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鸡蛋手擀面

    去年的冬天,贺山的大伯父去世,贺山带着贺修煜回老家,而原主乔青玉正好去贺家屯的大姑家走亲戚,一眼就喜欢上了长相俊美的贺修煜。

    等听大姑说那就是贺山的小儿子并且还没结婚的时候,她就动了心思。

    贺山和自家妈的陈年往事在这十里八屯不是秘密,这姑娘自然知道,她胆子大,脸皮也厚,主动找上门去,贺山一听是韩香兰的女儿,自然是感慨万千,甚至差点老泪纵横啊。

    二十九年了,韩香兰不接受他的任何帮助甚至和他没有片言只语,所以,这都成了他的心病了。

    自然的,对才十七岁的乔青玉也没什么防备,于是当天晚上,原主就顺利的摸进了贺修煜的房间……

    这件事闹得很难看。

    韩香兰闻讯当场就昏厥过去,乔青玉的父亲更是羞恼,声称宁可打死乔青玉也不会让她进贺家的门。

    不过,乔青玉还是如愿了。

    两个人领了结婚证,随后在二月中旬贺修煜将她带来了大西北……

    乔青玉一边梳理着剧情,一边将洗好的被面床单晾在了晒衣绳上,她开始收拾自己住的屋子。

    因为是临时住所,所以没有什么家具,但是被褥都是崭新的,一铺通长的大炕,炕席是新编的芦苇席。

    西面的墙壁放着一个旧炕柜,里面有两包奶糖和一包桃酥。

    这是原主的零嘴。

    而屋子里除了一个破桌子和两把破椅子再无其他,的确看起来太简陋了,原主为了过好日子都众叛亲离了,没想到来的地方还不如老家,所以对这里失望极了,一直闹着让贺修煜带她回帝都。

    乔青玉微微蹙眉,这里的确很艰苦。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去了厨房,虽然现在粮食够吃了,可精细面还是按人头供应,不过家里倒是有半袋子富强粉和一小袋小米。

    坛子里有李大嫂给的黄豆酱,碗柜里有几个鸡蛋,油盐酱醋还都不缺。

    乔青玉做了一锅鸡蛋手擀面,盛出了一大海碗端着去了前院的李大嫂家。

    门口李大嫂的儿子小虎正蹲在院子里等着吃饭,一抬头看到乔青玉,吓得五岁的孩子哇哇大哭:“坏人,坏人来抢我糖吃……”

    李大嫂一脸尴尬的走出来,拉着小虎呵斥道:“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乔姨抢我的大白兔奶糖,不给她她还掐我。”小虎委屈的告状。

    这事是真的,可乔青玉却不能承认,太丢人了。

    毕竟李大嫂找上门的时候原主也是不承认的。

    她将大海碗放在了外面的木桌上,情真意切的道:“李大嫂,谢谢你今天又救了我,这是我做的鸡蛋面,虽然和李大嫂做的比不了,可也是我的一番心意……”

    李大嫂愣住了,惊疑不定的看着乔青玉,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该说啥了,这是乔青玉吗?

    怎么好像换了一个人呢?

    “李大嫂,以前是我不懂事,让李大嫂跟着操心了,真是对不起。”

    “……说啥对不起啊,我这不是碰上了吗,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李大嫂终于回过神来,忙拉着乔青玉说道。

    “那也是李大嫂心善。”乔青玉声音哽咽,眼底有些湿润:“今天如果不是李大嫂来的及时,我早就没了,谢谢你。”

    “哎呀,你这孩子,别再说谢谢了。”李大嫂脸都急红了。

    乔青玉心底里叹息,这还真是一个淳朴的人啊。

    她又从口袋里抓出了一把大白兔奶糖,都放在了小虎的小手里,脸上漾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小虎,这是乔姨给你的奶糖,不过要听妈妈的话,不能多吃喔……”

    小虎眼睛乌溜溜的好像黑葡萄,他低头看着奶糖,就有些糊涂,难道他记错了吗,其实抢他糖吃的是一个和乔姨长得很像的人?

    “李大嫂,那我先回去了。”

    乔青玉说着人也快步的走出了李工家的院子。

    等李大嫂反应过来,乔青玉早就没影了。

    李大嫂看着鸡蛋面,皱皱眉头,还是没忍住拿起筷子夹起一筷子面条,已经有了难吃到吐的准备,可她却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面条筋道,鸡蛋鲜香,咸淡适口的面汤清亮亮的带着油花,老天,这也太好吃了吧。

    万万没有想到,乔青玉竟然还有一手好厨艺!

    李大嫂忙端着大碗进了屋子,家里只有她和小虎,有了这一碗香喷喷的鸡蛋面,她中午就不用做饭了。

    内心很是感触,青玉这丫头,似乎变得懂事了。

    ……

    这一处临时家属院以前是一个村子,这里土地贫瘠,气候恶劣,土地和房屋被实验基地给征用之后,村民们欢天喜地的搬去了条件比这里好的下溪公社。

    此时,家属院北面的一户院子里,基地食堂宋大厨的妻子刘巧文正垫着脚朝乔青玉住的院子看去。

    片刻之后,她骑上自行车急匆匆的去了下溪公社,一个电话打出去,转了好几个地方,终于打到了贺顾问的家里。

    贺山的妻子孟思琪接起了电话,刘巧文显然不是第一次和孟思琪通电话了,她语速极快:“孟院长,乔青玉今早上又上吊了,这次也没死成,又是李大嫂救了她……贺修煜回来了,在屋子呆了不到十分钟又坐吉普车离开了,中午的时候,乔青玉给李大嫂端去了一碗吃的……”

    “没了?”

    “嗯,看她进了院子我就来给您打电话了。”刘巧文讨好的道。

    孟思琪面沉似水,咬了咬牙:“好了,那你回去吧。”

    “孟院长,那我弟弟的事儿……”刘巧文的声音更谦卑了。

    孟思琪不耐烦的皱皱眉头:“急什么,现在院里不缺人,总要等机会的……”

    “那您一定要记在心里啊,我就不打扰您了,等乔青玉那边有什么事我马上给您打电话……”

    孟思琪简单的嗯了一声,就放下了电话。

    而此时,贺山也从楼上不疾不徐的走下来,他披着军绿色的呢子大衣,身材高大,只鬓角有些白发,虽然五十多了,可依然精神矍铄,尤其是一双眼睛非常犀利,好似可以轻易的看穿你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