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老牛吃嫩草

    “老牛吃嫩草?嗯?”带着浓浓醋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双强劲的双臂从身后圈起姜绾的细腰。

    姜绾把手机放下,尴尬一笑,连忙扭过脑袋来安慰某个自尊心受挫的大男人。

    “没,你一点都不老,你换身衣服和我一起去学校,妥妥的学长!”姜绾微微仰着脑袋,小脸都是讨好的笑意,可这笑意不谄媚却带着娇憨可爱,粉唇一张一合的,可以窥见里面那小巧的香舌。

    元羲突然吻上小姑娘的唇,突如其来的亲吻让姜绾愣在那。

    姜绾此时还扭着脑袋,这样的亲吻姿势让她不得不被动的承受元羲带来的战栗。

    元羲这人瞧着清清冷冷的,似乎连血液流的也是冷血,可他的吻却截然不同,炽热的仿佛要将人融化。他的吻带着占有欲和主导权,姜绾甚至跟不上节奏。

    直到姜绾被吻的双眼泛红,腿脚发软,元羲这才好心放过她。只是,瞧着小姑娘微微有些红肿的唇瓣,元羲又不舍的轻啄了下。

    姜绾整个人都攀在元羲胸前,好在元羲双手拖着她的腰,不然她真的要倒在地上。

    “男人年纪大点,会疼人!”元羲的声音带着亲吻过后的性感,他拥着小姑娘,这话像是解释。

    元羲从不知自卑是什么,可在年纪上他的确是大了小姑娘很多。他可以改变很多,偏偏这点是与生俱来的。甚至有时候在路上瞧见一对年轻情侣骑着单车,元羲都曾想过,如果他年纪再小些,和小姑娘在校园里就开始谈恋爱,他们会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会一起去食堂吃饭,会一起走在满是枫叶的校园道路,该是多浪漫的事。

    姜绾红润如桃花的面容上带着窃笑,她就知道元羲是在意了杨朵的话,这个男人啊,有时候正经的不行,有时候又会钻牛角尖,可不论哪样,似乎她都是喜欢的。

    “那你不许欺负我!”姜绾嘟囔道,双手挂在元羲的颈脖上,仰着脑袋的样子就像是要索吻。

    元羲的喉结滚动了下,无奈的用自己宽广的额头抵着小姑娘的小脑袋“疼你都来不及,哪里舍得欺负你!”

    “还说呢,动不动就...就这样对我!”姜绾嘟着粉嫩嫩的唇,不满的控诉道。要知道,他们现在可是在家里,若是被沈姨瞧见,指不定又要生气。虽然她也挺喜欢元羲的吻,但每次元羲的吻来的突然,她都没做好准备。

    小姑娘眼神带着羞恼,眼中还有刚刚亲吻动情留下的水润,脸蛋更是带着比任何腮红都要好看的红润,元羲瞧着,连声音都哑了。

    “哪样?是这样?”元羲说着,轻轻吻了下姜绾的唇。

    “还是这样?”这次的吻比起刚刚又深了几分,带着掠夺的霸道,虽然元羲吻了那么一下就分开,却依旧让姜绾有些招架不住。

    元羲满脸都是坏笑,看的姜绾又是害羞又是生气,她气的不行,胆子也越发大了,直接踮起脚尖在元羲的唇上咬了下。

    本来姜绾是准备狠狠咬一下,以此来报复元羲每次都给她吻的站不住的狼狈,可真的准备咬,姜绾又舍不得了,只是轻咬了下就放开了。

    唇上带着一丝疼痛还有一丝酥麻,小姑娘咬人的架势就像是一只龇牙咧嘴的小白兔,可怕倒是没有,有的只有憨态。

    元羲差点又没忍住,可瞧着小姑娘的确被自己吻的有些跳脚,故作疼痛的皱了下眉。

    “很疼?明明我很轻的!”姜绾迟疑的看了眼元羲,就看到元羲单薄的唇角有个红红的牙印,不仔细瞧看不出,这牙印出现在元羲的唇上,显得格外滑稽。

    姜绾迟疑的伸出手轻轻的摸了下元羲的唇角,眼神里带着心疼。

    元羲本来就是逗逗小姑娘的,可瞧着小姑娘满眼都是心疼,元羲又觉得自个是不是太过分了。

    “不疼的,要不,你再咬一下?”元羲说着,还把自己的唇往小姑娘的眼前送了送,一副任君采颉的模样。

    “谁稀罕咬你!”姜绾推开元羲,一脸傲娇小模样。

    两人腻歪了好一会,中途元舸正好从学校回来,虽然姜绾也是在读生,但她成绩跟得上,又经常在外拍戏,学校那边真的只是挂个名,可元舸就不行了,他如果敢不去上学,怕是明天校长的电话就会打给母亲。

    “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随意!”元舸捂着眼睛朝楼上跑去,虽然心里已经接受大哥和姜绾谈恋爱,但真的看到两人亲亲我我的模样,元舸还是感觉到恋爱的腐臭味。

    姜绾被元舸这话说的有些不太好意思,她往旁边沙发坐了坐,拿起手机关注了下自己衣服的后续,网上如今的声音变得干净很多。

    姜绾登录了微博,想了想还特意去了衣帽间拍了几张照片,直接发在微博上:带大家参观下我的衣帽间!配图!随机抽取几位幸运粉丝,送衣服送包包!

    只见照片里的衣帽间大的惊人,甚至有好几层,上面以此排列着鞋子、袜子、裙子、裤子、首饰等一系列的衣服,这简直比那些奢侈品的大牌服装店的衣服还要多。

    此微博一出,不论是网友还是明星艺人们,似乎都疯了。

    “抽我!抽我!只要我有一件,我死而无憾了!”

    “我感觉,姜绾的厕所比我攒了几十年银子买的房子都大,太壕了!”

    “这简直就是所有女孩子的梦,请问,我可以去你家当打扫的佣人吗,不要工钱的那种!”

    “我自己有间屋子放衣服,我以为那就叫衣帽间,现在我明白了,我那顶多撑死就是个衣柜,这才是衣帽间!”

    “有钱人的世界我是真的不懂,但我真的好羡慕!”

    “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姜绾红毯那晚带着的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发夹,精致要好几十万!”

    “我已经仔细对比过,姜绾衣帽间的衣服,有些一件都要抵一套房子,可想而知,这些衣服价值多少!”

    “姜绾,求包养!我会暖床!”

    当然,也有酸溜溜的网友们在下边评论“大江集团不是破产了吗,她还能这也挥霍,是不是被包养了!”

    只是只要有这样的评论出现,就很快被姜绾的粉丝们给怼的怀疑人生。

    “包养,你说说,到底谁这样壕可以包养的起姜绾!”

    这话不假,这么多的奢侈品眼花缭乱,可不是一般人能包养的起,至少在网友们的印象中没有!一般人包养艺人送个包包,但姜绾这简直就是一车的包包!什么人能送的起!

    网友们都是一水的羡慕嫉妒,毕竟姜绾的衣帽间真的是满足了所有女孩子的梦。其实姜绾自个有时候看,也觉得自己的这些衣服太多了,可偏偏家里人不觉得,沈姨没事就买,衣服更是源源不断的往家里送,甚至有些品牌只要上新沈柔连看都不看,就让人送来家里,还说以后把隔壁那栋别墅都给姜绾整成衣帽间。

    往日里,姜绾的微博下面都是粉丝们评论,可这次却不一样了,圈中很多艺人竟然也跑到姜绾的微博下面去,甚至有些还很有名气。

    “竟然是库牌的包包,这包已经绝版了,仅此一个!咳咳,我也舔着脸参与下!”——圈内某视包如命的小花。

    “我看到了什么,竟然是寇牌晚礼服,这件礼服我记得刚出来就被不知名人士给买了,别说借了就是买都买不到,羡慕!”——圈内拿过视后的女明星。

    “我看到那双公主的水晶鞋了,简直是美到飞起!”——圈内粉丝众多的女网红。

    不得不说,人家炫富就是单单的炫富,可姜绾就不同了,她只是晒个衣帽间,简直轰动了整个娱乐圈。旁人借不到买不到的礼服,都出现在她的衣帽间,更何况她拍的照片只是衣帽间的冰山一角,可想而知这个衣帽间的价值多么可怕。

    姜绾给几位艺人送去了他们喜欢的礼服鞋子,既然旁人在自己的微博下面示好,姜绾也不在乎这点东西,更何况这些包包衣服什么的她真的穿不完,送到喜欢人的手中,也许更能发挥它的价值。

    姜绾也挑了二十位粉丝送上礼物,不同于送给艺人们奢华的晚礼服,送给粉丝的礼物姜绾精心挑选那些简便可以平常穿戴的,毕竟像是晚礼服什么的,一般人根本用不上,送去也只是个累赘。

    姜绾给还在上学的粉丝送去运动手表,给刚入职场的粉丝送去一双黑色高跟鞋,给一位已经是孩子父亲的粉丝送去一套简便的女士套装,给年纪很大可以称之为奶奶的粉丝送了一串珍珠项链。

    不得不说,姜绾考虑的很周到,而且这些礼物都价值不菲,但更难能可贵的是姜绾的心意,这不是钱就可以买到的。

    就因为姜绾的壕气,接连三天姜绾都在热搜榜上,先是姜绾的衣帽间上了热搜,更是带动全民晒衣帽间,很多艺人也加入其中。

    然后就是几位收到礼物的艺人在微博里感谢姜绾送来的礼物,让姜绾带着她们上了热搜。

    在然后就是姜绾的粉丝们都在各种贴吧还有姜绾的微博下分享自己收到的礼物,顿时,姜绾的粉丝们也上了热搜。

    接连三天霸榜热搜,别说姜绾自个懵了,就是粉丝们也都懵了。但娱乐圈的艺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了,毕竟自从姜绾进娱乐圈后,隔断时间她不上个热搜那都不正常。

    礼服的事情就此落下帷幕,可铺天盖地关于姜绾的娱乐新闻却只增不减,若不是姜绾很少出席活动,记者们又采访不到人,怕是报道更多。

    此时,一间脏污的地下室内,昏黄老旧的电灯泡吊在头顶,发霉发旧的味道让人觉得恶心,那张只有一米的小床上蜷缩着一道身影,头发打结成球,穿着邋里邋遢不知多少天没洗过的睡衣。

    而地下室里唯一的一个还算能看的就是放在那里的一台电视机,此时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着关于姜绾的新闻,连主持人说起姜绾来也是满满的羡慕。

    余黎盯着电视机里姜绾的照片和视频,风光无限,让余黎那一瞬间竟然回忆起姜舒来。那个女人也是这样光芒万丈,她一身婉约让人觉得像是月光一般美好,当初余黎明明知道江敬是为了利益才接近姜舒,可心底却依旧害怕他会被姜舒给吸引,毕竟那个女人太有魅力了。

    后来啊,江敬的公司有了起色,却发现姜舒她根本就不让江敬接手她的公司,她又故意暴露自己的存在,两人就这样离婚了。

    她成为了人人艳羡的江太太,出入上流社会,自己的女儿像个小公主般,而那母女两人被扫地出门,余黎一直都觉得自己赢了。

    甚至,江敬动手暗害姜舒的主意,也是自己有意无意引导的,那个女人走了,她觉得压着自己的一块巨石终于消失了。

    可她现在才明白,自己错了,江敬被抓去坐牢,大江集团破产,她也从一个养尊处优的江太太变成地下室里连人都不敢见的邋遢妇人。

    这些都不足以打倒余黎,她还有女儿,她将一切的期盼都放在女儿身上。可女儿几乎不回来,电话也不接,她害怕女儿过的不好,攒了点钱准备给女儿送去。

    那是余黎颓丧很久后第一次出门,她甚至还特意收拾了下自己,生怕给女儿丢了面。

    当她站在女儿告诉她所租的房屋外,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她捧在手心娇纵的女儿,竟然和一朵交际花一样依偎在一个老男人怀中,那个男人对她动手动脚,而她的女儿呢,化着廉价的妆容,穿着格外暴露的衣服,和那些从事服务行业的小姐有什么区别。

    那一刻余黎几乎是疯了一般去厮打那个比自己年纪都大的老男人,可自己的女儿呢,竟然还斥责自己,她永远都忘不了女儿当时嫌弃的目光。

    “你就是她妈?你以为你女儿是什么娇贵的人?不过是个给钱就能上的烂货罢了!”那个老男人朝着余黎骂骂咧咧几句离开。

    还没等余黎去问女儿怎么回事,就见江芮厌恶的看了眼母亲,愤怒道“你来干什么!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没用!”

    余黎是怎么回来的她已经忘记了,她躺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此时瞧着电视机里风光无限的姜绾,余黎想起自己自甘堕落的女儿,拿起一旁的一把刀割破了手腕上动脉。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余黎的脑海中,都是自己和女儿无忧无虑的画面...

    ------题外话------

    很少会和大家聊什么,但最近似乎真的有点迷茫,不论是写文还是生活亦或者是感情。

    从刚开始写文还是单身狗一枚,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我在被动成长。

    一个人带孩子,间隙写文,所以总是没有时间来查找错别字,这点我很抱歉。甚至,贫血严重的有些支撑不了。

    只希望告诉很多很多女孩,如果你没有过强的心理素质,不要去踏入婚姻。

    婚姻它有很好的一面,但同时它也能催货曾经最快乐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