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算你还是个男人(求收藏)

    “三凤儿,你醒醒,快醒醒啊,可别吓唬俺呀!”

    刘青山的耳朵里听到有人呼叫他的小名儿,感觉是那么熟悉和久远。自从爷爷奶奶和母亲相继去世之后,就基本上没有人叫他“三凤儿”了。

    三凤这个名字很有讲究,他上面有两个姐姐:刘金凤、刘银凤。

    到他这是家里第一个男娃儿,按照当地的习俗,担心不好养活,所以就取了女娃的小名儿。

    刘青山想睁眼瞅瞅,可是两片薄薄的眼皮儿却仿佛坠着俩大秤砣,有点沉。

    “三凤,你可千万别有个三长两短啊,别忘了你还欠俺一个五分钱大钢镚涅!”

    啪,好像是巴掌声。

    然后耳边又响起另外一个声音:“大头,别嚎丧,俺瞅见三凤儿眼皮子都动弹啦。”

    “真哒,二彪子你可别糊弄俺!”

    “真的,三凤眼睛睁开了,肯定没事!”

    刘青山终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阳光有点刺眼。

    适应一下,才看清楚眼前晃悠着的两个半大小子,身上光溜溜,晒得跟黑泥鳅似的。

    “大头,二彪子,你们咋……”

    眼前是自己少年时候最好的两个伙伴,可是,咋一下都变成小时候的样子,这世上真有返老还童?

    那个脑袋瓜子比一般孩子都大一圈的小子,嘴里欢呼一声扑下去。

    俩手摁在刘青山同样光着的肚皮上,然后噗的一声,一口水从刘青山嘴里喷出来,给大头喷个满脸花。

    这小子也不在乎,用手抹了一把,呲牙还乐呢:“三凤儿,你刚才差点把俺魂儿都吓丢喽。”

    使劲眨巴两下眼睛,刘青山身子一颤。

    他忽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一幕,不是发生在他初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吗,他和小伙伴去水库游泳摸鱼,因为腿抽筋差点淹死。

    那一年,他才十六岁。

    于是,他急火火地问了一句:“大头,今年是哪年啊?”

    大头那张很有喜感的脸一下子垮了:“完犊子喽,三凤淹成傻子啦,那你还记得欠俺五分钱的事儿不?”

    “一边去!”

    另一个比较壮的少年把大头扒拉到旁边,“三凤儿,今年是83年啊,咱们刚毕业啊!”

    1983年?刘青山茫然地点点头,抬起胳膊瞧了瞧,小细胳膊,小手跟鸡爪子似的。再吃力地抬起头往下瞅瞅。

    嗯,果然毛还没长齐呢。

    回来啦,真的回来啦!

    中年油腻大叔,变回了半大小子,一切将重新开始!

    上一世,活得太累,对家人亏欠太多。

    这一次,他要把命运牢牢攥在手中!

    攥紧拳头,刘青山脑子也清醒多了,猛然间,一个念头从脑子里划过。

    他腾地一下,从草地上蹦起来:“大头,二彪子,今天是几号?”

    大头抓抓自己湿漉漉的大脑袋:“放假了,谁还记得日期?”

    还是二彪子比较机灵:“7月20号,咋了?”

    果然是这一天!

    刘青山脑子里面轰隆一声,嘴里怒吼一声:“快,快跟我去找高文学这个狗日的!”

    吼完了,撒腿就跑。

    “三凤儿,高文学不是跟你大姐处对象呢吗?”

    大头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先穿衣服啊!”

    这个是二彪子的声音。

    刘青山跑了几步,感觉是有点凉飕飕的,又连忙跑回来。

    草地上扔着两条破裤子和一只裤衩,他真不记得哪个是自己的。

    刘青山又吼了一嗓子:“快穿!”

    欸,二彪子抄起了那条膝盖位置补着两块大补丁的绿布裤子。

    大头则慢悠悠地拿起那个裤衩子。

    刘青山这才拿起那件蓝裤子,裤子很旧,屁股蛋子的位置缝着两块一蓝一绿的大补丁。

    心急火燎地套进一条腿之后,刘青山发现,自己不会穿了,真是越急越乱。

    “三凤儿,你那裤子是旁开门的。”

    二彪子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想想家里的两个姐姐,刘青山有点明白了。

    这时候家里穷,一件衣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轮到他这儿,指不定拣哪个姐姐的呢,有条裤子穿就不错了。

    好歹算是把裤子蹬进去,系上裤腰带,结果又有点整不明白了,你说这不是耽误事嘛。

    这还是厚帆布编的腰带,一头是个铁制的半圆小碗儿,另一头是个铁环儿,二者相扣,就严丝合缝了。

    看到地上还有个几乎褪成白色的红背心子,他拿起来套到上身。

    又提上千层底的布鞋,布鞋前面撑开一个小洞,大拇脚指头光明正大地从窟窿里探头出来。

    没法子,小子多费蹄子,丫头多费胰子,家家户户都这样。

    穿完之后,刘青山就撒开蹄子,一溜烟向着不远处的村子里跑去。

    “吁,吁——”

    身后又传来大头的喊声,小伙伴们相互间开玩笑,喊停的时候则喊吁,这是吆喝拉车的牛马停下时喊的。

    刘青山也没工夫搭理他,继续跑。

    “鱼,鱼不拿啦!”

    还是二彪子能说明白话。

    火都要上房了,刘青山那还顾得上那几条鱼,继续撒丫子跑。

    身后那两个也急了,提着鱼篓,在后面紧追。

    一口气跑到村口,只见在村口的小石桥上,横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

    旁边蹲着一个戴着近视镜的年轻人,梳着三七分头,刀条子脸显得文质彬彬,正望着河水发呆。

    高文学!

    正找你个混账东西呢!

    刘青山一见对方,脑门子顿时噌噌冒火,拳头攥得咔吧咔吧直响,猛冲上去,直接一个飞踹。

    半大小子,力气可一点不小,对方被踹了一溜跟头滚下桥头,跌了个狗啃泥。

    刘青山跟着追了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还声嘶力竭地骂着。

    “你这个混账玩意!”

    “你这个白眼狼!”

    “你就是陈世美!”

    ……

    从熟悉的声音中,高文学终于搞明白是被谁给打了。

    他一边挣扎一边叫道:“青山,你小子发什么疯呢,好端端的打俺干啥?”

    “打你都是轻的,信不信俺把你踹河里淹死得了。”

    说罢,刘青山又重重踹了一脚,嘴里吼着:“高文学,你是不是想撇下俺姐,一个人返城了!”

    啊?

    听到刘青山的质问,高文学愣了愣,两眼直愣愣地望着刘青山,口中喃喃着:“俺不想走,可是……”

    “可是什么?俺姐怀了你的孩子,你知道吗?”

    刘青山愤怒地吼道。

    这个消息也是当年高文学走了之后,大姐才坦白的。

    “你要是跑了,俺姐以后就得一个人拉扯孩子,那会吃多少苦,遭多少罪,你这个混蛋想过吗?”

    刘青山嘴里一声声地吼着,泪水也忍不住从他的眼中滚滚而落。

    那是他的亲姐啊,今年刚刚二十岁,小时候的刘青山,有一半的记忆,都是在大姐后背上留下的,烧火做饭背着他,去生产队上工也背着他……

    后来大姐怀上了高文学的孩子,原本想给对方一个惊喜,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不辞而别返城了,然后就彻底杳无音讯。

    未婚生娃在村里头那可是大忌,大姐又不肯把孩子打掉,坚持要养下来。

    如此一来,不知道遭了多少白眼,暗地里流了多少泪水,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搞得三十多岁就跟五十岁的人一样苍老!

    “啥?怀上了,金凤怀上俺的孩子啦?”

    听到这个消息,高文学似乎有点懵,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站起身来拉着刘青山追问道。

    “废话,不然我找你干嘛,你是不是想不认账啊!”

    刘青山愤愤地说道。

    “我……”

    高文学身子一颤,然后抡起满是泥巴的手掌,朝自己脸上猛扇。

    “高文学啊高文学,你读了这么多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啦,怎么能干出这种无情无义的事呢!”

    “真走了,金凤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一阵自虐之后,高文学好像又想起什么,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方方正正的硬纸。

    刘青山斜眼一瞅,就看到最上面那三个大字“介绍信”。

    这肯定是高文学刚从村里开出来的,正准备去公社开信转户口,然后便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小山村。

    这根本就不是一张普通的白纸,这是他大姐的催命符啊。

    只见高文学用颤抖的双手抓着介绍信,刺啦一下,撕成两半。

    然后又来来回回扯了几把,猛的往空中一扬。

    碎纸片便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落到高文学的头上,身上……

    “青山,俺不走了,永远也不走啦,俺要跟你姐成亲,过一辈子!”

    此时此刻,高文学终于重新做出决定,一个影响到他和刘金凤两个人一生的决定。

    就在刚刚,刘青山到来之前,他的内心也正在进行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到底是走还是留?

    回城就意味着优越的生活和光明的前途。

    留在这个小山村,就意味着吃苦挨累。

    但是,这里有着和他真心相爱的姑娘。

    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不管是谁,都免不了彷徨和纠结。

    而现在,他终于给出了自己选择。

    刘青山心中的愤怒和悲哀,也随着碎纸,一起消散。

    大姐的命运,终于因为他的归来而改变!

    在后来,高文学已经成为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并且在一次访谈中,勇敢地剖析自己当年犯下的罪孽。

    自己的无知懦弱和不负责任,害苦了一个好女孩子。

    那个节目组也挺牛的,挖出不少内幕。

    主持人直接问了一句:您不知道,自己当年还有一个女儿吗?

    高文学当场就痛哭流涕,使劲抽着自己的耳光,啪啪的,比刚才打得还狠呢。

    但是,一起坐在电视机前面的刘金凤和刘青山还是关了电视,他们永远都不会原谅这个人。

    但是现在,这样的悲剧,将不会发生。

    好半天,同样内心激荡的两个人,才渐渐平静下来。

    刘青山从坭坑里捡起近视镜,用背心擦干净,递给高文学道:“那啥,文学哥,刚才是俺太冲动了,你……你没事吧。”

    高文学重新戴上眼镜,摆摆手道:“没事,青山,你打得好,是你打醒了俺!要不然俺就成了陈世美了!”

    在这个名叫夹皮沟的小山村生活了三五年,他的口音也早就带上了浓浓的当地特色。

    刘青山擦了下眼角,咧嘴笑道:“文学哥,看在你对我姐的态度上,算你还是个男人!”

    ——————————

    各位书友,牛年大吉,新书发布,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多多支持,求收藏,求投资,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