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清漪,你爸爸怎么帮着她?”

    话音未落,老马忽然长嘶一声,突然就加快了马蹄,一路狂奔。

    谢清漪等人以为胜券在握,丝毫没有注意到霍青丝正在以疾风骤雨般的速度狂奔而来。

    霍青丝紧紧捏住缰绳,弯腰紧贴在马背上,耳边的风在呼啸,整个人像是在飞一样,速度之快丝毫不亚于开最快的跑车。

    原本的落下的大半圈在须臾间被赶超,甚至将谢清漪她们甩在了身后。

    谢清漪只感觉到眼前一道红色身影一闪而过,反应过来时霍青丝的身影已经远了。

    “这怎么可能?”

    谢清漪脸色微变,勒紧缰绳,不断的用马鞭鞭打马屁股,“驾……驾……”

    虽然马儿已经拼尽全力的去追赶了,可惜还是追不上霍青丝的速度。

    霍青丝最先跑完三圈,第一个回到终点。

    她刚下马,老马已经支撑不住直接摔倒在地上,马眼通红,不停的喘气。

    霍青丝蹲下身子轻抚着它的脖子,神色沉静如水,淡淡开口,“你做的很好,安心的去吧。”

    老马像是听懂了她的话,喘着气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不远处走进马场的人身后跟着众多人,看到这一步,停下步伐,眯着眼睛看着那抹纤细的身影。

    白皙的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倒下的老马,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孩子。

    “这是谁?”男人侧头问身边的人。

    陪同人的恭敬回答,“好像是谢小姐带来的朋友。”

    男人没有再说话,眸色深意的看了一眼女孩,继续往里面走了。

    霍青丝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窥探了,起身拿纸巾擦手上的汗。

    谢清漪回到终点,眸光含着冷锐的光盯着她,“你不是说你不会骑马吗?”

    “我只是说不太会。”霍青丝将纸巾丢进垃圾桶里,绯唇轻启,“没说不会。”

    “你!”谢清漪气结。

    霍青丝看她的朋友也回来了,绯唇沁着一丝淡笑,“别忘记去打扫马厩。”

    话毕,先去休息区喝茶吃点心了。

    像谢清漪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去打扫马厩,不过是站在那边装装样子,其他的都是工作人员在处理。

    等她们回来的时候,霍青丝已经换回自己的衣服,端着杯子悠然自得的喝茶,看到她们脸色跟便秘一样,不由的笑了起来。

    “辛苦了。”

    “哼!”谢清漪没好气的一鞭子甩向霍青丝。

    霍青丝眸色一紧,在鞭子就要挨到脸颊的瞬间直接抓住了鞭子,紧绷着脸色道,“这一鞭子下去,可是会毁容的。”

    “哦,是吗?”谢清漪一脸的骄纵,不在意的语气道,“我不知道。”

    “是吗?”霍青丝紧捏着马鞭,用力一扯,谢清漪不敌她的力气,松了手。

    霍青丝拿到马鞭,波澜不惊的语调道,“那我就让你试试。”

    话音落地,手里的鞭子就朝着谢清漪的脸上抽出去。

    谢清漪一时间吓傻了,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眼睁睁的看着马鞭要落在自己的脸上,瞳仁不断的扩张……

    下一秒,鞭子被人拽住了。

    霍青丝抬眸就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约有40多岁,五官冷锐,右眼绑着一个黑色眼罩,左眼泛着阴鸷的光。

    “不知道小女怎么得罪了你要下此毒手?”温润的嗓音缓慢的响起。

    霍青丝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西装身高一米八几的男人走过来。

    男人的脸上留下了不少岁月的痕迹,虽然说话很温润,但眼神里的锐利并没有被岁月磨平,只是刻意收敛起来了。

    这就是共生会的掌权人,谢家的家主——谢枭。

    “她刚刚想抽我一鞭子,说不知道这一鞭子会留疤,我便让她试试。”

    纵使知道他的身份,霍青丝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毕竟她是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怕什么谢枭什么共生会。

    谢枭眼角的细纹隆起,声音微沉,“清漪。”

    谢清漪看到他没有看到公西玉那般兴高采烈,小脸上弥漫着不服气,口是心非道,“我又没有真抽到她,就是想跟她开个玩笑。”

    “我也只是开个玩笑。”霍青丝眼神看向谢枭,谢清漪这么拙劣的借口他都能相信,自己的应该也能相信。

    谢枭挥手示意男人退下,眸光望着霍青丝,轻声道,“抱歉,清漪被她母亲惯坏了,还请小姐不要介意!你想要什么补偿,尽管提。”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霍青丝丢下马鞭,看了一眼谢清漪,“我只想回家。”

    谢枭不解的眼神看向女儿。

    谢清漪鼓了鼓腮帮子,无辜道,“我好心请她回家做客,谁知道她这么不领情。”

    说完还白了一眼霍青丝。

    谢枭岂会不知道自己女儿那套小心思,抿唇道,“不如这样,今晚我请你吃饭当是赔罪,饭后我的人会安全护送你回去。”

    “爸!”谢清漪不满的抗议。

    谢枭一个眼神扫过去,谢清漪顿时噤声了。

    霍青丝没有拒绝他的提议,“好。”

    “那我们先回去吧。”谢枭做了一个请,俨然将她奉为上宾。

    霍青丝也没有客气,转身先走了。

    谢清漪和小姐妹被留在原地,满脸的吃瘪和不甘。

    “清漪,你爸爸怎么帮着她?”

    谢清漪丝毫不慌,轻蔑道,“落在我爸手上才有她受的。”

    ……

    霍青丝被邀请跟谢枭坐在同一辆车上。

    回去的路上谢枭询问她的名字,家里的一些情况。

    霍青丝没有丝毫隐瞒直白回答,反正共生会想知道这些事不是什么难事。

    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车子停在了古堡门口,谢枭先下车,然后亲自请霍青丝下车,进屋。

    佣人走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谢枭面露歉意道,“抱歉,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不如先让佣人带你回房间休息,等一会用餐我会让人再请你。”

    霍青丝点头同意了。

    佣人一路领着她上楼,在走廊转弯处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霍青丝眉心微动,没有说话,只是掠动耳根的长发,青蜂就从她的发丝里飞出去了。

    不必她开口,只是一个眼神示意,青蜂就飞快的飞向了那抹身影……

    ------题外话------

    明天见。依旧在感冒中,绝望脸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