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太伤自尊了!

    等到晚上刘青山回到夹皮沟的时候,车里多了一个人。

    现在就算拿着鞭子撵,郭师傅都不肯走,刘青山那一小瓶猴儿酒,彻底叫这个老师傅魔怔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在车上也进行了一番交流。

    刘青山一边开车一边询问“郭师傅,这种猴儿酒,咱们能不能复制出来,要是那样的话,就可以把这个当成拳头产品,建立一个果酒厂?”

    “现在不大好说,配方只有猴子知道,咱们也问不出来啊。”

    郭师傅说的这个,倒也是实情。

    谁知道猴群都往里面加了什么野果子,这个绝对算是秘方了,估计只有孙大圣来了,才能弄出来。

    刘青山就又把维克多的那番理论拿出来,郭师傅也点头表示认可

    “最好咱们能进到那个山洞里面,实地考察一下。”

    “您老是想再弄点猴儿酒出来吧,我跟您说,那群猴子,可凶得很呢。”

    刘青山想想上一次被猴群追逐的情景,还心有余悸,花果山当初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也不是没道理的。

    等回到夹皮沟,天都已经黑了,暂时就把郭师傅安顿到爷爷家里。

    在这刚住两天的民办教师刘英,则搬到刘青山家的新房子那边,跟杨红缨住一个屋。

    把郭师傅和爷爷刘士奎以及王教授他们彼此介绍一番,刘青山也发现一个问题爷爷家,都成老年之家了。

    这样也好,老年人扎堆,还省得寂寞,就相当于集体养老喽。

    回到自个住的老房子,看到高峰正抱着吉他,在那自弹自唱呢,还真有点文艺青年的味道。

    聊了两句,问问上课的情况刘英主要负责教数学和语文,剩下的音乐体育美术之类的,全都是高峰负责。

    “高老师,在俺们这还习惯不?”

    城里人在农村,开始肯定不大习惯,刘青山可不想人家住两天就跑路。

    高峰笑了笑“还好,孩子们都很可爱,乡亲们也都挺和善的。”

    刘青山也笑了“那是你没看到这帮淘小子的真面目呢,还有俺们夹皮沟的这些老少爷们,那都是彪悍的很,都是抄起猎枪就敢打仗的主儿。”

    看到高峰陡然瞪大眼睛,刘青山又安慰一句“不过你放心,对待自己人,确实很和善。”

    看到高峰长出一口气,刘青山就又说了一句“有啥问题你就跟我说,咱们一起想办法,睡觉睡觉。”

    第二天早上,刘青山起来晨练,结果高峰也穿着一身两道杠的运动服,跟着他一起跑出家门,他也有跑步的习惯。

    二人就搭伴儿往山上跑,高峰一开始还能聊两句,比如“空气真好”之类的,跑出去几里地之后,就没了声息,全力调整呼吸。

    即便如此,也追不上刘青山,而且高峰也瞧出来,人家为了等他,根本就没用全力。

    好歹也是学校长跑队的,实在是太伤自尊了!

    受到打击的高峰,心里只能是一声长叹。

    等到他看到哑巴爷爷教刘青山武术之后,心里的郁闷立刻被巨大的惊喜所取代。

    这两年,兴起了武术热和气功热,年轻人离家出走,去少林寺学武的都大有人在。

    结果到那之后,看到破破烂烂的少林寺,而且也并没有什么武僧,简直失望透顶。

    可惜的是,高峰鼓足勇气,要跟哑巴爷爷学武的时候,却被拒绝。

    刘青山给他翻译的时候,还把高峰该弄了个大红脸“俺师父说,你过了练武的年龄,而且还破了身子,嘿嘿,我们这个,需要童子功。”

    虽然高峰有些失望,但是跟着学些强身健体的养生之术还是可以的,尤其是在得知哑巴爷爷还懂医术之后,更是喜出望外。

    因为他也从小随着自己的爷爷学习中医,在这方面有着浓厚的兴趣。

    哑巴爷爷也挺高兴,他对刘青山这个徒弟是非常满意的,不过呢,在学医方面,一直是个半吊子。

    要是有人专门继承自己的医术,好像也不错。

    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收徒弟的念头。

    不过呢,收徒这种事情可不是儿戏,没看张大帅混了好几十年,都不得入门嘛,所以哑巴爷爷暗中,还要考察一段时间。

    刘青山又跟哑巴爷爷说了要去仙人洞的事儿,哑巴爷爷也没有好办法,那群猴子不服天朝管,就算是他,要是闯仙人洞的话,也照样挨石头砸。

    硬闯的话,只怕伤了和气,这种激化矛盾的事,并非刘青山所愿。

    要是激怒猴群,这帮家伙开始报复的话,还是挺闹心的。

    再说了,强取豪夺也不是刘青山以及哑巴爷爷的作风。

    等回到家里吃早饭的时候,郭师傅就迫不及待地提出来,要去仙人洞里实地瞧瞧。

    刘青山点点头,然后咕嘟嘟的,将一碗牛奶喝进肚里“去试试也成,不过得准备一下,需要给猴群整点套餐,嘿嘿。”

    “青山你要不要再来半碗牛奶,这牛奶放点白糖,真好喝。”

    刘英也捧着碗,碗里是乳白色的牛奶,她脸上则是一脸的幸福。

    刘青山不经意地瞥了眼对方,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这时候的人都保守,有些玩笑还是少开为妙。

    于是他摆摆手“喝饱了,剩下的还是给小白留着吧,那家伙还吃奶呢。”

    旁边的山杏就抿着嘴笑,她已经给小白灌了半瓶牛奶,用的是个小奶瓶,还把小火平时叼着的奶嘴要来一个,套在瓶口。

    而小白猿,也能自己用小爪子捧着奶瓶,滋滋滋地吃奶呢。

    吃完早饭,各忙各的,刘青山准备一番,这才领着郭师傅上山。

    高峰把课都安排到下午,也兴冲冲地跟了去。

    到了木刻楞这边,同哑巴爷爷汇合,四个人就一起前往仙人洞。

    一边走,郭师傅一边还摘几个野果子,扔进嘴里嚼着“你们这林子不错,出产的野果子,品质都很好,难怪能酿出来那样的好东西。”

    “嗯,好吃。”

    高峰也一个劲点头,不时还在草丛里扒拉两下,叫出一两种草药的名字“哇,这是平贝母吧,治咳嗽最好啦。”

    东北这边出产的贝母,被称为平贝母。

    哑巴爷爷点点头,随手就挖出地下的根茎,他已经着手开始为老郭配制草药。

    只不过这种老病儿,想要去根儿的话,也需要比较长的周期,准备药材的量要大一些。

    他还不时跟高峰比划两下,高峰还不懂哑巴爷爷的手语,还得刘青山帮着翻译

    “还需要一味药,列当,看你能不能找到。”

    高峰点点头“列当就是草苁蓉,是寄生植物,要找列当草,先找赤杨木。”

    哑巴爷爷也不由得面露笑容,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不过很快就看到高峰抓抓后脑勺“这些都是书上看到的,可是我不认识赤杨属的树木啊?”

    刘青山也不觉大乐哈哈,纸上得来终觉浅,小伙子,努力在俺们的大山里实践吧。

    不知不觉,一行人就来到仙人洞所在的山坡,几个人刚从林子里冒头儿,迎面噼里啪啦的,就遭到一阵袭击。

    “有埋伏!”

    高峰还怪叫一声,然后脑门就挨了下,啪的一声,感觉被一个软趴趴的东西砸中。

    弯腰从地上捡起来,却是一枚青绿色的果子,模样跟大枣有点相似,只不过湛清碧绿的。

    “咦,圆枣子,这个可是好东西,不多见的!”

    刘青山也从地上捡起来一枚野果,擦了擦,就咬了一口

    “嘿嘿,猴子们够意思,来了就用野果子招待咱们这些客人。”

    这玩意能吃啊?

    高峰也捡起来一个,用手掌擦抹了下,扔进嘴里。

    嗯,好吃,果肉嚼起来十分细腻,果香十分浓郁,感觉比那些什么苹果鸭梨之类的,好吃多了。

    吱吱吱,对面传来猴子们的叫声,看样子好像很气愤,果然是记仇的。

    估计猴群是出去找吃的,这些圆枣子,就是它们拿回来的,也不知道是在哪采摘的。

    “对啦,猴儿酒里面,肯定有这种圆枣子!”郭师傅也尝了一枚,然后使劲一拍大腿。

    圆枣子这种野果,当地也叫软枣子,虽然叫枣子,实际上却是野生猕猴桃,只不过果实比较小,表面也非常光滑,可以直接食用。

    “快躲!”

    刘青山忽然大吼一声,高峰躲得慢了点,脑袋被石子给砸了一下,估计是猴群扔完手上的圆枣子,开始捡石头了。

    “还击,叫它们也见识见识咱们的糖衣炮弹!”

    刘青山拉开带来的大提包,从里面抓出来一把糖,天女散花一般,朝对面的猴群扔了过去。

    这就是他为猴子准备的大餐之一,希望能够用糖果开路,双方化干戈为玉帛。

    可是这群野猴子,太没见识,不少猴子又把水果糖给扔了回来。

    不过也有些嗅到了香气,开始往嘴里塞糖块,瞧得刘青山直撇嘴连外面的糖纸都不知道剥。

    好在这真的是糖纸,而不是塑料纸,就算吃到肚子里也没问题。

    而且猴子确实挺聪明,有些已经在那尝试着剥糖纸了。

    于是战场很快就变成了餐厅,猴子吃糖,刘青山他们这些人,则捡地上的圆枣子。

    “这样才和谐嘛。”

    刘青山对眼下这种局面很满意。

    可是猴子吃完糖之后,又叫唤起来,开始扔石块,吃干抹净就不认账,果然是一群没良心的东西。

    “嘿嘿,那就别怪俺放大招!”

    刘青山坏笑两声,又打开另外一个大提包。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