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上报纸了(求月票)

    “放心吧,手术很成功。”

    听到主刀医生的这句话,刘青山眼眶湿润了。

    可是他不敢哭出声,怕爷爷听了激动,只能强忍着喜悦的泪花,给医生深深鞠了一个躬。

    “谢谢,谢谢您!”

    那位医生拍拍他的肩膀:“小同志,明天摘了纱布,老人家的视力就应该能恢复一些,不过最好在医院观察三天再回家,毕竟大老远的,折腾一趟不容易啊。”

    跟着,他又留了一些医嘱,比如说不能吃辛辣食物,要注意休息,不能用眼过度……还有一点,不能坐飞机。

    因为飞机起飞的时候,会导致眼压升高。

    刘青山一条一条记在心里,就是这最后一条嘛,就算他想坐飞机,人家也不让啊。

    这个年代,飞机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坐的。

    等医生走后,刘士奎这才摸索着伸出手,刘青山见状,连忙把手伸过去。

    刘士奎轻轻拍了几下孙子的手背,嘴里一个劲说着“好好好!”

    看到爷爷肩头开始颤抖,刘青山连忙宽慰道:“大夫刚才说的,千万不能激动,爷,您也是老战士了,必须服从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

    老爷子也被孙子给说乐了,还开了一句玩笑,然后才转换话题:“三凤儿啊,这两天你也别闲着,给你大姐置办一下结婚的东西啊。”

    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别怕花钱!”

    刘青山充分领会了爷爷的精神,当天下午,就抱回来一台春雷牌收音机。

    长一尺半,高也将近一尺,交直流两用。

    收音机,也算是家里的大件儿了,整个夹皮沟,也就村支书家里有一台小戏匣子,跟宝贝似的,小孩子根本都不让碰。

    要是哪天看到老支书打宝贝孙子,那不用说,肯定是瞎捅咕收音机了。

    虽然城市里的人们,从七十年代流行的自行车、手表、缝纫机这旧三大件,已经逐渐向八十年代的冰箱、电视、洗衣机这新三大件发展。

    但是在农村,还远远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老三大件,要是能有一件两件的,那都算是大户人家了。

    病房里就有插座,刘青山喜滋滋地把电源插上,调试一下,收音机里,就传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嗒嘀嗒,嗒嘀嗒,小喇叭开始广播啦!”

    我一个老头儿,就给我听这个?

    刘士奎乐呵呵地说道:“不错,四凤儿肯定最爱听。”

    脑海里想象着小老四趴在收音机旁边,聚精会神的小模样,刘青山脸上也露出微笑,出来好几天,还真有点想家里人呢……

    第二天,有护士来给摘纱布。

    外面的阳光比较足,刘青山连忙拉上窗帘,免得太刺眼。

    “老爷子,您睁眼试试?”

    听了护士的话,刘士奎眼皮挑动几下,然后缓缓睁开,原本白蒙蒙的眼睛,重新又变得清澈。

    眨了眨眼,他脸上洋溢着喜悦和激动说道:“瞧瞧这丫头,长得多俊,以后肯定能找个好婆家。”

    护士被他说得一乐,喜滋滋地走了,好像还是第一次有患者夸她长得漂亮呢。

    “爷,能看到俺吗?”

    刘青山蹭地一下跳进爷爷的视线。

    “能!”

    老爷子使劲点了一下头,然后伸出粗糙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孙子的脸颊,心里充满唏嘘。

    青山这孩子,真的长大喽。

    要是子君还在的话,那该多好啊?

    瞧着老爷子又要激动了,刘青山赶紧祭出无敌法宝——春雷收音机。

    “爷,你看看这是啥?听听,二人转‘回杯记’,您不是一直念叨着想听吗?”

    刘青山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收音机。

    听着收音机里传来的声音,刘士奎是连连点头:“对对,就是这个!”

    见老爷子的注意力成功被吸引过去,刘青山跟着说着:“爷,这回你眼睛好了,赶明个儿,咱们再买个电视机,又能听声,又能看人,更带劲呢!”

    刘士奎一个劲地点头:这日子啊,总算是有奔头喽。

    随后的几天,刘青山除了照顾爷爷之外,就是抽空去采购一些物品。

    当然,也多亏有吴建军和刚子他们帮忙,淘弄来不少票儿。

    要不然的话,就算刘青山手头有钱,也买不到想买的东西。

    不过有个东西,那哥俩也无能为力:进口双卡录音机。

    这东西,没有外汇券,买不了啊。

    刚子也跟着着急:“青山又会唱又会跳的,的确应该买个录音机,蹦擦擦,蹦擦擦……”

    “干嘛呢干嘛呢,你要蹦外面蹦去,别把楼板蹦塌喽。”

    还没等刘青山阻止呢,大眼睛护士李雪梅进来就是一声吆喝。

    这眼睛大,瞪人的威力也大,刚子立刻就消停了。

    紧接着,托马斯就走了进来,先是跟刘青山来了个拥抱,然后又跟刘士奎问候了两句。

    他手里还拎着一网兜的水果,里面好像还有几瓶罐头和奶粉啥的。

    刘青山一边招呼他们坐下,一边开起玩笑:“托马斯先生,不送花,改送水果,您这也算是入乡随俗了吧?”

    这时候看望病人,可不就是水果和罐头嘛。

    “没错,是李这么告诉我的。”

    托马斯冲旁边小护士努努嘴道。

    刘青山洗了点水果,分给大家,李雪梅不好意思当面吃,就装进衣兜里。

    闲聊一阵,又回到最初的话题,刘青山跟刚子解释说:“这个录音机不是俺用,俺准备多录点英语磁带,给俺二姐听,她准备考大学呢。”

    “青山,有你这么个弟弟,你家那俩姐姐真幸福。”

    刚子也好生感叹,这几天,他可都一一看在眼里,刘青山给他大姐买的那些婚礼用品,许多城里的女孩子结婚,都没这个待遇。

    现在又要给二姐买录音机,还必须是双卡的,啧啧……

    “对了,刚子哥,你和建军哥,找到学俄语的老师没?”

    刘青山跟着问道

    刚子点了点头:“厂里有个退休的老技术员,年轻时候跟过老毛子专家,倒是会说俄语。”

    “那敢情好,赶紧学,以后咱们国家和外国接触会越来越多,掌握一门外语很重要。”

    刘青山笑着应道。

    可是刚子却撇撇嘴,有些无奈地说道:“可是人家嫌弃我们,不肯教,说我们流里流气的,不是正经……”

    正说着呢,就见吴建军兴冲冲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刚刚出版的报纸。

    “我看看我看看!”

    刚子立马起身接过来,走马观花瞧了一遍,脸顿时就垮了:“咋没写我呢?”

    扑哧一声,旁边的李雪梅实在忍不住,一下子笑出声来。

    “就你们几个也想上报纸,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想学点文化,别人都嫌弃。”

    这丫头还真厉害,小嘴叭叭叭的,包括刘青山在内,都被她用手给指了个遍。

    一边数落着,她一边抢过来报纸,把头版头条的新闻浏览一遍,立刻又变得眉开眼笑起来。

    “看看,这里面还有托马斯先生呢,你们啊,就应该跟人家这位刘青山同志好好学学。”

    她又点了一遍:“瞧瞧人家,年纪轻轻的就会外语,而且还见义勇为,抢救外宾,不图回报,为国争光,都是时代青年,这差距咋这么大呢?”

    李雪梅越说越来劲,可是看着周围这些人的脸色,却越来越不对劲。

    一个个的,都在那憋着笑。

    尤其是她看着最不顺眼的那个家伙,脸都憋红了。

    于是往刘青山身前跨了一步,抖抖手里的报纸:“瞧瞧报纸上介绍的这位刘青山同志,同样都会说外语,人家能救人,你呢,就知道骗吃骗喝——对了,你好像也姓刘吧,我听他们也叫你青山……呀!”

    这丫头终于意识到什么,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惊愕得盯着刘青山。

    不会……这么巧吧?

    刘青山则朝她眨巴眨巴眼睛,揶揄地说道:“李护士,你说的都是俺。”

    哈哈哈!

    刚子终于忍不住发出畅快的大笑,刚才被训得跟茄子似的,现在终于顺畅啦。

    腾地一下,李雪梅的脸色涨得通红,连耳朵都红了。

    不行了不行了,这屋里没法待了!

    李雪梅把报纸往刘青山手上一塞,然后一溜烟跑出屋,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兄弟,可以啊!”

    刚子朝刘青山竖竖大拇指。

    刘青山则拿着报纸,走到爷爷床前,恭恭敬敬地把报纸递过去:“爷,你看!”

    看到标题上印着“青年楷模刘青山”这几个大大的铅字,老人那双粗糙的大手,就开始颤抖起来。

    “三凤儿呐,你是咱们老刘家的骄傲啊!”

    刘士奎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他此刻的心情,真的可以用悲欣交加来形容。

    虽然儿子离世太早,可是自己的这个孙子,却成为青年人学习的楷模,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

    要是子君知道,肯定也会含笑九泉的。

    “爷,眼睛刚做完手术,不能哭,这是好事儿,应该笑啊!”

    刘青山能体会到爷爷此时此刻的心情,赶紧劝慰着。

    刘士奎哈哈大笑几声:“青山呐,爷爷现在的眼睛就算再瞎喽,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