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她与他隔着万水千山

    乔青玉琢磨了一会,心里有了大概的思路,她环顾了一眼四周,开始专门挑有野草的地方挖土。

    她挎着半筐土到家的时候,也累得呼哧气喘的。

    幸好她现实里是孤儿,无父无母一直自力更生,所以,体力和精神上适应的还算是不错。

    就是可惜了她三百多平的别墅新买的跑车以及名牌包包了……

    乔青玉掐腰站在凹凸不平的院子里,心理忽然升起了一丝诡异的念头,她和原主有没有互穿的可能性呢?

    几息后,她摇摇头,现在想什么都没意义,好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她早在收拾院子的时候,就发现了两个木箱,七十年代纸箱少,邮贵重的东西都用这种木头箱子。

    应该是贺修煜用来邮书的。

    这种木箱改装一下,就可以装上土种东西了。

    她虽然分不清麦子和草,但是种菜这种铭刻在华夏人民骨血里的技能轻松的被点亮了。

    还得庆幸原主懒,烧火剩下的草木灰也没扔掉,都堆在了角落里,作为一个学霸,虽然她是学经济学的,被业内人士称为金融鬼才,可她也知道草木灰主要的成分是碳酸钾,这可是成本低廉养分齐全肥效明显的无机农家肥。

    将草木灰和挖来的土混合好放进了木箱里,乔青玉通过验证指纹进了实验室,将葱姜蒜还有白菜以及菠菜的种子每样取出一瓶,不得不说,这实验室的种子真好,个个饱满,小绿芽看着就生机勃勃。

    乔青玉其实也很纳闷,为什么她的指纹可以开启实验室呢?

    可惜的是,目前没有任何答案。

    将这几样种下去之后,剩下的又放回了实验室,乔青玉路过一排架子的时候,忽然顿住了脚步,第三排格子上放着一种叫千丝麻的种子,一年生草本深根植物,花期5—6月,果期6-8月,适应性强,各种土质均可种植……

    随后又是一小段信息,是介绍它的三种主要价值,一是叶子和根部都具有药用价值,二是种子可榨油,茎皮富有大量纤维可作为造纸和人造棉的原料,三是可以改良土壤……

    似乎和蓖麻很相似,但是却比蓖麻用处和价值大得多了。

    可乔青玉却没听过千丝麻这种植物。

    难道是外来物种或者是地球早就灭绝的植物?

    她若有所思,各种土质均可种植啊,还可以改良土壤,她轻轻的摩挲了几下瓶子,还是出了实验室。

    她和贺修煜中间隔着万水千山,离婚是必然的,况且,男主嘛,是注定属于女主的,言情小说的定律,凡是和女主抢男人的都没好下场。

    所以,她在这里顶多也就待上两个月就得离开。

    乔青玉不再去想千丝麻,她将种了几样蔬菜的木箱搬去了屋子,放在了炕梢,西北这里昼夜温差大,炕梢这里温度适宜,白天还有大片的阳光,所以应该适合种子的发育和生长。

    这也算是一次实验吧。

    傍晚的时候,乔青玉缝好了晒干的被面,将干净的床单和枕巾铺上,就开始烧水洗澡,她也忍了一天了,虽然原主也算是干净,但还是差了一点。

    一直到月上中天,刘巧文也没来还钱。

    看样子将她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了。

    晚上熬了一点粥,就着黄豆酱算是吃了晚餐,乔青玉躺下来的时候,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也终于感觉到了疲乏,她以为自己穿书第一天肯定睡不好,可她竟然一夜无梦到天明。

    收拾好自己之后,乔青玉去了家属院办事处,这是临时组织的一个机构,就位于原村支部的院子里。

    管事的有三个人。

    主任是基地警卫处林处长的媳妇沈芬,另外两个是两个年轻的办事员,一个叫朱明丽一个叫孙爱芝。

    她们主要负责家属院三百多个妇女的后勤工作的,比如孩子入学,基地职工家属想找个工作贴补家用,还比如一些家庭矛盾邻里纠纷什么的……

    负责的工作很琐碎,就跟街道办事处差不多。

    此时,房门是开着的,屋子里的三个人看是乔青玉,明显的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这不是贺修煜的新媳妇吗?

    自从朱明丽给她找了一个食堂喂猪的活计挨了一顿骂之后,办事处的人就没有人敢给乔青玉安排工作了。

    但今天乔青玉可不是来找活干的,她是来找学习机会的,在原主小学都没毕业的情况下,她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参加今年或者明年的高考。

    所以,她必须得给自己艹一个天才的人设!

    乔青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站在了沈芬的办公桌前,垂下头,声音微颤带着真诚的歉意:“沈主任,我是来给你们赔礼道歉的。”

    嗯?

    沈芬拿着大茶缸的手顿住了,不解的看着乔青玉,却惊异的发现,今天早晨的乔青玉和前几天看到的乔青玉好像哪里不同了。

    她的头低垂着,只看得见宛如鸦羽的眼睫毛,她的唇色如水,梳了一个马尾辫,有碎发落在肩膀上,晨曦的阳光给她镀上了一层金波,整个人都变得明媚起来。

    沈芬心里咯噔一下,说不清什么感觉,就听乔青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沈主任,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这一点我得检讨,朱办事员给我安排喂猪我确实不该挑挑拣拣,可我还是要解释一下,我虽然在农村长大,但是却没有喂过猪,因为喂猪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这里面可是涉及了好多的科学文化知识呢……”

    沈芬脸色好了一些,这话她爱听,她来基地前,就是某重点高中的老师,只不过为了爱人的事业不得不跟着来到了大西北。

    “这点你检讨的对,而且,你也不该骂人,有什么事情都要讲道理的,农村泼妇那一套是不能在这里用的。”

    她随后加重了语气,“乔青玉,你做事也得为小贺多考虑考虑……”

    “是是是,知识分子说话就是不一样,沈主任您教导的对,放心吧,我会改正自己的错误的。”

    乔青玉的声音极其的诚恳,有些愧疚的看向朱明丽:“朱办事员,我没啥文化,所以就以为你说无耻下贱的人最适合喂猪的话是骂我呢,真对不起啊……”

    室内忽然陷入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