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你是不是查到什么了?”

    未料,陈秋早已提前准备好了,“太太需要的东西都在卧室里,还有其他需要可以再找我。”

    霍青丝微怔,片刻反应过来一定是温斯年吩咐他的,心头涌上丝丝甜蜜。

    虽然他远在国内拍戏,不能在一起,但知道他的心里惦记着自己,还是忍不住像刚刚谈恋爱的少女,满心欢喜。

    霍青丝回到房间,先是换下衣服,然后走到沙发前坐下打开电脑点开关于共生会的资料,尤其是关于谢枭的。

    之前叶微蓝给她的资料只是一个大概笼统的,而温斯年的这份资料详细记录了谢枭这个人的成长环境,乃至个人情感经历。

    谢家旁支繁杂,但嫡系就只剩下谢枭这个独生子,被寄予厚望。

    从小学习优异,名校毕业,接手家族生意后,让原本逐渐衰败的谢家有了死而复生的迹象。

    真正让谢家反败为胜的关键点在于那年其他三大家族的掌权者不约而同的出现意外,每个家族内部斗争也是极其严峻的,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那个衰微的谢家是如何在混乱中突起,直接成为共生会的掌权者。

    虽然外界有传来三大家族掌权者的意外与谢枭有关,但是没有任何的证据,加上谢枭接人待物态度谦和,礼数周到,永远让人挑不出毛病,时间久了,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不久后谢枭就与公西玉结婚,有了公西家的支持,他在共生会的位置就更稳了。

    霍青丝盯着资料,眉心微敛,视线始终盯着一句话:三大家族的掌权者不约而同的出现意外。

    真的只是意外吗?

    纤细的手指在黑色的键盘上敲击,迅速调出来关于三大家族上一代的事情。

    公西家,也就是公西玉的父亲是在路上车队莫名被一群野生黑熊攻击,虽然伤亡惨重,但是只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公西玉的父亲。

    另外两家也一样,一个是在野钓的时候被毒蛇咬伤,抢救无效,另外一个是被罕见的一种毒虫咬到,虽然极力抢救,在icu躺了半个月,最终还是离世。

    黑熊,毒蛇,毒虫……

    霍青丝的心莫名一颤,怎么会这么巧的事?

    难道……

    手指继续敲击键盘,想要搜索到一些关于骆幼微的事,但没有任何的线索。

    好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个人。

    霍青丝拿起手机拨通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迫不及待的开口,“骆幼微离开死亡谷的时候,是不是已经认主了?”

    电话那端传来风槐序温柔的嗓音,“我听姨婆她们说过,骆姨离开的时候已经认主了。”

    也就说骆幼微是可以操控所有生灵去帮助谢枭杀人的。

    风槐序见她不说话,又问,“你是不是查到什么了?”

    霍青丝扫了一眼莹白的屏幕,抿了下唇瓣,“我怀疑当年骆幼微来了漫城,和共生会牵扯上关系。”

    虽然知道骆幼微是她的亲生母亲,可毕竟没有相处过,这一声“妈”是实在叫不出口。

    风槐序默了几秒,“也许这就是祖辈不愿意让我们离开死亡谷的原因。”

    他们异于常人的能力对于普通人而言是一种威胁。

    “现在我们已经出来了。”霍青丝说完利落的挂了电话。

    风槐序拿着手机,脸庞笼罩着一丝淡淡的失落。

    赶车的人催促道,“快走吧,再不走要来不及了进谷了。”

    风槐序收敛情绪,跟着他再次进入死亡谷。

    …

    霍青丝放下手机,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灵光。

    如果当初谢枭能成为共生会之主和骆幼微有关系,那昨晚有人引自己进宠物室遇到那些藏獒也就解释得通了。

    对方不是想让自己被藏獒咬死,而是想试探自己究竟能不能控制它们。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目的。

    霍青丝后背放松的靠在椅背上,缓慢的笑了……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霍青丝在别墅休息了两天,每天乖乖的发自拍给温斯年,以证明自己绝对没有出去惹是生非。

    第三天的傍晚,忽然有人送了一个包裹到别墅,收件人是霍青丝。

    韩巨陈秋站在桌子前,盯着纸箱,小心谨慎道:“不会定时炸弹什么的吧!”

    他拿着美工刀也不敢去拆箱子。

    陈秋接过刀子,走上前,“还是我来吧。”

    毕竟是跟在温斯年身边,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霍青丝鄙夷的白了一眼韩巨:看看人家陈秋!你丢不丢人!

    韩巨耸肩:我瞎了,啥也看不见。

    陈秋小心翼翼的将纸箱打开,脸色微变,复杂的眼神看向霍青丝,“太太……”

    “怎么了?”霍青丝低头看到纸箱里的照片,脸色也瞬间变了。

    韩巨手快拿起照片看,“哎,这不是骆幼微吗?她还会骑马啊,看起来挺像样的。”

    再往后翻几张就看到骆幼微和谢枭站在一起,两个人有说有笑,应该不知道被偷拍了。

    霍青丝接过照片,越看脸色越白,指尖都泛着青白了。

    陈秋瞧着她的神色不对,小心道:“太太……”

    霍青丝回过神来,抿了下唇,“没事,还有什么吗?”

    陈秋从箱子里拿出一把木质梳子,梳子上钻了孔,挂着一串红色流苏。

    霍青丝接过梳子,看到梳子上刻着一行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枭赠。

    霍青丝不由的冷笑一声,所以……

    所以这就是骆幼微帮他杀人的理由吗?

    “这谁送来的?”韩巨纳闷地问道。

    陈秋:“我去查查。”

    “不用了。”霍青丝叫住他,将梳子丢进纸盒里,“不管是谁送的,这些东西对我们而言没什么用。”

    话毕,转身上楼了。

    韩巨和陈秋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

    慈善拍卖会。

    台上拍卖师正在介绍拍卖品,霍青丝心不在焉,眸光一直落在前排的谢枭身上。

    大约是合了谢枭的眼缘,坐了一晚上没动的他,终于举牌子了……

    下一秒,霍青丝也举起自己的牌子。

    一瞬间全场的焦点都在霍青丝一个人身上,因为想知道究竟哪个不怕死的居然敢跟谢枭抢。

    谢枭回头看向霍青丝,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意外,颔首微笑,没有再竞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