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太空步

    “爷,没事的,人家可是有正经工作单位,刚才我都看他工作证了,不会把咱们领黑店的,你先歇着,我过去看看啊。”

    刘青山笑着宽慰道。

    刘士奎点了点头,本来以为孙子从来没出过远门,进城肯定发蒙,可结果实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一点也不认生。

    看来,这孩子是真的长大了,能支撑起老刘家的门户喽。

    安顿好爷爷,刘青山洗了把脸,走了出去。

    看到刘青山出来,刚子连忙拽着他就往外走。

    在一棵茂盛的榆树树荫下,小美正美滋滋吃冰棍呢,手里还掐着两根,随手递给刚子和刘青山一人一根。

    奶油的,五分钱一根呢。

    看着眼前的冰棍儿,刘青山舔了舔嘴唇。

    小时候奶油的很少吃,大多是二分钱一根的普通冰棍。

    吃的时候,还舍不得大口大口咬,一定要把冰棍凑到嘴边,然后伸着舌头,转圈舔,方形的冰棍都舔成一个小圆筒。

    最后连木棍都要在嘴里反复啜上几口,榨出最后那点味儿来。

    “来来来,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吧。”

    刚子一手插兜,一手咬着冰棍说道。

    “俺就叫你刚子哥吧,哥,点歌吧,随便点。”

    刘青山一边吃着冰棍,一边随口应道。

    呦,口气不小啊!

    刚子打量着眼前土得都快掉渣的少年,心里是一千个不相信,决定难为难为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你就整个“上海滩”吧。”

    发哥那部脍炙人口的《上海滩》还要两年之后才会在国内上映,不过,电视剧是80年拍的,里面的歌曲,已经随着磁带流传过来。

    要不是紧追潮流的人,根本就不会唱这首歌,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所以这个不知道哪个山沟沟里跑出来的小家伙,肯定要歇菜了。

    “许文强那个是吧?”

    刘青山眨了眨眼,煞有其事地说道:“唱这歌啊,最好穿个风衣,再戴个礼帽,然后围上条雪白的围脖,那才叫有气质呢。”

    刚子一听顿时傻了眼。

    因为他好不容易淘弄来的那本磁带封面,那个男人就是这种打扮,感觉太帅了。

    不,现在应该说感觉太酷啦!

    “那我先唱两句,你听好喽: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一张嘴,就是字正腔圆的粤语腔调。

    霑叔这歌就是带劲,刘青山扯嗓子这么一嚎,顿时引来十几个路人围观,等他唱完了,一起哗哗鼓掌。

    刚子这次是真的傻了,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弟,你唱得真好。”小美也是一个劲儿鼓掌,眼里仿佛冒起小星星。

    刘青山摆摆手,谦虚了两句:“刚吃完冰棍,嗓子有点紧,唱得一般般拉。”

    刚子则一把拽住刘青山的胳膊,朝周围看热闹的人嘚瑟:“这是我老弟,唱得不赖吧。对了老弟啊,你姓啥叫啥啊?”

    周围的人撇撇嘴,全都散了。

    三个人这才重新正式认识了下,刚子大名叫刘全刚,跟刘青山还是本家呢,小美则叫吴美玲。

    “老弟,走,去公园,今天必须把那帮家伙全部拿下,每次都压着我们,太没面子啦!”仿佛打了鸡血般的刘全刚,拽着刘青山就往公园跑。

    “刚子哥,等等,俺和俺爷还没吃饭呢。”

    刘青山摆了摆手道。

    别看他才十六,可是有干巴劲儿,瘦巴巴的刘全刚还真拽不动他。

    “吃饭小意思,回头哥领你们下馆子,老弟啊,一会儿好好表现表现,把那帮家伙都比下去,晚上山珍海味随便点!”

    刘全刚拍着胸脯说道。

    得,话都说道这份上了,刘青山也不好再端着了。

    况且自己刚来春城,人生地不熟的,无论是卖君子兰,还是给大姐置办结婚用品,如果有刚子这种坐地户帮忙,肯定能轻松不少。

    于是乎,他跟爷爷打了个招呼,然后跟着一道去了公园。

    二分钱一张的门票,也不用他掏钱,刚子刷脸就进去了,看来他也没吹牛,在这一片儿确实混得挺开的。

    这个时代的公园,还是以自然风景为主,没啥太多的娱乐设施。

    绿树红花,胜在天然。

    顺着碎石路,一直来到人工湖边,这里已经聚集了两伙人,加起来差不多三四十号。

    一边衣着打扮都跟刚子差不多,见了他远远地挥手招呼。

    另外一边则穿着朴素些,也没有那种流里流气的气质,其中有两个男青年,还挎着吉他,另外还有个身材高大的大老黑。

    这年头,无论是吉他还是外国人,那都是能引发围观的。

    刘青山有点明白了:看样子对方是大学生,还有个留学生,难怪刚子他们吃瘪呢,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好不好。

    “刚子,这小子谁呀,哪个山头儿下来的?”

    一个留着长发,长得还挺帅气的男青年,瞥了眼刘青山调笑着。

    刚子立马急赤白脸地跟对方掰扯:“飞哥,这是我老弟,唱歌老厉害了,一会跟那些大学生比一比!”

    瞅着刘青山这打扮儿,飞哥撇了撇嘴:“唱啥呀,唱红星闪闪放光彩啊,跌份儿不?”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低笑。

    刘青山也没急着表现,而是很低调地当了个称职的观众。

    两边人来全了,双方先是轮流派人斗歌,不用说,对方吉他弹唱一出,刚子一方就输得找不着北了。

    接着是斗舞,这个倒是有点旗鼓相当的架势,不过,当对面的大老黑来了一段霹雳舞,惊呆众人之后,一切就结束了。

    飞哥这边人都骂骂咧咧的,不过还都挺讲究,认赌服输。

    只不过,以后就不能在朝阳公园这里玩了,这个场子,彻底让给那帮大学生了。

    “嗨,等等,我弟还没出场呢!老弟,给他们来一个呗!”

    旁边输红眼的刚子也豁出去了,反正都这样了,还能惨哪去?

    窝火的飞哥则没好气地说道:“来啥来,扭大秧歌吗?”

    这次,他的那些同伴们没笑,显然都没那个心情了。

    刘青山却咧嘴笑了,关键时刻出手,这才叫雪中送炭嘛。

    “刚子哥,各位,那我就献丑了!”

    刘青山嘴里吆喝一声,从容不迫地走到了场地中间。

    咦,他还真跳啊!

    这还嫌不够丢人是吧,这小子穿得破衣喽嗖补丁摞补丁的,就像刚从田地里干活刚回来似的,还学人家跳舞跳六的?

    给你个钉耙,来个猪八戒拱地正好。

    众人显然根本不看好刘青山,纷纷掩面扭头。

    但是,他们跟着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腔调有点诡异的惊呼:“哇呜!”

    是刚才那个跳霹雳舞的大老黑,此刻,这货俩眼发直,死死盯着那个半大小子,嘴巴张到一种令人吃惊的程度。

    别说鸡蛋了,大鹅蛋都能囫囵个塞进去。

    再看那个半大小子,所有人全都瞪大眼睛:这……这跳的啥舞?咋没见过呢!

    嗯,真的没见过!

    只见那个半大小子脚步无比轻盈,在地上滑动,身上的关节就跟刚上完机油的链条似的,轻易展现出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视觉效果。

    甚至,观众都产生了错觉:这小子走路是不是飘起来了!

    这下子,顿时把场中所有人都镇住了,看向刘青山的眼光也完全不一样了。

    那敞着怀的破布衫子,仿佛也变成插上翅膀的蝴蝶;那满是补丁的旧裤子,也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配套的音乐,使得舞蹈效果打了一点点折扣。

    还有就是,刘青山的裤子太过肥大,要不然,各种滑步肯定会更加风骚潇洒。

    等他都跳完了,没有喝彩,也没有掌声,不过,周围好几十人呆若木鸡的表情,俨然证明完全被他征服了!

    “噢,上帝啊,MOON-WALK!”

    那个留学生怪叫着扑向刘青山。

    大伙这才回神,飞哥满脸激动地问对面的一名大学生:“亮子,啥意思?”

    “月球漫步,也叫太空步,听说是大洋彼岸那边,歌坛巨星迈克尔杰克逊在今年创造的。咱们这边还没传过来呢,没人会,甚至都没人见过。”

    那个叫亮子大学生也是满脸惊叹地说道。

    嚯,牛人啊!

    飞哥顿时两眼放光:“对对对,刚才那滑步,跟在太空行走一样,哈哈,亮子,这回输赢怎么说?”

    亮子摆摆手:“嗨,还管啥输赢啊,先跟人家把太空步学了再说!”

    也难怪他如此激动,要是学会了这舞蹈,在学校食堂门口走一趟太空步,铁定能混一年妹子的饭票!

    对对对!要学要学,飞哥也醒悟过来。

    然后,刘青山就被一群嗷嗷怪叫的青年男女给围住,这回好,想跑都跑不掉了。

    大半个下午,刘青山教了他们最经典的后滑步,然后就没那个精力和体力了,还没吃饭呢,饿得慌啊!

    一帮大学生们恋恋不舍地离去,刚子则冲过来,直接把刘青山抱起来,转了好几圈:“老弟啊,不,哥,你是我哥!”

    “走,今晚春发合,我做东!”

    赢了比斗,争了面子的飞哥也显得格外亢奋。

    春发合,那可是春城老字号的大饭庄子,能去那儿吃一顿,倍儿有面子。

    刘青山则皱眉说道:“飞哥,俺爷还在旅社等我呢。”

    哦,还有老爷子啊,那肯定跟咱们这帮年轻人唠不到一块。

    飞哥干脆利落地摆摆手:“那好办,等会儿叫完菜,一样给老爷子拨点儿送过来,铁定不能让老爷子饿着。兄弟们,走起!”

    说完,他肩膀上扛起台燕舞录音机,里面七了咔嚓直响,一伙人连走带扭屁股,就跟群魔乱舞似的,惹得路人直躲。

    刘青山也赶紧溜边,瞅着那个录音机有点眼馋:要是能给大姐也买个就好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