边,眼眸阴鸷,乔青玉,算你狠,早晚我会让你露出泼妇的原型!

    她是昨晚半夜忽然醒过来就拥有了前世的记忆。

    她爱了贺修煜一辈子,为了他,她心甘情愿的在这荒芜的大西北与他一起做研究做实验,为了他,她拒绝了一直爱着她的方昊泽,为了他,她名誉尽毁青春不在。

    可是,直到死,她都没能得到他!

    他总是严肃而又疏离的说他是有妻子的人,不要对他说不该说的话,起不该起的心思。

    可是,那个恶毒的农村泼妇,那个无耻的女人,她怎么配得上贺修煜啊!

    只恨自己重生的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