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早起傻一天知不知道?

    曾经有人在某呼爆料,霍青丝本名不叫霍青丝,叫霍红霞。

    出道的时候故意改名叫青丝就是为了蹭贺家千金贺青丝的热度,连穿衣风格说话的方式都是模仿贺青丝。

    甚至还偷偷跑去H国用贺青丝的脸做样本做微调,为的就是走白富美的路线。

    她还特意找霍青丝的几个视频看过,从侧面看的确与自己有几分相似,有几件衣服和自己参加慈善拍卖会穿的礼服撞上了。

    所以自己才格外讨厌霍青丝,加上故意蹭爱豆温斯年热度……

    一气之下就让爸的秘书把霍青丝封杀了。

    没想到霍青丝居然会自杀,更没想到——

    她竟然真叫青丝。

    登记手续办理好,霍青丝回到自己的房间。

    因为是合租,所以房间里有两张床,本来空间就不大的房间此刻就更显得狭小了。

    霍青丝站在房门口不肯进去,“我能换一间房间吗?”

    工作人员好心的问她想要换个什么样的房间,看自己能不能去协调一下。

    霍青丝不假思索道:“总统套房,我独住。”

    工作人员:“……”神经病。

    庞阳见工作人员的脸色不对,立刻上前解围,赔笑的说她是在开玩笑。

    工作人员没多说什么,先下去忙了。

    看到人走了,庞阳松了一口气,“青丝姐,你别乱说话,不然又要上热搜了。”

    “我只是提出做为一个人的合理需求。”她以前住酒店都是这个标准,霍青丝那个小破公寓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

    庞阳不想纠结这个问题,帮她把行李放好,叮嘱道:“青丝姐,明天早上7点楼下集合去录音棚,你记得定闹铃,不要迟到了。”

    “7点?”霍青丝黛眉再次蹙起,“他们是打算拉我们去军训还是去跳广场舞?”

    早起傻一天知不知道?

    “……”

    庞阳实在不想再被她怼了,寻了个理由赶紧闪。

    另一个室友还没来,霍青丝一个人面对还没自己洗手间大的房间,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算了,还是睡觉吧。

    睡着了,自然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第二天霍青丝睡的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但醒不过来就继续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有人过来敲门,她不耐烦的嘟囔,“吵死了。”

    混沌的脑子里隐约记得螃蟹说今天要去哪里,强撑着精神去浴室洗漱,换了身衣服,拿着手机走出房间。

    左转直走,“叮”的一声后,她走进了电梯,困意更重了,眼睛都睁不开。

    迷迷糊糊就抱住一个人,好像是抱住自己从小到大抱习惯了那条毛毛虫,睡得更加踏实了。

    男人一身深蓝色暗格西装,没有系领带,领口敞开,露出性感的喉结,因为她这猛的一抱而收紧。

    一双漆黑的眸子也因为从看到她流出的意外变成了愠怒。

    “霍、青、丝!”涔薄的唇瓣翕动,每个字都是从喉骨里挤出来的,裹着冰渣子。

    霍青丝睡的太沉了,丝毫没有听到男人饱含怒意的声音。

    他不再迟疑,骨骼分明的手指扣住她的手腕,强行的将她一把甩开。

    干净利落,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霍青丝身子往旁边一倒,额头“砰”的一声撞在银色的墙壁上。

    他愣了下,没想到她会撞在墙上,刚想到道歉,又想到可能是苦肉计,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

    然后,只见霍青丝顺着墙壁缓缓滑下去,蹲在电梯里靠着墙壁上,继续睡着,没有一丝一毫要醒的意思。

    “……”

    “呵。”他冷笑了一声,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出声讥讽,“霍青丝,别装了。”

    电梯里一片安静。

    霍青丝头挨着墙壁,卷发披肩,露出半张瓷白的脸庞,睡得安然甜美。

    男人褐色的瞳仁里盯着她好几秒,在电梯开了以后直接提步离开。

    走了几步停下,回头看到快要合上的电梯门,女人还靠在那蜷曲成一团,模糊的身影渐渐的就与脑海里的某个身影重叠了。

    自己怎么会把她们俩联系在一起?

    真是疯了。

    “温先生。”陈秋走过来,帮他拉开了车门。

    温斯年回过神来,弯腰上了停在面前的商务车。

    陈秋关上车门,刚上驾驶座,就听到车后座传来男人低冷的嗓音——

    “电梯里有个流浪汉,通知酒店的人处理了。”

    电梯里怎么会有流浪汉?陈秋一脑门的问号,但先生发话了,他照做就是了。

    ……

    霍青丝睡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带到录音棚的。

    睁开眼睛看到的全是生面孔,叽叽喳喳的像是有无数的乌鸦在耳边吵,吵得她头疼。

    旁边有人在说录影开始了,今天是选手自我介绍和认识导师。

    霍青丝眯着眼睛往前方扫了一圈,隐约好像看到第一代女团成员苏影,还有唱跳歌手任光晞,创作型歌手时漾,还有一个……

    不行,太困了,还是再睡会吧。

    她靠着旁边的墙壁闭上眼睛继续打盹,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一双锐利的眼神在扫向她的时候多了几分厌恶。

    还有几个摄像机不约而同的对准了她。

    导师评委为了彰显亲和力都是主动走过来和选手打招呼,拍照。

    前面二十九个选手都认识完了,只剩下一个霍青丝了。

    四个导师走向了她,苏影性格外放非常有梗,此刻自然主动调侃起来,“看起来这位选手昨晚很忙啊,该不会是知道我们温顶流来了,紧张的练了一夜的舞没睡吧。”

    被cue的温斯年一张俊冷的五官没有丝毫的反应,平静无澜的眼眸看向霍青丝时,眸底不着痕迹的划过一丝轻蔑。

    “诶?醒醒……”有人推了下她。

    霍青丝睡得迷糊被这猛地一推,没站稳下身子失控的往前摔。

    人求生的本能让她伸出手想要借力站稳,而温斯年恰恰是站在她最靠近的位置……

    纤细的手指抓住他的西装,攥得紧紧的,宛如溺水的人在绝望之际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温斯年漆黑的眸子一掠,为了不被她拽跌倒在众人和镜头前出丑,快速的扣住她的手腕,把人扶住了。

    霍青丝抬头看清楚他的脸,顿时整个人晴天霹雳,呆若木鸡。

    连攥着他西装的手都忘记松开了。

    ------题外话------

    求投票,求收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