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来一瓶

    “年满十八周岁就可以,而且你现在是新长征突击手,完全够格。”大胡子校长很快就递过来几沓子表格和稿纸。

    还有以前填写过的样子,叫刘青山适当参考参考。

    这一填,就足足填了一上午,把刘青山搞得脑袋直发晕。

    徐校长审核一遍“行了,最少要两年,你才能成为正式的一员,正好那时候也就该上大学了,青山,继续努力,你二姐上北大,到时候你争取考个清华!”

    “这么麻烦。”刘青山嘴里嘟囔一声。

    结果大胡子校长立刻瞪起眼睛“以后每个月上交一份学习心得!”

    刘青山哪里还敢再吭声,打个招呼,转身要走,结果又被大胡子校长给一把拽住“哪里走,家里吃饭去!”

    说实话,刘青山还真挺喜欢吃王阿姨做的饭菜,不过早就和别人约好了,只能婉言谢绝了。

    “你小子,一天天得比我这个校长还忙。”

    大胡子校长唠叨一句,锁门走人。

    刘青山出了校长室,正好看到班主任谢老师从办公室出来,招呼他把教材带回去。

    然后也同样勉励了一番“青山啊,你二姐考得这么好,你也一定要努力赶上她!”

    刘青山连忙转移话题“老师,我正好把学费书费交给您。”

    谢狮王摆了摆手“不用不用,郑小小同学已经替你交上了。”

    完蛋喽,下次见到这丫头,估计又得被编排一顿。

    不过,这有事都有人想着的滋味,好像也挺不错。

    出了一中校门,刘青山直奔县酒厂,今天都约好了,是大老李做东的酬谢宴。

    对了,既然年满十八周岁,也应该考个驾驶本儿,总不能这么无证驾驶吧?

    一路琢磨着,很快就来到酒厂,虽然已经是中午,酒厂大门口依然门庭若市,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拉运白酒的车辆进进出出,刘青山一瞧,也就没把吉普车开进去,停在道边后,慢慢溜达进去。

    “哎呀,这不是小刘同志吗,今天怎么有时间?”

    看门的老头儿瞧见刘青山,眉开眼笑地招呼道。

    工厂效益好了,他这个守大门的都跟着沾光,别的不说,这一天下来,别人给递的烟,都能攒上一盒。

    喝酒不忘酿酒人,吃水不忘挖井人,现在酒厂的职工,都知道小刘同志这位幕后英雄,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比厂长大老李都高。

    跟着老大爷闲聊几句,就看到大老李满面春风地从办公室走出来,老远就招手嚷嚷起来“青山老弟!”

    “老哥,生意兴隆啊。”

    刘青山也回应一句,看到大老李如今意气风发的模样,他心里也高兴。

    毕竟这里面也有他的一半功劳,这种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的成就感,绝对不仅仅是金钱给人带来的满足感能够比拟的。

    说说笑笑一道去了大老李的厂长办公室,刘青山趁着大老李还没喝酒,就说了办驾驶本的事儿。

    现在这时候,学驾驶证是要脱产学习的,最少也得半年能下来

    不仅要学开车,还得学修理,常见的小毛病你得能捅咕好才行。

    刘青山连上学都没工夫,哪有时间脱产学习架势啊。

    大老李一听,立刻把胸脯拍得啪啪响“青山老弟,你放心,交通队那边,咱有熟人,打个招呼,给你报个名,交几张照片,到时候驾驶证就能办下来。”

    在八十年代初期,交警还没有单独分离出来呢。

    还是有熟人好办事,刘青山乐呵呵地跟大老李道谢,结果却被大老李给好一通埋怨

    “这点小事谢啥呀,要说谢,你救活俺们的酒厂,那俺还不得给你磕一个啊!”

    两人大笑着出门,直奔饭店,刘青山知道一会儿免不了要喝两杯,所以也就没开车,虽然这年代,还没有酒驾的说法,可是他得为自己负责。

    这家饭店是新装修的,已经知道分割出来一些单间儿,只不过隔了一半,上半部分还都是放开的,就像用屏风隔上的道理差不多。

    毕竟现在空调啥的基本还没有应用,封闭的单间,空气流通是大问题。

    这种隔断比原来的大空场屋子,已经算是有进步。

    今天到场的基本都是老朋友,像是亚麻厂的老郭,啤酒厂的老袁等等,基本上都是县里一些大厂子的头头脑脑,凑到一起,好不热闹。

    这里面最年轻的就是刘青山了,混在一群半大老头子中间,可谓格外惹眼。

    偏偏大伙还都喜欢找他聊天,谁都知道,要论见识,整个碧水县,眼前这位小刘同志数第二的话,那真没人敢称第一。

    不,应该叫小刘兄弟。

    酒过三巡,就开始自由喝,刘青山推脱不胜酒力,将白酒换成了啤酒。

    啤酒厂的老袁也真够意思“瓶装的不好喝,我早就准备好了散啤,管够!”

    说完他就招呼俩服务员去外面,很快就指挥着两名膀大腰圆的男服务员,抬了一大桶啤酒进来,看样子,只怕有百来斤。

    “老袁,你这是准备灌大眼贼儿呢?”

    大老李有点不满俺请客,白酒管够,你整一桶马尿上来,这不是抢风头吗?

    “老李,老李大哥,恕罪恕罪!”

    老袁连连拱手,嘴里解释着“这不是好不容易逮住小刘兄弟,我想叫他给帮帮忙,可没有喧宾夺主的意思。”

    大老李这才安心“那你算是找对人了,不过小刘兄弟肚子里都是金点子,值钱着呢。”

    这就是帮着刘青山站台了,正所谓道不轻传,必须得拿出点东西来。

    老袁嘿嘿两声“放心,青山老弟以后喝啤酒,免费!”

    大伙也都跟着起哄,都说老袁抠门,就算再怎么喝,一个人能喝多少啊。

    刘青山却不太在意这些眼前的蝇头小利,有时候,人脉比利益更重要。

    于是他笑道“老袁大哥,你先说说,俺还不一定能不能帮上忙呢。”

    “瞧瞧,还是咱们青山老弟有格局,不像你们这帮家伙,就知道占便宜。”老袁先捧刘青山,顺便踩乎一下其他人,然后才说道

    “青山老弟,你也喝了,你说说咱们这碧水啤酒咋样?”

    刘青山竖竖大拇指“当然好,麦香浓郁,尤其是使用咱们当地出产的啤酒花,酒香之中略略带着一些苦味,偏偏又叫人回味无穷。”

    这倒不是恭维,这时候的啤酒,最起码都是酿造的,真材实料,不是勾兑的,再差还能差到哪去?

    老袁也被夸得眉开眼笑“青山老弟一听就是懂行的,这啤酒花,可是啤酒的灵魂啊,他们这些外行,哪知道这个。”

    大伙都知道他的臭毛病,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一会多喝几杯啤酒,就算找补回来了。

    只听老袁继续说道“咱们碧水啤酒既然这么好,那么县里的意思是,一定要增加产量,做大做强,最好能向周边市县进行销售。”

    “可是你也知道,咱们地区出产的啤酒,那是老牌子了,在咱们这边一直都是行业老大,俺那小啤酒厂,干不过他们呀。”

    刘青山有点听明白了,最近两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和需求的变化,啤酒越来越受到欢迎。

    以前受限于条件,多是散啤酒,现在渐渐往瓶装啤酒方面发展,再以后就是更加方便的罐装啤酒。

    而销售问题,永远是一家企业需要去面对的最大问题。

    反正自己也不会涉足这个行业,顺便帮一把的事,刘青山还是不会吝啬的。

    于是他端起自己的酒杯“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再来一瓶!”

    “对,老袁你先陪着青山老弟喝一杯,这样才有诚意嘛。”

    其他人也没有在意,以为刘青山顺口把“一杯”说成了“一瓶”,便纷纷在旁边起哄。

    老袁也倒了一大杯啤酒“好,青山老弟,老哥敬你一杯!”

    说完,咕嘟嘟就把一大杯啤酒给灌进肚里,大老李在旁边直叫好

    “好肚量,一瞧就是天天泡在车间,渴了就灌啤酒,才能练出来这本事!”

    “你以为都像你呢,酒糟鼻都喝出来啦!”

    老袁也反唇相讥,像他们这种老朋友,彼此之间也没啥顾忌,开开玩笑,再正常不过,还能加深感情不是?

    可是刘青山却端着酒杯,并没有喝掉,而是继续笑呵呵地说道“老袁大哥,我的意思是再来一瓶!”

    老袁咂了咂嘴“一口气喝一瓶呗,这个也难不倒我,服务员,上成瓶的碧水啤酒!”

    他今天也真是豁出去了,为了从刘青山嘴里掏出点干货,就算是一瓶白酒,也得一口气干掉。

    服务员还真听话,很快就搬过来一箱子啤酒,就是那种塑料箱子装的,一箱正好二十四瓶。

    老袁叫服务员帮着启开一瓶啤酒,凑到嘴边就要灌。

    饭桌上其他人则有些嘀咕,主要是针对刘青山的就算你有好办法,可是也不能这么逼着人喝酒啊,还是太年轻啊。

    这时候,老袁手里的啤酒瓶,却被刘青山给抢了过去

    “嗨嗨嗨,老袁大哥啊,你还没听明白我说的意思,我说的是,在瓶盖里,印上四个字再来一瓶。”

    “印上字儿有啥用?”

    老袁还有点懵圈。

    而大老李在经过刘青山的点拨之后,脑子就灵活多了,他使劲一拍大腿“好,好啊,是个好法子!”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