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我不会喝酒

    佳人这部电影,如期上映,姜绾也跟着剧组全国各地跑了不少地方宣传,虽然累却也觉得生活充实。

    佳人上映后,反响很好,票房一路高升,岳导好几次都打来电话高兴的不得了。

    比起这,姜绾在佳人这部电影里的角色更是得到观众的一种同情,她那寥寥无几的微博下面,都是一水的怜惜,而岳导的微博下不少粉丝都要给他寄刀片。

    多少人冲着几个演员去看的电影,不少粉丝一开始还很不满姜绾这次怎么演了个女二,听说还是个不讨喜的封建古板角色,可等看了电影后,真香!

    影院大屏上,少女一身旗袍青涩的像是花骨朵,她站在那满眼期待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就生出疼惜来。可,期待的夫君归来带来的不仅仅是满身荣耀,还有自诩真爱的小三,那一刻,观众们看到那个少女目光里的隐忍惶恐。

    少女的谦让、苦苦不放手都让人觉得心疼,直到最后一刻,看着她倒在硝烟四起的战火中,观众们拿着纸巾泪流不止。

    电影距离结束还有八个小时,可从姜绾饰演的秦笙下线后,众人的兴致明显降低,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拿起耳机开始听歌,上厕所的上厕所,留下的一群人,看着屏幕上知许和陆野一路互相扶持,一直相爱的坐在抗战第一线,嘴里骂骂咧咧。

    不论是岳导、陆野、还是姜绾、知许等人的微博下,都是各种各种的评论,而大家对姜绾饰演角色觉得格外可惜。

    “把地址爆出来,我已经买好刀片,我姜绾演的那样好,怎么就下线了!”

    “以前就知道姜绾演技出众,如今却发现低估我姜绾的本事,美貌演技加身,妥妥的女主角!坐等姜绾拿奖!”

    “我就不明白了,编剧脑子进水了吗,明明郑棠是小三,秦笙是原配,怎么到最后小三和男主角还相亲相爱的在一起了,心疼我秦笙,死的太不值!”

    “姜绾的旗袍也太好看了,如果她穿上郑棠身上的旗袍,一定格外惊艳!”

    “这个孟景腿长人帅,就是眼光不好,放着那么好的原配不爱,非眼瞎去看上一朵小白花!”

    众人都是一水被姜绾在剧中的造型惊艳,无形中多了一群颜值粉。可讨论最多的还是,姜绾饰演的秦笙与孟景、郑棠之间的三角恋。

    姜绾饰演的秦笙本该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老旧女子,她是衬托男女主真爱的垫脚石,可偏偏姜绾演技太好,容貌过人,让很多人不平。更不要说如今的观众已经不是那种三观跟着女主跑了,秦笙本就原配,郑棠在秦笙和孟景还没离婚的情况下就掺和进来,不怪被观众叫小三。

    因为佳人的票房成绩很好,岳导特意举办了个庆功宴,说是庆功宴也就是个答谢会,现场会邀请很多粉丝和记者。

    姜绾这个女二号自然也是受邀,虽然她真的很不想去,但这几次的宣传她都没去,再不去也太不给岳导面子,于筱就应下此事。

    “你就穿这样?”于筱站在元家大厅里,看着姜绾一身简便的白衣黑裤很是不解,虽然这样穿很好看不假,但也太普通了些。

    姜绾纤细的双手摊开“怎么?我觉得挺好啊!”她穿衣追求舒服,就像是她生活中一向不穿高跟鞋一样,旁的女孩子在她这个年纪早就穿着高跟化妆精致的妆容,可偏偏她素面朝天的,真的很符合一个大学生的打扮。

    “你还以为今天是去吃饭的啊,今天就是去比美的,我可听说了,知许那边的团队早早的就定了晚礼服珠宝首饰,力求今天要力压你,我给你带了礼服过来,你快点换上!”于筱催促道。

    姜绾有些无奈的歪了下脑袋,身为一个艺人她这点自觉还是有的,她也不想明天的新闻都是自己不如知许,那也太对不起自己这张脸了。

    于筱连忙从车上将礼服给拿下来,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借来的高定礼服,只是姜绾看了眼,眼里明晃晃的都是嫌弃。

    “嗯?”于筱用眼神询问。

    “这礼服太繁琐太重了!”姜绾很直白,和于筱说话也不需要拐弯抹角,这礼服好看是好看也很惊艳,但姜绾觉得如果她穿上,铁定今天要累的半死,这拎起来也有十几斤了吧。

    “但是它好看啊!时间不早了,你如果不想明天的新闻说你迟到耍大牌,就赶紧的!”于筱将礼服扔给姜绾。

    姜绾抱着礼服,把它还给于筱,在于筱不解的目光中带着于筱上楼“我有很多礼服,可以随便挑一件!”

    这话于筱本来还听不明白,觉得平常的小礼服怎么可以出场,但当于筱站在诺大的好几层的衣帽间前,看着上面挂着一排排昂贵到咋舌的礼服,她真的觉得自己手中的礼服就是块布,果真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有这么多礼服,她还觍着脸去借干嘛,真是找罪受。

    “这...都是你的?”于筱觉得自己问了句傻话,但也不怪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上面挂着的礼服都是大牌高定,很多明星连借都借不到,买那就更可怕了,要知道一件礼服的嫁给可是动辄几十万高到上百万。

    姜绾挑挑拣拣就和挑白菜样,很淡定的开口“是的啊,沈姨很喜欢给我买这些,平常场合穿这些也太隆重了些,就搁置在这里了!”

    于筱心里在流泪,若是其他艺人有这些礼服,怕是每天都要去蹭秀场蹭发布会,为的就是去炫耀,可她家艺人倒好,这么多礼服都没穿过,这有钱人的世界她真的不懂。

    于筱竖起大拇指,然后就给姜绾做参考,不得不说沈柔的目光极好,她给姜绾买的这些礼服不仅仅很轻盈而且都适合姜绾如今的年纪和气质,随便挑哪件都可以。

    庆功宴在陆城一家酒店举行,酒店外早早就铺了一条延伸几十米的红地毯,道路两旁更是摆满鲜花,佳人这部电影不论大小演员都一一从红地毯走过,站在地毯外的记者们早就扛着长枪短炮猛拍。

    姜绾的保姆车和知许的保姆车是一同到达酒店外,记者们拍了很多无名艺人都觉得扫兴,此时瞧见正主来了,一个两个提起精神,早早的就开始拍摄。

    也是巧合,两张车同时打开车门,只见知许带着一条昂贵的玉石四叶草项链,一身高定红色长裙更是吸引眼球,这件吊带礼服露出锁骨和纤细的后背,让知许瞧着多了几分诱惑。

    知许朝着众人摆手,满脸都是微笑,这些日子明明佳人电影大卖,可她这个女主角却落不得好,被姜绾抢了风头也就罢了,竟然连电影里的角色都不讨喜,为了力压姜绾,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想着,知许朝着姜绾看去,这一眼,知许脸上的笑意差点没能维持。

    姜绾穿着一身浅白改良复古旗袍长裙,这件长裙不仅仅贴合姜绾在电影里的角色,还能展露出她姣好的身材。这身旗袍乃是手工制作,上面的每一朵绣花都别具一格,旗袍包裹住姜绾纤细笔直的双腿。旗袍本就能展现一个女孩的优雅,更何况姜绾本就底子好,一身旗袍亮相的时候让众人想起电影里那个可怜的秦笙来。

    姜绾一头柔顺的长发戴着一个珍珠发夹,看起来虽然很简洁,却很能衬托她如花似玉的面容,瞧着精致又优雅。

    为了搭配这身旗袍,姜绾少见的穿了一双低跟银色高跟鞋,只见鞋上的钻石闪闪发光,那双美脚更是雪白如幼葱。

    姜绾是典型的直角肩,瞧着格外高贵,只见颈脖上戴着白色的的项链,有点睛之笔。

    一开始,记者们的摄影机对准的是两人,可当他们瞧见姜绾的出现,一个两个都可劲的拍着姜绾,到让知许落了单。

    知许后槽牙都要咬烂了,瞧着自己精心打扮竟然这样轻易就被姜绾给比了下去,心里呕的不行,可面上却依旧得带着笑,连忙走到姜绾身边,挽着姜绾的胳膊,一副好姐妹的模样走上红毯。

    知许想的很简单,既然这些人都拍姜绾,她就跟在姜绾身边,总有自己的板块,蹭热度这种事情她早就驾轻就熟。

    不熟悉的人靠近自己,姜绾很是抗拒,只是这么多记者瞧着,她也不能真的推开知许,不然明天就是铺天盖地的新闻。姜绾脸上挂着微笑,眼神看了眼知许,心想,既然你自个凑上来,明天新闻怎样就不怪自己了。

    两人一起从红毯走过去,等入了酒店,知许连忙松开姜绾,脸上带着嫌弃的神色。

    姜绾下颚微微收起,眼皮微微遮住瞳孔,脸色带着几分寡淡。

    此时于筱递过来一张纸巾,姜绾当着知许的面,轻轻擦拭了下被知许挽过的胳膊,嫌弃之色一览无余。

    “你!”知许哪里被人这样扫面子,只是不等知许说什么,姜绾已经朝着岳导和陆野走去。

    知许瞧了眼这大堂里也有记者的存在,哪里骂人的话都到嘴边了,还是给生生咽了下去。

    “岳导,陆前辈!”姜绾端着一杯果汁,朝着两人微微点头。

    岳导和陆野瞧见姜绾,眼眸都带着几分惊艳,不过只是单纯欣赏而已,并无他意,姜绾也不觉得被冒犯。

    “你这身真的是美死了,唉,可惜可惜,如果你在剧中的角色是个任性大小姐,必定能穿很多好看的旗袍,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颜粉!”岳导感慨道。

    “姜绾的颜粉已经够多了,这些天粉丝们都在我微博下面说我眼瞎!看来,我的粉丝们都叛变了!”陆野端着一杯鸡尾酒,神色带着无奈。

    “哈哈!”岳导拍了拍陆野的肩膀,笑容带着快意“你还说你,你都不知道多少粉丝跑我微博下面骂我,还要给我寄刀片,我还真的怕被粉丝打!”

    听着两人打趣,姜绾只是微笑站在一旁附和,虽然和岳导陆野并未深交,但两人品行不错,在剧组大家合作的也挺愉快。

    三人轻碰了酒杯,姜绾抿了口果汁,然后就被剧组的一个演员要签名,姜绾歉疚一笑转身离开。

    庆功宴很热闹,一共开了不少桌,除了主桌的导演、赞助商主演等人,其他的都是配角演员还有记者之内的,不得不说岳导还是挺会做人的。

    虽然姜绾不怎么说话,但好在大家都知道她的脾气,也都没怎么为难她。

    一个出品方经理站起身来要和姜绾喝一杯,姜绾端着果汁,但岳导也和大家说过她还是学生,哪怕出品方那位中年男人有些不悦,却也还是端起酒杯。

    “哎?姜绾你这就不对了,房经理都用酒,怎么你用果汁呢!可别说你不会喝酒,大家谁不都是从不会到会的,你浅尝一点想必房经理也不会怪你!但用果汁,也太不尊重人房经理了!”知许下巴微微挑起,一脸挑衅。

    姜绾还端着果汁,此时那位房经理似乎被知许那话给说的浑身带劲,也跟着开口“知许小姐说的是,姜小姐也过了十八了吧,可以喝酒了,我也不为难你,喝一口就是!”

    岳导看了眼知许,陪着笑脸起身“那个房经理,姜绾她还是个小女孩,不如我来敬你!”说着,岳导就仰头喝下一杯酒。

    房经理看了眼岳导,也许是在考虑要不要给岳导个面子,此时知许不乐意了,凭什么桌上她都陪众人喝了好多,姜绾却能端着果汁一脸高傲,这不公平。

    “哎呀岳导,您在片场偏心姜绾也就算了,这桌上的事您可不能偏心,您瞧瞧这桌上哪个没喝酒,不论是您还是陆野不都喝了,这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进娱乐圈连个酒都不喝,难不成是来当大小姐的?”知许说着轻笑一声,继续开口“而且人房经理也没为难她,干嘛弄的大家都不开心呢!搞得好像是房经理在强迫她一样,这也太不懂人情世故了吧,喝一口又不会怎么样!”

    桌上的气氛被凝固,大家都瞧着姜绾,特别是房经理还端着酒杯站在那,姜绾似乎是骑虎难下。

    姜绾很讨厌被人逼迫,她看了眼知许,不为所动,依旧端着那杯果汁笑容端庄大方“房经理,我不会喝酒,还请见谅!”说着,姜绾浅尝了口,端的是落落大方。

    众人都被姜绾的态度给弄的一愣,没想到姜绾竟然这样我行我素。

    远处的于筱看着这一幕,真的想飙一句:威武!