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滚。”

    霍青丝回到房间先是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一条酒红色长裙走到沙发旁坐下。

    打开手机,点开了监控软件,屏幕上立刻露出谢枭还有墨封寒的脸。

    墨封寒站在书桌前,没有了平日的嚣张,姿态放的很低,恭敬的声音道:“谢先生,温斯年如今和青蜂会的青主搅合在一起,显然对共生会不在忠心,我觉得他已经不适合做亚洲区的负责人了。”

    谢枭后背放松的靠在椅背上,手指没有节奏的轻点着扶手,慢条斯理道,“你是说……温斯年叛变了?”

    墨封寒没有迟疑的点头,“青蜂会几次三番跟黑蝎作对,而温斯年又一直帮着青主,这次我们没有能拿下潘多拉也是因为温斯年。”

    谢枭低垂着眼帘没有说话。

    倒是看着监控画面的霍青丝忍不住扯唇冷笑。

    你们没拿下潘多拉是因为你们垃圾,跟哥哥有什么关系!

    监控画面里的谢枭终于抬头,低沉的嗓音道,“这件事还需要召回温斯年了解清楚情况再说。”

    言下之意暂时是不会撤换温斯年亚洲区负责人的身份。

    墨封寒眼底拂过一丝不甘心,欲要开口,谢枭只是淡淡的一个眼神扫过去……

    他顿时就噤声了。

    “我晚上还要招待贵客,你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谢枭下了逐客令。

    墨封寒不敢违背他的命令,点头说是,转身离开书房。

    走了两步,步伐忽然顿住,余光瞥到藏在绿植旁边的绿色小点上,眉心紧紧拢起,眼神阴鸷。

    霍青丝拿着手机的手不由的收紧,明明知道墨封寒是看不见自己的,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突狂跳了两下。

    好在墨封寒没有任何的举动,收回眸光,走出书房。

    霍青丝意识到墨封寒怕是发现自己了,得让青蜂尽管回来。

    她收起手机,走到窗户前,没有一会青蜂飞过来,落在她的指尖上,像是在讨赏。

    霍青丝指尖轻点了下它的背部,声音不冷不淡道,“被人发现了还好意思讨赏?”

    青蜂:“……”

    默默房间的上方的水晶灯后自闭了。

    ……

    傍晚,整个漫城的天空都暗了下来,乌云压顶,整个古堡安静又冷寂,有一种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佣人过来敲门,请她下楼用晚餐。

    霍青丝提着裙摆施施然的跟在佣人的身后,走进了餐厅……

    比起中午的餐厅,晚上的餐厅显然是精心布置过,多了不少鲜花和烘托气氛的蜡烛,十几个佣人分别站在餐桌的两旁。

    谢枭身穿西装三件套,起身走过来,绅士的为她拉开椅子,“霍小姐,请。”

    “谢谢。”霍青丝坐下,整理了下裙摆。

    谢枭折回原来的位置,西装脱下递给了佣人,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马甲扣子没有解开,衬托出他的好身材。

    佣人有条不紊的上菜。

    谢枭端起高脚杯敬她,“这杯算我替小女给霍小姐赔罪的。”

    霍青丝扫了一眼面前的高脚杯,里面的液体红如血浆,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酒香味。

    “抱歉,我不喝酒。”

    别说真不能喝,就算能喝,她也不会贸然喝一个陌生男人的酒。

    谢枭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而是好脾气的吩咐佣人为她换上一杯果汁。

    他如此态度,霍青丝也不要再拒绝,端起杯子轻轻碰了下,几乎一点没喝到,假装吞咽了下。

    谢枭对她的态度始终保持着风度,绅士,没有丝毫的压迫或者咄咄逼人。

    晚餐进行到一半,窗外忽然挂起了大风,白色的窗幔被吹起,很快磅礴大雨席卷而来。

    佣人们不慌不忙走向窗口,将所有的窗户都关上,窗幔也重新垂落下来……

    谢枭放下酒杯,温和的声音道,“这雨下的太大了,看样子霍小姐还要在此多留一晚上,明天一早我再派人送你回去如何?”

    霍青丝深意的扫了一眼已经关上的窗户,绯唇轻启,“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打扰了。”

    谢枭抿唇笑了下,吩咐佣人招待好霍小姐。

    ……

    夜色越来越浓,窗外风雨交加,如鬼狐狼嚎。

    霍青丝静静的依偎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树枝在黑夜里如鬼魅般不断的摇曳。

    无数的雨珠拍打在窗户上再缓缓滚落下去,在透明的玻璃上留下无数的水痕,就如同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毛线团。

    橘色的灯光笼罩在她的脸蛋上,浓密翘长的睫毛在眼角下投下浓浓的青色阴影,清澈的眸子如同蒙了一层雾气让人看不透。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动静,霍青丝迅速回过神来,疾步走向门口,一拉开房门就看到走廊的拐弯处有一个黑影消失。

    她犹豫了三秒,直接追了过去。

    虽然穿着一双高跟鞋,但是速度一点也不慢,很快就在楼梯口看到那抹黑影往下跳。

    她跑过去没有丝毫犹豫抓住扶手往下跳,高跟鞋卡在下面的扶手上,然后抓旁边的扶手,借力继续往下跳。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一楼。

    霍青丝追着黑影来到了一间屋子里,没有开灯,没有光线,视线受阻,只是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窗外忽然一道闪电劈过,银光在一只留着哈喇子的藏獒脸上闪过。

    霍青丝站在原地没动,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这才看清楚这算是一间宠物室。

    墙脚摆放着好几个铁笼,而此刻铁笼打开,四只藏獒满脸凶悍的冲着她龇牙,哈喇子就要掉到地上了。

    这就是他留自己的目的?

    嘴角拂过一丝不屑的笑意,黑白分明的瞳仁倏地一愣,绯唇轻挽,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原本还是饿狼扑食的四只藏獒顿时往后退了两步,表情委屈的嗷呜了两声,翘起的尾巴摇了两下,慢慢的吞回自己的笼子里了。

    霍青丝用手电筒照了一下这个宠物室,没有其他的出口,也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那个黑影是怎么不见的?

    算了,反正也不重要。

    霍青丝关掉了照明灯,转身走出来。

    长长的走廊上只亮着几盏射灯,而走廊靠窗户的位置站着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