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方便不方便(三更求月票)

    看到老袁继续懵逼中,他就主动解释说“青山老弟的意思,是在一些瓶盖里,印上再来一瓶的字样,喝到这种酒,就能免费再去兑换一瓶。”

    “你想想啊,有这种好事,那大伙肯定都买碧水啤酒啊!”

    咦,对呀!

    老袁这才如梦方醒,他使劲搓着手,越想越妙,最后就剩下咧着大嘴傻笑了。

    刘青山就继续提点几句“以后呢,还可以搞有奖销售,比如在瓶盖里面,印上奖一角,或者奖两角,乃至奖一元之类的,当然,这个是后续的计划,一步步慢慢推出来。”

    老袁越听越是激动,猛的从刘青山手里,把那瓶啤酒夺过来,然后仰着脖子,咕嘟咕嘟的,真就一口气把一瓶啤酒给吹了进去。

    “哈哈,痛快,青山老弟,嗝嗝,老哥我就服你,嗝嗝。”

    旁边的大老李瞧得眼气“老袁,有本事,你把瓶盖也嚼了,那才算你有诚意呢,点子都在瓶盖上呢,你喝啤酒算啥?”

    大伙哈哈大笑,就算真喝多了,估计也不能嚼瓶盖啊。

    经过这个小插曲,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热烈,大伙对刘青山是心服口服,这你敬一杯,他敬一杯的,刘青山啤酒也没少灌。

    他也算是给在座的这些国营企业的一把手,上了一堂最简单的营销课。

    这才刚搭头,等到私有化不断加深之后,那竞争才叫残酷呢。

    啤酒灌多了,刘青山也受不住,起来去上厕所,这时候的饭店,还没有室内卫生间,开后门出去,有个茅楼。

    放完水之后,感觉就轻松多了,回屋的时候,就听到栅出来的一个单间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东方大哥,欢迎你来到碧水县,咱们再来一杯!”

    何家康,这家伙也在这喝酒。

    刘青山也不想在这听墙根,刚要回自己那个隔间,就听另一个声音响起“家康啊,听说你的山野菜厂,有点不大顺?”

    这个声音很有磁性,竟然也有点熟悉,刘青山脑子里面回忆一下,很快就浮现出陈东方那张帅气但是又带着几分阴柔的面孔……

    刘青山决定再听听这家伙怎么又来碧水县了,难道还不死心,又来找老姐?

    看看旁边的一个小隔断里没有客人,刘青山就钻了进去。

    因为上面的空间都是连通的,所以声音可以清晰地传过来

    何家康继续说道“东方大哥,别提了,遇到一个难缠的对手……”

    等他讲完和夹皮沟野菜厂之间的恩怨之后,沉默一阵,陈东方的声音这才响起

    “小玲,家康,你们输得一点不冤,天时地利人和,你们一样都不占啊。”

    刘青山眯了眯眼陈东方这家伙脑子挺活络。

    尤其是人和方面,才是最主要的因素,估计陈东方也没好意思说得这么明显。

    这时候,楚云玲的声音插入进来“东方,咱们都是一个大院儿长起来的,就数你最有本事,这次你一定要教教家康,他刚开始做生意,是个门外汉。”

    这么说,虽然何家康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是如果能够救活野菜厂,让家康能在家族里面抬起头来,也就值了。

    楚云玲是相信陈东方的,因为十几岁开始,他就被称作“小诸葛”,不仅仅是他们这些同龄人这么叫,连一些长辈,都会带着几分玩笑,这么称呼陈东方。

    “你们啊,不应该脑子一热,以为做生意就能赚钱吗?既然做生意,首先就要调查市场,就要研究消费者,就要了解群众需求……”

    陈东方用他那很有磁性的声音,淡淡地说着,连隔壁的刘青山都得承认,这家伙说的有几分道理。

    何家康看样子也不敢吭声,就老老实实听了半天,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

    最后,陈东方这才说道“其实办法还是有的,小玲,楚家在东三省都有根基,可以在龙江省那边收购山货,你们赚取差价。”

    楚云玲立刻发出惊喜的叫声“东方,还是你有办法,龙江省那边的山货很便宜的,至少能有一倍的利润。”

    倒买倒卖,当倒爷?

    何家康有点腻歪,这样虽然能赚钱,可是很没有成就感,他想要的是,正面打败夹皮沟野菜厂,然后当着那些土包子的面数钱。

    而不是这种只能偷摸躲在被窝里面数钱,那太憋屈。

    刘青山也觉得,陈东方这家伙,确实是个人才,在绝大多数人思想都还受到禁锢的时候,这家伙就知道打破封锁,另辟蹊径。

    他也知道,不管何家康心里乐意还是不乐意,家家康野菜厂肯定会搞这种暗箱操作的。

    等到从龙江省那边收购回各种山货,再稍微加工一下,转手就能赚取巨额利润,这简直就跟捡钱一样。

    当然,前提是必须有强大的人脉,在那边能够收获足量的山货,而且还得运过来。

    要知道,这年头交通运输也是大难题。

    只是这样一来,刘青山也心有不甘本来都快把何家康给逼上绝路,离关门大吉已经不远,这样岂不是又会苟延残喘下去?

    不行,必须得想想法子,不能叫这家伙轻易浮出水面。

    刘青山心里正琢磨着呢,就听隔壁又传来说话声,是楚云玲在向陈东方询问

    “东方,你这次专程来找我,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事?”

    陈东方继续说道“当然是好事,我准备投资一个新项目,绝对是国内独一份,市场发展前景更是十分光明,只是我资金有限,准备找合伙人。”

    “是什么项目?”

    何家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急切,这家伙显然经历过野菜厂的失败之后,急于想要翻身。

    陈东方继续说道“方便面,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楚云玲“吃过,感觉味道一般啊。”

    陈东方“哈哈,小玲,那是你的感受,要是换成普通人呢?”

    何家康的声音也满是激动“最主要的是,这种食品非常方便快捷,我们国家正在飞速变革,生活节奏必将越来越快,人员流动越来越多,所以方便面这种食品,肯定能够畅销。”

    就连听墙根的刘青山,都忍不住暗暗点了点头说的没错,方便面这东西,能火二三十年呢。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年销量几亿包,十几亿包,几十亿包,都再正常不过。

    在刘青山的发展计划中,就有方便面这个环节。

    身处东北这个大粮仓,并不缺乏优质的面粉,想必,陈东方要跟楚云玲合作,也是看重楚家在东北这边的影响力,原材料没有后顾之忧。

    本来按照刘青山的计划,是等到来年,根基稳固之后,再搞方便面。

    到那个时候,野菜厂的利润,再加上春城那边的收益,足够支撑建一个方便面厂。

    现在看来,只怕这个项目,要提前准备喽。

    没错,刘青山的计划很简单你们要搞方便面,那我也搞。

    方便面几十年的发展轨迹,花样套路他可谓是了然于胸,不信搞不过你们?

    既然要斗,那么就要一直斗下去,伟大领袖咋说的了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刘青山这边斗志昂扬,隔壁同样也是信心满满,陈东方和何家康,已经初步达成合作的意向,开始商量后续的发展。

    一不小心,刘青山就把他们的计划听了个大半楚云玲和何家康,负责在碧水县建厂,并且联系面粉和豆油这些主要的原材料。

    陈东方主要负责进口方便面设备,以及其它技术环节。

    计划是经过一年的筹划和基础建设方面的准备,争取来年这时候,正式投入生产。

    双方也算是强强联合,各自发挥自身的优势,准备大干一场。

    何家康显然也看出了方便面是个巨大的蛋糕,说话的语气都兴奋起来“那我们生产的方面便,品牌就叫做家家康好了,肯定能够畅销!”

    不知道这家伙哪来的自信,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你的家家康野菜厂,都快黄摊子了好不好?

    陈东方不好揭他伤疤,只能婉言道“家家康有点太刻意了,不过这个康字可用,饭店的厨师不都叫大师傅嘛,那就叫康师傅好了。”

    刘青山正听到这的时候,因为出来的时间太长,大老李找了过来,他就连忙回到自己的包间。

    反正已经清楚对方大致的计划,剩下的,就是结合他的情况,来筹划自己的方便面厂。

    资金肯定是有一部分缺口的,需要向银行申请一笔贷款。

    看来刚从维克多手里赚取的那一笔外汇,没等捂热乎呢,就得花出去,生产方便面的设备,是肯定需要进口的。

    上一次去辽省参加轻工博览会,刘青山就看上了一套生产方便面的设备,日产五万包。

    他还特意留下对方公司的联系地址,随时可以联络订货。

    剩下的就是厂房,还是以夹皮沟合作社的名义来办厂,相信地皮啥的,肯定没问题。

    稍稍有些担心的,就是原材料方面了。

    在刘青山的记忆中,粮食价格是在明年,也就是一九八五年放开的,实行价格双轨制。

    到时候,想必就不用担心了。

    他们碧水县所在的松嫩平原就不用说了,龙江省那边的生产建设兵团,小麦就是主打的农作物。

    四月播种,八月收获,种在冰里,收在火里,质量绝对杠杠滴。

    整体考虑一番,刘青山就已经下定决心你们要搞什么康师傅,那俺就搞刘师傅,来一桶什么的,不服来战,谁怕谁呀!

    “来,青山老弟,我再敬你一杯,不,再敬你一瓶!”

    老袁又拿着一瓶啤酒,找上刘青山。

    结果大老李不乐意了“老袁,你要感谢青山老弟,就哪天再安排个场子,总在俺这借花献佛算咋回事。”

    众人也都跟着起哄,老袁也不含糊“别说一顿,就是十顿八顿都没问题!”

    酒桌上的气氛,重新又热烈起来,等到散场,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临走的时候,老袁这家伙,还拿着一沓大团结,硬往刘青山兜里塞。

    刘青山笑着拒绝“老哥,你要是拿我当兄弟,就别给这个钱,我给你出主意,是因为咱们是忘年交,不是奔着钱去的。”

    “好兄弟,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老袁使劲拍拍刘青山的肩膀,算是彻底承认了他这个小兄弟。

    其他人摇摇晃晃的,或是骑上自行车,或是步行离开,刘青山就在门口等大老李一会,这家伙估计在饭店签字呢。

    没错,这年头,他们这些头头脑脑出来吃吃喝喝,靠得都是手里的一支笔,招待费年年猛增,要不然,上边也不会禁制公款大吃大喝了。

    就在这时候,刘青山感觉到一丝阴冷的目光射过来,扭头一瞧,是何家康等人,也正从饭店走出来。

    “呦,何经理,小玲姐,好巧啊。”刘青山乐呵呵地打了个招呼。

    然后目光和陈东方那阴冷的眼神对视一下,毫不示弱地说道“好久不见,又来了啊。”

    “我也甚是想念。”陈东方则冷冰冰地回道。

    虽然他事后也知道,杨红缨和眼前这个青年的关系,但是他认定,杨红缨是受了这小子以及这小子家人的影响,才会拒绝自己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同样是夺妻之恨,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刘青山却是一脸风轻云淡“陈先生不在春城发财,怎么跑到咱们碧水县这样的穷乡僻壤呢?”

    “当然是干大事!”何家康在旁边帮腔。

    刘青山点点头“噢,那是方便——”

    何家康不由得一愣“你怎么知道?”

    刘青山眨了眨眼“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你说方便面是怎么回事?”何家康气冲冲地问道。

    刘青山摊摊手“我的意思是想问问,方便不方便跟我说说干什么大事,何经理啊,你这个人就是性子太毛躁。”

    你……何家康又一口气噎住了。

    刘青山则自顾说道“原来你们要搞方便面啊,那东西我见过,确实不错,是个好路子,正好我也想搞一搞,何经理,还得谢谢您提醒我呢。”

    看着刘青山戏谑的目光,还有陈东方向他投来的那不满的眼神,何家康又觉得嗓子眼有点发甜,一口老血,差点又喷出来。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