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一切的起源】

    第零章【一切的起源】

    2021年12月23日。

    M国宾夕法尼亚州阿尔图纳SN区Plank街107号。

    一座看上去典型的美式红砖外墙的工装三层楼房的墙壁上,挂着【白牛信息网络服务公司】的铭牌。

    早上七点三十分。

    汤米·布兰科挂上工牌端着一杯星巴克走进办公室——就像个普通的上班族。

    “情况怎么样?”汤米把自己的双肩包放在座位上,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几个屏幕。

    值班的同事耸耸肩膀,手里无聊的转着笔:“一切正常。”

    汤米面无表情坐了下来,随手拿起自己带来的咖啡喝了一口,眼睛盯着墙壁上的屏幕看了会儿。

    三个不同的分屏分别显示的是三个不同的实时卫星图。

    而目标则是同一片区域。

    公海的某个区域上,某一个目标正被三个不同的卫星实时监视着。

    汤米盯着屏幕看了大约一分钟,然后坐了下来,翻看值班监控记录。

    “你说……”同事走到汤米的身边,手扶着他的椅背边说边叹息:“……我们干这活儿还得干多久,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待了三年了。”

    汤米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同事,笑了笑:“这个工作难道不好吗?

    高薪,高福利,所有保险有人买单,每天按时上下班。我可是希望这份工作一直这么干下去——你真该看看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成什么鬼样子了。”

    同事嘟囔了一句,语气带着一丝不甘:“我他妈的从海军提前退役调动过来,可不是为了干这种无聊浪费生命的事情。”

    汤米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有些泛白的头发:“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懂了,有一份安稳的工作是多么的可贵。”

    ·

    【白牛信息网络服务公司】

    纸面上看,这是一家非常普通的信息处理公司。

    经营范围包括:信息咨询,信息处理,网络架设解决方案提供等。

    根据市政系统的登记数据显示,这家公司注册八年来经营良好,账面和税收状况干净的就算是IRS(联邦税务局)的那些秃鹫都查不出毛病。

    ——当然汤米知道,这些干净而不起眼的账目其实就是出自于那些秃鹫之手。

    而事实上,这家【白牛信息网络服务公司】只是一个掩护的外皮。

    它的真实身份是隶属兰利大厦(CIA)下的一家秘密监控机构。

    包括汤米在内十一个人的监控组成员,全部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监控和信息分析处理人员,以及四名从军队调来的安保武装人员。

    外加随时调动六架卫星的监控权限,和藏在建筑地下室的一层水冷高密度服务器用来进行信息分析和处理。并可以随时进入的联邦最高安全信息网络的红色权限。

    八年前,当这家公司刚成立的第一天。

    当时刚从CIA的某个情报分析部门调动过来的汤米布兰科,就看着这个新成立的监控小组的老大,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手指着自己的眼睛,一手指着监控画面,对着自己咆哮,吐沫几乎都要喷到自己脸上了。·

    “我们的工作只有一个!

    所有成员分三组轮班,六台卫星的分时段监控权限!

    所有的目标只为了一个:给我盯住那个该死的家伙!

    牢牢的盯死他!!

    确保无盲区,无死角,全天候,全年无休,给我盯死他!!这不是我的要求!是兰利大厦的命令,是白宫的命令!”

    ·

    是的,盯死那个家伙。

    准确的说:是在一片公海上,某一个经纬度为中心,半径不超过二百海里。

    根据命令:目标是一条船,而船上有一个人……这个人,这条船,必须在这个范围内活动,绝对,绝对,绝对不允许超过这个活动区域,否则……

    当年,刚到职的汤米忍不住对自己的上司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他跑出来了怎么办?“

    记得当时,那个表情凶狠的上司忽然愣了一下,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奇怪的意味。

    “但愿那种可怕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

    八年时间,2894个昼夜。69456个小时。

    汤米一直待在阿尔图纳市,监视着这个目标。

    而幸好,上司说的那种情况,一直并没有发生。

    可,八年时间……

    监视一条永远在原地兜圈子的船。

    会不会有人相信这种事情?

    ·

    而汤米布兰科也并不知道的是:除了M国之外,全世界还有超过六个国家和地区联盟的情报组织,在8年前的某个夜晚,同时成立的类似的组织。

    而目标和使命,也很一致:盯住这条船!

    ·

    汤米喝下最后一口咖啡,把纸杯扔进垃圾桶里,然后看了一眼时间。

    早晨八点零一分。

    距离自己在这个公司任职的第69457个小时,还有不到十分钟了。

    他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又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屏幕。

    屏幕上,代表那条船的标识正在移动。

    “好像速度有点快?“汤米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而且目标移动的方向,越来越接近了监控划出的那个200海里半径的临界点!

    汤米下意识的张了张嘴。

    几秒钟后,当那条船的标识在屏幕上终于触碰到了临界点的标识线的时候……

    汤米忽然仿佛触电一样的跳了起来,他的表情惊恐。

    “WTF!!!”

    汤米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股热血上头……仿佛自己八年的工作,冥冥之中就在等着这一刻。

    此时此刻,身为一名文职情报人员的汤米,根本没有意识到更多,除了震惊之外,他心里甚至还有一丝近乎荒诞的可笑。

    ……居然,真的,发生了?

    汤米立刻反应了过来,手忙脚乱的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下了一个按钮。

    “BOSS,出事了。”

    “什么?”上司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汤米吞了口吐沫,嗓音有些干涩:“红色警报。”

    电话那头,一声愤怒的咒骂——好像是上司把咖啡洒了。

    ·

    4分钟后,兰利大厦(CIA总部)的某个办公室内,一个相貌阴郁的中年男人拿起电话听完后,默默的放下,咒骂了一句:“WTF!”

    8分钟后,白宫的那个最大的办公室里,一个白人老头拿起电话听完后,同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咒骂:“WTF!”

    ·

    距离“红色警报”发生后三个小时。

    南太平洋英属洛尼希尔岛。

    山坡上的一家当地人开的商铺门口。

    一个穿着卫衣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抽烟。

    中年人坐在石头上,转身看着山下,直到码头旁的一艘银色游艇缓缓驶离,他才又点了一根烟。

    不过只吸了一口,他就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

    不过中年人却似乎并不在意,而是转身,对着在不远处一个铺满了水果的店铺旁,坐着的商贩招了招手。

    那个商贩似乎愣了一下。

    “好了,过来吧。“中年人皱眉,叼着烟叹了口气:”让你的人也都出来。“

    那个商贩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终于咬牙,缓缓起身走了过来。

    他边走边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战术背心。同时做了两个动作。

    一个是让同伴现身。

    另一个,则是高高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攻击意图。

    以中年人为中心,山坡上,周围九点钟方向,三点钟方向,从树丛和山坡后,迅速鱼贯而出一群全副武装的战士。

    中年人审视了一下,吹了声口哨:“六个战术小组,还有别的吗?“

    商贩缓缓的走到他面前:“还有四个狙击手位置瞄准这里。水里有海军的一艘潜艇在附近待命,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的那条船根本走不远。我们会击沉它!”

    中年人笑了,居然就指着远处自己的那条船:“来,下命令击沉它。”

    商贩:“……”

    中年人不屑的撇了撇嘴:“收起你那种无聊的恐吓。你这种小喽啰没权利做那种命令。”

    “你不该撕毁协议,你走出了我们约定好的安全区!“商贩面色阴沉:”兰利大厦和白宫对此非常不满。”

    中年人摇头:“那就让不满的那些家伙见鬼去好了,现在,让我和真正能主事的人通话。”

    商贩咬了咬牙,转身拿出一个卫星电话,接通后低语了几句,身子下意识的站直,然后转身,目色复杂的把电话递了过去。

    中年人手指夹着烟头,接过电话。

    他的眼睛看着远处的海岸线,仿佛漫不经心的样子。

    “哈喽,总统先生…………嗯……嗯……嗨!你别骂人呀!……再骂我还嘴了啊!”

    中年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讲着电话:”任何协议总有到期的时候,我在海上这八年已经给了M国足够的面子,而现在,我只是想踩踩陆地的泥土,然后抽一支烟而已。”

    “……我们没有必要兜圈子,我的身体状况你们很清楚,我的船每次采购哪怕一块土豆你们都会检查。我定期使用的药物你们也都很清楚,你们的医疗专家一定反推出了我的身体状况和病情的恶化进度,不是吗?”

    “那就做个交易吧,对,最后一次了!”

    “我从你们那里偷取的十六枚核弹,会全部作废。所有的引爆程序三个月后都会自动取消。我的要求很简单:三个月的时间,你们不得采取任何措施追捕我的人。

    我的人会潜入水下,然后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是我的最终条件,如果你接受,我们可以远程开个香槟庆祝一下,如果不接受的话……

    BOOM!本土核弹爆炸,刺激不刺激?”

    中年人把电话拿着距离耳朵稍远了一点,电话里仿佛传来了咆哮的声音。

    中年人笑着听了会儿,脸色严肃起来道:“好了,别拍桌子了,收起你那套对国会的演技吧。我现在只问你一句,成交吗?总统先生?

    成交的话,现在让你手下的狗,送一支像样的香槟过来,我们可以庆祝合作愉快了。”

    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中年人又低声和电话那头说了两句什么,把电话还给了商贩。

    商贩接过电话,听了一下后,神色复杂的挂断。

    片刻后,一瓶香槟被送了过来。

    商贩亲手打开,中年人却直接扔掉杯子,把瓶子拿了过来。

    “味道一般。“中年人对瓶子喝了一口后,撇撇嘴:”考虑到时间紧任务急,你们能立刻拿出一瓶香槟来而不是漱口水,我对兰利大厦的工作效率表示满意。”

    说着,他举起香槟瓶,对天空足做了一个敬酒的手势。

    “他们在用卫星看着我们,不是吗。”中年人笑了笑。

    “所以,这是最后的时刻了嘛?“商贩忽然冷笑了一下:“你是在交代遗言?”

    “你好像和我有仇?”中年人笑看着商贩。

    商贩摇头语气充满讽刺:“我和兰利大厦的三个部门,超过四百名情报部门的精英,这八年来,都特么的在为你‘服务’。”

    说到“服务”这个词的时候,这个家伙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

    “哈哈哈哈。”中年人大笑:”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表情:看不惯我,却又干不掉我。”

    “这并不是一个笑话。”商贩冷笑,带着一起恨意和讽刺:“路西法!”

    “路……”中年人沉默了一秒钟,忽然不爽了:“妈惹法克的路西法呀!你们M国人给人取外号,都这么羞耻加中二的嘛?知道不知道这种外号会我被人笑死的啊!”

    中年人直接开骂。

    “按照我家乡的传统,我更喜欢别人叫我……阎罗!虽然也中二,但至少本土一点好嘛。”

    中年人放下了香槟瓶,又点了一支烟。

    可这一次,他的手指却已经微微有些颤抖。

    商贩目光一凛,暗暗做了一个手势,周围的武装人员试图往前靠近。

    “没用的。”中年人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头:“脑瘤细胞已经扩散大脑皮层并压迫右侧脊椎,何况我还服用了一点让我可以准确掌握死亡时间的药物,我现在的生命还剩下……”

    中年人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十……”

    “九。”

    商贩惊呼一声:“退后!!”

    武装人员迅速散开。

    商贩一步冲上去,一把扶住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抬头讽刺的笑:“我这种人,怎么可能让自己被你们捕获?白宫的那位都明白了,你却不明白。五………”

    商贩咬牙:“法克!!我会抓住你所有的同伴!我发誓!!”

    中年人一脸不屑:“你没那本事,你们的总统也不敢下这种命令……二……一。”

    “零!

    地狱……我来了……哈……”

    中年人缓缓闭上了眼睛,没有了气息……

    商贩吐了口气,挥舞手臂。

    武装人员迅速冲上,还有准备好的医疗人员一拥而上。

    商贩低声咒骂了一句后,把战术背心撕扯下来扔给了手下,抓过一个医疗专家:“我不太懂医学,不过他说的脑瘤细胞扩散大脑皮层,还有压迫脊椎……这样的人……”

    医疗专家面色古怪:“我只能说,哪怕是一只西伯利亚白熊,在那样的情况下,也只能躺在病床上,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

    商贩目光复杂:“可是就在一分钟前,他还抽着烟,喝着香槟,还和我们的总统隔着电话互相骂街。”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医疗专家结结巴巴的说。

    “呼!”

    商贩常常吐了口气目光凝重:“幸好,这个奇迹……结束了!

    对美利坚来说,是万幸!这个恶魔,终于下地狱了……不,应该说是,回归地狱!

    他原本就该属于那个地方。”

    ·

    2000年,12月23日上午11点45分。

    华夏苏东省金陵市JN区第八中学。

    高二(六)班

    一个少年忽然从课桌上趴着熟睡的姿势醒来。

    讲台上,数学老师正指着黑板上的一道题目。

    已知log3(x-2y)+log3(x+2y)=1+log3x+log3y,求log2x-log2y的值……

    数学老师扔掉粉笔,然后目光巡视了一圈,盯住了少年,伸手指着他。

    “你,陈诺!你上来解。”

    “…………”

    少年目光茫然了一下,缓缓聚焦,看了看周围同学,看了看教室,又看了看黑板上……

    午后的阳光,破旧的教室,刷着大白的墙壁……

    看着黑板上那串数学题……

    好吧,看不懂!

    “emmmm……这还真的是……地狱啊……”

    少年忽然苦笑着叹了口气。双眸灿若星辰。

    出走半生,归来……

    仍是少年。

    ·

    【大家好,我是作者菌,从第三十万字回来这里给新读者留言。

    正经的都市异能文,不是兵王,自问也绝不是烂书,看下去就知道了。

    想对新读者说,书好看不好看,靠您自己判断,别听一些吃饱了撑的无聊的黑子瞎BB。这些人不但瞎,而且脑子还不好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